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京城的几天一直都是孙嘉和卢凌在外应酬他二人似乎对此道得心应手君玉省去了不少麻烦但只觉得在这里日复一日大家只尚空谈并无什么要事便决定设法尽快返回凤凰城。

    这天傍晚她来到帅府的园林里这个园林不知已经变换了多少主人放眼虽然春色满园却满目陌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乱之意远不及凤凰寨的漫地山花。

    君玉缓步走出大门一个人正大步而来正是汪均。

    汪均见了她立刻抱拳一礼:“汪均这些天各种杂事缠身一直不得闲暇以至今时今日才有机会登门拜访还望没有打扰到君兄。”

    “汪兄客气请。”

    两人坐定闲话了些近况汪均道:“君兄初到京城可还习惯?”

    君玉摇摇头笑了:“我是奔波劳碌命享不来这京城花花世界福。”

    汪均叹息一声道:“皇上虽然登基但是朱丞相把持朝政大小事情往往由不得皇上做主。现在六部之中除了一个礼部尚书全为朱丞相的门生、亲信实不相瞒现在皇上可以信赖的人少之又少……”

    新皇登基权臣当道不经一番残酷的尔虞我诈朝堂势力又怎能趋向平衡?千百年来概莫如此君玉益加兴味索然沉默无语。

    汪均又道:“现在山东的流民暴动尚未完全平息而西域大教派‘圣宫’又起了些波折……”

    所谓的西域大教派正是拓桑所在的教派君玉立刻道:“什么波折?”

    “最近圣宫和拉汗教的冲突越来越激烈而‘圣宫’内部也有很大分歧上个月有人进京密报说现任的‘博克多’不守清规要求朝廷做出处理……”

    君玉心里刹时翻江倒海却淡淡地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汪均摇摇头:“他们的内部事务外人实难了解只说是这‘博克多’屡次犯禁不仅失去了他们历代寻找的佛牙更在他的居室现了若干情诗……历代‘博克多’都得到了朝廷认可所以现在告密者进京要求严惩他们好像也在密谋新的领袖人选朝廷唯恐处理不当会引起极大的分裂和纷争。加上现在赤金族的真穆帖尔到了西域一带大肆活动势力逐日向西扩展一旦教中分裂必然给他们可趁之机……”

    君玉想起拓桑去年中秋之夜千里迢迢赶到凤凰寨送自己的那张信笺心口跳动得更加厉害“朝廷的处理意向如何?”

    “朝廷自然是要最大限度地维持稳定局势现在大家也拿不出什么处理意见……”汪均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如今朝廷已密令‘千机门’的几名高手进去准备秘密处死那女子先断了博克多的念想平息众怒维持原来的局面后再作打算……”

    “你们怎知道那女子是谁?”

    汪均摇摇头:“告密者除了几情诗也无其他证据不过推断来总该是当地的女子吧以‘千机门’那群特务的神通广大再加上告密者的处心积虑要找到并秘密处死这样一个女子自然并不是什么难事。”

    君玉道:“这个决定倒真是英明又省力啊。。”

    汪均喟然摇摇头:“如今局势混乱想必他们认为牺牲一个女子总比引起巨大的分裂好吧。”

    君玉一笑无语。

    两人又闲谈了一阵汪均忽笑道:“冒昧问一个问题:君兄现在可有意中人?”

    君玉也笑了:“怎么汪兄想给我做媒?”

    汪均认真地点了点头:“九公主方当妙龄钦慕君兄人品如果君兄有意倒真是郎才女貌。”

    “哈哈”君玉大笑一声:“皇上可是嫌君玉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帅府空旷?”

    汪均第一次从君玉口中听得如此**裸的讽刺之意脸上立刻红了。事实上在当天他和皇帝暗访君玉回宫后皇帝就曾经说过:“这个君玉比不得别人无父无母、无妻无子甚至无亲无故他天性高傲如果不肯卷入这朝堂争斗为我所用倒当真无计可想。”因此皇帝极力想把自己的同母妹妹嫁给君玉以示厚宠。

    汪均沉默了一会儿道:“君兄你有什么打算?”

    君玉坦然道:“唯愿驰骋沙场死而后已不愿庙堂之上机关算尽。”

    汪均没有作声两人静坐一会儿汪均起身告辞到得门口又停下脚步道:“是我拉你下这泥潭有负朋友之义。最近胡族的残余势力在西北活动频繁只恐战事又起汪均自当竭力周旋让君兄到得真正属于你的天空去。”

    君玉点了点头汪均大步而去。

    ※※※※※※※※※※※※※※※※※※※※※※

    丞相府。

    朱丞相正送走了一大批来访的客人其中半数是上门提亲者。自朱渝在外大草原追逐赤金族大军凯旋归来后上门提亲者不计其数而被封京军统领后说媒的更是几乎要踏破丞相府的门槛。

    朱丞相见到儿子立刻停下了脚步笑眯眯地道:“你跟我来。有事跟你说。”

    朱渝跟了父亲来到书房刚坐下朱丞相取出一幅图像画上的女子语笑嫣然妩媚婉转十分颜色。

    朱丞相道:“这是河阳王的独生爱女河安郡主你看如何?你年龄不小也该娶妻生子了。”

    朱渝有些揶揄地笑了起来:“我会有什么意见?河阳王手握重兵他的女儿自是上好人选。”

    朱丞相叹息一声尚未开口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他听得是朱刚的声音立刻道:“进来。”

    朱刚看见大哥也在心里十分不快却十分亲热地向大哥行礼点头之间一头黄似乎更加稀疏了。

    朱丞相看他两手空空忽然面色暗沉:“东西呢?”

    朱刚摇了摇头大声道:“管家说只有二哥进过大哥的书房。”

    朱丞相站了起来盯着朱渝:“那两幅画呢?”

    “归还它的主人了。”

    “啪”的一声朱渝的面上重重地挨了一耳光脸颊顿时肿了起来嘴角滴出血来。

    朱丞相的双眼似乎要冒出火来:“畜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渝看着父亲脸上又是那种嘲讽的微笑:“不然怎么样?留着兰茜思的画你随便去找几个人来指正她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有用么?君玉自己就会承认?天下人就会笑话刚登基的昏君封了个女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朱丞相双眼喷火口里重重地喘着粗气:“那昏君表面上封你为京军统领看似重用其实他已经将主力调集到了五军都督府如今他暂时还不敢向我下手就用了这一花招表面加以笼络却大大削弱了汤震的势力将部分兵权集中到他信任的孟元敬、君玉等人手里只要时局一稳定他只怕立刻就会拿我开刀。……”

    “君玉长驻北方边境从来没有和你作对……”

    “她出任兵马大元帅就已经是我的大敌了。无论如何我们先得除掉君玉因为她有死穴总会给我们找出破绽……”

    “要击败君玉并不只有这一种方法。”

    “可是这却是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

    “我痛恨这种‘简单省力’的方法如果她真是我的敌人我宁愿堂堂正正地和她较量一场。”

    “朝堂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堂堂正正。”朱丞相盯着儿子半晌道:“我倒要看你如何堂堂正正击败她提了她的人头来见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