圣僧和玫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远处的军中大厨房里已经传出了阵阵饼香为中秋准备的月饼正在连夜出炉。

    东方的朝阳渐渐升起军中的第一声号角已经吹起。

    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广场上的一棵大树背后闪出。君玉站住笑了:“孙嘉早上好。”

    孙嘉的眼睛从杂乱的毛里出炯炯的光来:“君玉我真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见你。”。

    君玉眼珠一转:“君玉恳请孙嘉助一臂之力可否?”

    孙嘉傲然道:“换了别人孙嘉自是不服可是只因是君玉我不服也得服了。”

    两人相视大笑君玉给孙嘉粗略讲了一下军中的结构以及《凤凰军略》的战阵训练方案孙嘉越听越心服立刻答应出任总教头。

    君玉在军中营帐小憩片刻再次召集各位教官部署相关事宜定下由孙嘉出任总教头。孙嘉昨日在演武大会上技压群雄由他出任总教官自也服众。

    《凤凰军略》的第一章基本上是武艺概论君玉花了半个时辰跟众人讲述了武学理论中的一些比较高深的要点。第一章概论中除了基础的武学概论还涉及了《洗髓经》这样的正宗内功心法和《手挥五弦》这样高深的剑术绝学众人第一次听得如此系统地讲解探讨之下大获裨益。

    千百年来江湖上武艺出众者虽然大有人在但是很多原本是赳赳武夫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罕有文武双全者又达不到一代宗师的高度更不要说去深入系统地研究武术的理论普及问题。要知道武林中各大门派传授武功时基本上都有种种稀奇古怪的规矩:比如什么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媳之类的再加上师父往往在教授弟子时有所私心或者偏好喜欢的弟子就多传几招不喜欢的就少传几招;甚至借口防止心术不正者对于一些独门绝招更有所保留秘而不宣甚至对偷学者施以酷刑或赶尽杀绝……长此以往导致很多门派的武学日渐衰微。

    投奔凤凰军的这些绿林豪杰原也不是什么顶尖角色在武学上谈不上有什么修为尤其是一些人的武功已经到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阶段又乏人指点再也没有什么进步现在听了这半个时辰的讲解立刻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众人都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对武学毫无保留之人而后面的武学和兵法的结合更是让这些原本自认“老子天下第一”的武人第一次意识到被约束的必要性而在大的战争面前个人英雄主义完全应该让位于整体的战略部署。众人眼观《凤凰军略》这本尚未完全完成的煌煌巨著手稿不禁对这个年纪轻轻却如此博学多才的少年完全拜服。

    当夕阳一点一点地往山头而去时凤凰寨漫山遍野的树木被映衬得金灿若霞。微风轻起山间道上香气袭袭空气甘温似乎要荡涤尽这方土地上所有的疲乏和不快。

    通往凤凰寨的林间小道两边都是挺拔的白杨偶尔一只翠绿的鸟儿倏地飞起出一声清脆的鸣叫。而那些微微陡峭的山坡上或乏有草木的山崖上那些小金菊就显得特别的生机勃勃蓬蓬开出密密匝匝的花儿怒放成大片大片的金色绸缎。林间夹杂着野生的月季繁茂的荆棘间含苞待放的骨朵儿迎风摇曳而那些已经盛开得大朵大朵的粉红、粉黄的花则跟对面山崖上的金黄辉映成趣宛如连绵的花海。

    一个麻衣如雪的俊秀僧人从左边一条山路上走出他看了看凤凰城的方向停下开始了静静的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大道上一个穿蓝色袍子的少年正信步走来。

    僧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那少年翩然行来沿途那些生动的月季骨朵儿刹那间纷纷开放他呆了片刻下意识地摘下身边一朵最好的月季竟不知此刻自己恍若梦中还是身处林间。

    “你好拓桑。”

    少年微笑拓桑觉得西边的晚霞不知怎地突然黯淡了一下他毫无意识地将手中的花儿递了过去。

    少年愣了一下一阵风来拓桑手里一空花儿跌到地上四周一片寂静连花儿坠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拓桑猛然惊醒神情有些惊惶:“君玉……你好。”

    君玉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突然觉得心跳加面上火烫她暗吸了口气平静了下来微笑道:“拓桑远道而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拓桑似乎清醒了一些双眼依旧燃烧着热切的光芒:“自蜀中一别终日思念所以不请自来看看故人可还安好。”

    君玉没料到拓桑的神情语态竟然是如此坦坦荡荡、毫无掩饰。她从来不曾遇到这种情况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过了好一会儿君玉才勉强笑道:“适逢凤凰寨中秋大庆可否前去喝一杯清茶?”

    拓桑眼中很快闪过一抹光彩却摇了摇头:“得见一面余愿已足。君玉珍重。”

    言罢又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转身大步离开了。

    拓桑在中秋之夜千里迢迢赶到凤凰城呆了不过片刻时间又匆匆踏上万里之遥仅仅是为了道一声“安好、珍重”。

    君玉看了他的背影心里又是激动又是不安不由得追了上去大声道:“拓桑你也珍重。”

    拓桑原本急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微笑了一下一张素白的信笺直飞君玉掌心。君玉接了抬头看时拓桑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前方。

    君玉展开信笺信笺上只有短短几句:

    山远水杳

    惊鸿似凤城年少

    楚泽秦关渭城朝雨

    共知音广陵一曲

    无缘配合有份煎熬

    梦几回彩云声断紫鸾箫

    信笺另一面附着《广陵散》的琴谱。

    秋天的晚风在林间徐徐吹来拂起了地上那朵鲜艳的月季很快风大了起来花儿瞬即跌入林中倏地不见了踪影。君玉心里涌起一股全然陌生的奇异的感觉怔怔地看了拓桑远去的方向将信笺仔细对折贴身收好伫立良久抬头远望凤凰寨里已经挂满了红红的灯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