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拓桑和换袍节(2)

拓桑和换袍节(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和礼官到得驻地大臣的府邸正是冬月二十六日晚上。

    府邸门口早有一人亲自迎了出来一见君玉立刻哈哈大笑:“久迎大驾君玉来迟是不是要罚酒三杯?”

    这新任的驻地大臣竟然是秦小楼。

    君玉大喜快步上前:“难怪会派人请我原来是你。”

    “凤城飞帅此番大败真穆帖尔西北平定塞外震动即使不是我相信别人也会派人恭请大帅的哈哈。”

    君玉笑了:“此番前来可有元敬他们的消息?”

    秦小楼眉飞色舞地道:“元敬7月底取得了对倭寇的一场大捷估计不久就会肃清福建一带的倭寇返回朝中。他的两个表妹都进入宫中石岚妮被封为贵妃。”

    君玉虽然意外于石岚妮姐妹的入宫不过仍然大喜:“元敬此番算是得其所用可以大展身手了。”

    秦小楼道:“不过前不久他舅舅病逝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回家奔丧。”

    石大名武功已达颠峰却在五十几岁的盛年时期无疾而终。

    君玉默然片刻秦小楼又道:“中秋时朱渝娶了河阳王的郡主听说这郡主美若天仙不过那时我已经离京没看到真人朱渝这小子倒有福气。”

    君玉笑道:“哈哈那倒真要恭喜他了。早知道该托人送他一份礼物。”

    “那小子还缺什么礼物?没送也罢。”

    冬日的阳光升起在圣宫的顶上庙间、壁上壁画鲜艳飞檐连绵犹如进入了艺术的庙堂。

    潮水一般的民众静静地等候在空旷的场地上老人、孩子、红男绿女他们中很多人万里迢迢、三步一拜地到来唯一的目的就是朝向这心中的圣地。

    而观光的客人们云集在大殿之外诺大的“换衣台”下方坐满了以驻地大臣为的大小官员众皆肃立静静等待着“博克多”的登台。

    毫厘不差当太阳照耀着飞檐上佛祖的眼睛时一身新装的博克多在仪仗队引导下在朝圣者的虔敬的目光中走上台来安然祥和的眼神抚过众生。

    初升的阳光是如此刺眼君玉不由得闭了闭眼睛——台上的人并非蜀中园林弹琴、凤凰道上摘花的那般便装出行、麻衣如雪。

    此刻的他才是他。

    他完全遵从了他的本份簇新袈裟慈视众生万众朝拜红尘弃绝。

    秦小楼已经领头在为“博克多”献礼致贺了。一众官员紧随其后秦小楼回过头来见君玉站在那里立刻向一众地位尊崇的西域僧介绍道:“这位便是威名赫赫的‘凤城飞帅’北六省兵马大元帅是也。”

    一干长期修行的高僧并不知道“兵马大元帅”是何人可是听得“凤城飞帅”几个字时却无不面色微变。因为他们早已得知被毁的佛牙正是救活了一名号称“凤城飞帅”的少年。

    君玉一见他们的面色微变立刻猜到了原因微微一笑正要开口一位拖着铁棒的执事僧快步走了过来深深的行了一礼:“阁下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凤城飞帅感谢上次相救之恩。”

    君玉一看却正是他们刚入青海时救下的那名铁棒僧这铁棒僧正是圣宫里负责纠察僧纪的高级僧官名号“夏奥”。

    君玉回礼这时负责处理对外事务的赤巴大师也上前一步道:“阁下就是刚刚在玉树镇大败真穆帖尔的西北军主帅?赤金族大军常常入我境内掳掠牛羊、马匹如今得保安宁却正是元帅的功劳。”

    君玉肃然回礼:“保家卫国原是军人天职。在下性命为贵教所救一己微命毁却贵教圣物终日惶惶难以心安。今后若有差遣纵使肝脑涂地不敢稍辞。”

    一名最年长的老僧叹道:“天意如此总有道理。”

    君玉颔致谢抬头忽见“博克多”的目光微微一笑按照来宾的礼仪向他行了一礼“博克多”也按照自己的身份向这位英名赫赫的贵宾回礼。君玉平静地转过身到了专为客人设置的休息区去。

    夕阳已经西下祈祷已经完毕朝圣的观光客潮水样地退去仪仗队正簇拥着“博克多”回殿。

    君玉看看台上的清水、鲜花、米粒、香烛、酥油供灯……今夜子时就是“博克多”的闭关静休期。

    而明日一早自己也将踏上回返西宁府的路途。

    今生今世只此一面。

    贴身收藏的那张信笺忽然触动心口一阵疼痛君玉抬起头来“博克多”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

    ※※※※※※※※※※※※※※※※※※※※

    当夜秦小楼设宴为君玉饯行。

    秦小楼举起酒杯自己先喝了一大杯道:“君玉多呆几天看看这里的风景吧何故如此匆匆离去?”

    君玉也喝了一大杯笑道:“早走晚走都是要走的再说西北军这次虽然取胜但是并不说明西北军已经多么强盛。还得加紧训练以防不测。”

    秦小楼叹息道:“也只有你才如此鞠躬尽瘁忠心耿耿。”

    君玉也微叹一声:“并非忠心之故而是连年征战百姓流离。尤其是真穆帖尔军风残暴每每攻下一地常有屠城之举。百姓年年被课以重税厚养我等若不保全他们又养我等何用。”

    秦小楼点了点头:“我前几年在西北军中呆过一段时间那时我们还从来没有和真穆贴尔直接交手。他的势力展得可真迅。”

    君玉道:“在我看来真穆贴尔较之胡王大军更为可怕他们虽然近年才崛起但是兵精马壮尤其擅长集结大军在草原上冲锋陷阵。而且真穆贴尔本人雄才大略手下猛将如云远非胡王可比。此次玉树镇大捷可谓侥幸凭借西北军目前的战斗力和训练状况只怕下一次面临真穆贴尔的大军集结时就没有这么容易对付了。”

    “那你不是要在西北呆上相当一段时间?”

    君玉笑笑:“真穆贴尔剩余的五万骑兵只怕没有那么容易消灭。”

    两人又闲谈了一阵秦小楼忽道:“林宝山等西北军将领都是朱丞相的嫡系尤其是林宝山自来骄横你初到军中居然能震住他倒不容易。他没有背地弄鬼吧?”

    君玉摇摇头那批将领最初一段时间自然是阳奉阴违但是野牛沟两场大捷后便大肆收敛即使是林宝山至少表面上也完全听命。唯一令人不安的是朝廷的饷银到得是越来越迟。君玉知道这倒并不是完全因为朱丞相的缘故而是由于连年征战财政空虚北几省经济本就残破不堪。纵令朝廷下令嘉奖一时也难以支付如此巨大的数目。

    秦小楼道:“好在元敬在福建一带肃清倭寇指日可待多少也算是对朱丞相的一点牵制吧。也许这期间他也许无暇对付你以后你在军中一定要多加小心。”

    君玉笑着点了点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