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来年二月忽得消息当今皇上驾崩随后七皇子继位。

    一朝天子一朝臣上下官员各怀鬼胎军中将领也议论纷纷尤其是朱丞相嫡系将领无不交传信息互相打探。

    凤凰军并无倚仗派系彭东几次想问问君玉的想法但见她一直老神在在的样子也不多问。

    如此十来天过去君玉正在较场指挥凤凰军集团操练战阵只见彭东的一名侍卫快步奔来面色惶然老远就大声道:“君公子不好了彭将军骑马坠下山崖现在情况紧急……”

    君玉吃了一惊立刻赶到彭东帐营只见彭东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三名军医束手无策地站在一旁显然是不治了。

    君玉上前一探鼻息彭东早已气绝身亡。

    原来彭东率几名士兵打猎追赶一只麋鹿时连人带马跌下一片山崖。

    彭东虽然是个庸才但是这些年来只管做自己的太平将军对军中大小事情向无异议。此刻见他盛年之下遭遇如此不幸君玉心里十分难过立刻着手安排他的后事。

    彭东的后事尚未料理完毕宫里的总管王公公忽然奉旨来到凤凰城宣召君玉和彭东二人进京面圣。

    以前彭东在世时尚可由他独自前去此时彭东已殁君玉哪里推辞得过只得立刻带了孙嘉、卢凌随王公公进京。

    这一天君玉随了王公公第一次到朝堂早朝。一上金銮殿忽见孟元敬和朱渝二人都在二人见了君玉更是喜出望外。

    二人在蒙古草原驱逐赤金族大军近千里前不久才凯旋回朝。众文臣武将都是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凤城飞帅”无不惊诧只有朱丞相面沉如水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七皇子性格阴沉自登基以来文武百官无不胆战心惊地揣摩圣意今日第一次在朝堂上见他笑逐颜开心里不禁都松了口气。

    早有大太监赵公公宣读圣旨孟元敬升任东南总兵取代告老还乡的将领许衡到东南剿灭倭寇。朱渝封京军统领总领宿卫京师。

    彭东不幸早逝追抚他的家眷而孙嘉则取代原彭东的位置统兵凤凰城。卢凌等众将领也皆有封赏。

    赵公公那尖细的嗓子继续念道:“……凤凰城君将军多年来率领凤凰军立下赫赫战功却从不居功实为国家股肱良臣如今加封天下兵马大元帅总领北六省的全部兵马在京城赐帅府一座……”

    众大臣面面相觑七皇子登基之前自己就是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个职位除了皇族亲信外只传豪门世勋如今却封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

    朱丞相使了个眼色几名武将正要出班劝谏皇帝挥手阻止了他们赵公公立刻拿过另一本奏折慢慢地念了起来却正是君玉近几年来在北方边境的大小几十场战役无一败绩。其中还包括三次重大的会战想是皇帝为堵反对之口早做了充分准备。

    君玉抬头接触到孟元敬的目光只见孟元敬十分开心地向自己点了点头。君玉也笑笑心里却暗暗叫苦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由于福建一带倭寇横行东南前线战事紧急孟元敬第二天五更不到就立刻奉旨返回前线两人只匆匆一面甚至来不及叙话就再次离别。

    当天傍晚君玉和孙嘉、卢凌第一次走进那座所谓的“兵马大元帅府邸”老大的一座院子虽佣仆成群戒备森严却无一熟悉面孔。

    管家拿出很多帖子都是京城的王公大臣的拜帖或者请柬甚至还有好几桩提亲事宜的君玉看也不看只选择了其中一些给孙嘉让孙嘉、卢凌代为应酬。

    如此安排完毕已是月上梢头孙嘉、卢凌各去休息君玉沉思了一会儿正准备休息管家忽报汪均来访。七皇子登基后汪均已经成为御前带刀侍卫。

    君玉迎出去只见汪均身边是一个轻装简便之人正是当今皇帝。

    君玉见他微服而来也不声张三人堂上坐定皇帝道:“此次未得君公子同意先下旨任命原是怕公子推辞还望公子理解。”

    君玉一笑朝堂任命现在理不理解又能如何?令她意外的倒是七皇子已经登基还肯如此折节下访、礼贤下士可知不仅是有所图谋而是有重大图谋。

    果然皇帝开口道:“寡人登基以来内忧外患并不稍缓如今朝中大小官员大半是朱丞相门生寡人每每亲政总被百般阻挠诸事掣肘;而武将更为他笼络半数只管向朝廷狮子大开口要钱粮饷银却是屡战屡败毫无建树如果能多几个君公子、孟将军这样的人才寡人也不必夜夜忧心、食不甘味了。”

    朱丞相曾暗中辅佐三皇子皇帝登基后对于自己身边这根大刺自然想拔而除之但是根基未稳又不敢轻易下手。君玉暗思血雨腥风下的皇权争夺不知会掀起何等的滔天巨浪皇帝如今大力扶植自己的势力虽然也是为了自己的龙椅坐稳但是好歹在边境战事上有所作为聊胜朱丞相的一手遮天便点了点头道:“君玉当为北方边境尽绵薄之力皇上还请放心。”

    皇帝见她虽回答得举重若轻但是态度较上次已经有一些改变不禁大喜汪均也自高兴随了皇帝又微服而去。

    ※※※※※※※※※※※※※※※※※※※※※※

    这一夜春雨风声早上醒来依旧春寒料峭薄雨纷飞。

    君玉走出帅府大门大门的左侧是一条长长的巷子成行的柳树已经万枝垂下、绿色依依。她刚走了几步忽然看到前面两个红色高帽子的身影一闪而过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自蜀中归来后因为拓桑之故她仔细搜集了那个大教派的一些信息尤其是“峨嵋先锋”和“探马赤军”交锋时军中居然出现了几名红衣僧更加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些日子来东方迥的情报系统也大力收集这方面的情报。无奈两教行事都十分神秘加上天遥地远也没获得多少有效情报只知道近期赤教和黄教之间的争斗已经越来越激烈。尤其赤教的头领已经秘密和胡王达成了某些协议。

    拓桑在蜀中密室毁却佛牙君玉虽不知道佛牙于他们到底有什么重大意义但是想到两教都出动了大量人力尤其是丹巴上人对自己那种恨之入骨的目光即使明知拓桑为“博克多”也隐隐为他的处境担忧。

    这时薄薄的雨依旧飘拂着君玉转身沿着那排长长的柳巷往回走。

    一个人正站在一棵巨大的柳树下面衣衫微湿也不知已经站了多久。

    那人回过头来却正是朱渝。

    君玉见得这京中唯一熟人也自高兴道:“朱渝怎么不进去?”

    朱渝环顾四周沉默了一会儿忽道:“第一次到你这帅府总该送你一件礼物。”

    君玉接过却是两轴画卷她展开第一幅正是情魔收藏的那幅自己父亲的画像。当初在寒景园里情魔被丹巴上人击毙时她正处于半昏迷之中待清醒过来时混乱之中父亲的画像早已不知去向她原本以为今生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如今一见之下只觉喜不自禁。

    她又展开第二幅图那幅工笔细描却是她第一次见到画上的女子眉清目秀双眼生辉却正是自己的母亲兰茜思。

    她正要道谢朱渝已经转身也不告辞径直离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