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拓桑和换袍节(3)

拓桑和换袍节(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夕阳拉长了地上的阴影从雅鲁藏布大峡谷入口望去南迦巴瓦山峰如一块碧绿的翡翠白色的雪山和天边的彩云连接山坡上是一望无垠的各种深深浅浅的绿而依着山势错落高低走向的一片片石房子看上去几乎是倾斜的。

    山脚下风掠过高台上一根根朽掉的经幡一路上雪印中有六字箴言依稀可辨。

    君玉勒住了马远远望去周围并没有寺院或者民房这块相对平整的山脚下皑皑白雪和绿色植被形成一幅绝美的图画。

    虽然没有找到借宿之地君玉也并不怎么心慌。这是她上路五天以来第一次没有找到借宿地。她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准备找个背风的地方栖息一夜。

    君玉沿着面南的一片山谷走去此时天色已经黑尽高而深的天空反射着冷清的雪光君玉忽然勒住缰绳前面的山谷里一块一块幽灵般的亮点在黑夜中出绿森森的光来。

    细细一看这些绿森森的目光竟然是一双双眼睛。

    这一双双眼睛的主人也早已现了对面的人马口里喘出带着腥味的热气一动也不动。

    竟然是皴猊。

    这山谷里竟然汇聚了如此之多的皴猊。

    君玉心里一寒久经战阵的“小帅”也站定一动不动。而那些呼出腥味热气的皴猊也很有耐心只圆睁着绿森森的眼睛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小帅”忽然出一声长嘶君玉立刻勒转马头狂奔而去。立刻身后传来一阵排山倒海般的狂叫狂啸静谧的南迦巴瓦山峰忽然出地狱般的怒吼。

    追得最近的一头皴猊的前肢携带了冷风猛地击向“小帅”的腹部君玉一掌拍出那皴猊立刻收了前肢竟如竞技高手一般换了个方向扑来。

    “小帅”得此机会立刻又纵出两丈远前面又是两头绿眼森森的皴猊一起扑来。

    君玉跃下马背攻向扑在最前面的那头皴猊皴猊立刻后退也并不朝她龇牙咧嘴、狂叫狂啸。

    君玉已经看出这群皴猊并不攻击自己却一味与“小帅”厮杀她心里十分奇怪便守护在“小帅”身边但也不忍对围上来那几只并不攻击自己的皴猊下杀手只求保得“小帅”性命。

    君玉双掌分别击出左边三头巨大的皴猊又扑了上来君玉迎接不暇“小帅”出一声悲鸣……

    忽听得一阵奇怪的口号:“马蛤格哈嘛呜啦恰巴萨姆斯丁亚……”

    围上来的几头皴猊惶然后退那声音越来越急后面的皴猊齐齐出可怕的长啸乱窜着转过了身往山谷方向退去。

    君玉用劲拉住吓得浑身抖几欲狂奔的“小帅”站定。

    月光下一丈开外站着一个麻衣如雪的便装男子男子头上戴了顶当地山民的大大的帽子将整个头脸都遮住了。

    沉默良久男子忽然转身大步往前走去君玉也不开口拉了马跟在了那男子身后。

    行得约莫两个时辰男子停下脚步。月色下夜凉如水君玉望去这是一片地形非常好的面南背北的山谷。山谷深处有一座小木屋在冷冷的天穹之下悄然独立四周有一丛丛覆盖着白雪的常绿灌木。

    男子伸手推开门很快生起了一盆火又退了出来轻声道:“进来吧。”

    君玉也不栓马径直走了进去火光里小屋中挂满了风干的牛肉、干粮和清水显然是当地猎人设置的中途补给站。

    君玉喝了点水走到门口那男子已在两丈开外正背对了小木屋往相反方向走去。

    “拓桑。”

    拓桑停下了脚步却仍旧没有回头。

    君玉叹息一声:“你也赶了几天路程了总该进来先喝口水吧。”

    拓桑身形一震慢慢回过头来。

    盆里的火光让木屋温暖了起来拓桑直直地站在门边门外风过无声。

    君玉从火光中抬起头来火盆的对面门口那双热切的目光如此坚定、执着又饱含痛苦。

    两人都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火光燃尽“小帅”一声长嘶黎明的第一缕曙光已经穿进了这小木屋。

    初升的朝阳映照着雪山顶上的白雪白的炫目红的耀眼。

    君玉在那灌木丛里抓了一团冰雪揉在脸上立刻冰凉透骨却无限清新。

    一阵微风吹过君玉抬起头来天空流云如帜云下群山妩媚。

    她转身看见拓桑也学样抓了团冰雪不禁笑了:“世人都说南迦巴瓦是云中的天堂你做向导带我看看这云中的天堂吧。”

    拓桑点了点头双眼立刻闪烁出那种令人心折的光芒神情无限欢喜。

    这是南迦巴瓦最为陡峭的一座山谷全部为白雪覆盖没有任何道路可攀援千百年来行人止步飞禽走兽绕道。

    高耸入云的主峰怒刺上天云遮雾绕偶尔露出的峥嵘岩石钝如直角更加罕见的杂草细枝颤颤巍巍。

    拓桑跃上一块岩石立刻回头君玉笑笑点了点头也纵身上去。脚底是命悬一线的杂草细枝、身后是如沸水蒸腾般喧哗的险滩江水凌空拍岸激起无数水雾。二人如在半空中飞行一般步步攀援。

    太阳已经到了半空背心却越来越冰凉君玉回头只见下面奔腾的江水已成一片盲点这时拓桑已然飞身上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君玉毫不犹豫地也飞身跃了上去。

    岩石十分宽阔莽莽苍苍的山体间四面水声轰隆一条巨大的冰瀑从高空破云而出直下千里也不知尽头令人陡然心惊不敢高声。

    岩石的尽头是陡峭而突兀的山壁拓桑却径直往前走去。君玉跟在他身后走到尽头只见拓桑伸手一推那陡峭突兀的山壁忽然露出一条狭窄的石缝仅容一人通过。

    二人鱼贯通过石缝如同进入了天堂之前最后的一道关隘君玉倚靠在一棵不知名的大树下半天做不得声来。

    这是一方完全属于世外的天空没有皑皑白雪没有肃杀之气此刻阳光明媚气候如春。抬头白的是袅袅的云绿的是翡翠的叶红的是绽放的花;脚下绿草如茵远处溪水流淌;而身前身后则是各种各样的树木有的高大参天有的硕果累累有的紫叶如雕其间更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动物徜徉嬉戏。

    但是令君玉惊讶的并非这些而是前面一座小小的殿堂宫殿的顶上桑烟缭绕。

    在南迦巴瓦的传说中要穿越通天之路才能到达一座神宫而那云雾缭绕的桑烟则为诸神聚集的信号。

    两人直奔殿堂却脚步轻轻神情和心灵一样肃穆恐惊天上人。

    殿堂顶上天然的桑烟缭绕内外一览无余自然天成的石椅木几全无丝毫人为的痕迹。

    “你来过这里?”

    “没有。”拓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路上如有神明指引自然而然就到了这里。”

    拓桑双眼闪亮光芒四射眉梢眼角喜悦无限:“君玉你可喜欢这个地方?”

    君玉微笑着点头在轻柔如绿色绸缎般的草地上坐下只觉得灵魂前所未有的宁静和安祥。

    拓桑凝视着眼前的微笑这微笑比花更红比叶更绿如头顶的白云洁净清芬。于是他也微笑着在这白云桑烟般的人儿身边坐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