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瘟疫(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夕阳已经落下月亮慢慢升起。

    头顶的月光如此柔和那不知名的果实如此甘美拓桑静静地躺在草地上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圣殿和身份、忘记了挣扎和痛苦只感觉到一种不需任何修炼的心如止水。

    微微的风荡涤了所有的世俗杂念红尘往事。他看看身边同样静静望着天空的人儿此刻那双墨玉般的黑眼睛是如此晶莹剔透纤尘不染如一朵最圣洁的花开放在这样的圣洁之地。

    他微笑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微风吹来一阵芬芳。

    头顶神明微笑看着两个孩子安然入睡。

    朝阳又在头顶升起的时候林间鲜花烂漫溪间小鹿跃动。

    君玉慢慢地往前走去脚步坚定。拓桑跟在她身边默然无语。

    越过那条狭窄的石缝君玉长长地吸了口气外面的世界冰雪覆盖、山峰突兀、一片肃杀。

    拓桑抬头看看头顶毫无温度的太阳瞬间万年。年华就此老去。

    山脚下的“小帅”一见主人十分亲热地长嘶一声。

    君玉拉过小帅微笑:“再见了拓桑。”

    拓桑沉默着忽然伸出双手第一次热切地、牢牢地抓住了那双咫尺天涯温柔而坚强的手。

    这双离别的手是如此用力君玉只觉得心都颤抖了一下。

    拓桑低头将一枚形状十分古怪的指环套在那只手的大拇指上:“套上这枚指环对着皴猊念那句咒语它们就会完全听命于你。”

    君玉看了看左手大拇指上这枚十分奇特的指环抬起头来再次微笑道:“再见了拓桑。”

    拓桑点了点头前面马蹄得得那蓝袍的少年头也不回地奔入了茫茫肃杀的天地之间。

    …………………………………………………………………………

    最后轮值的一班士兵来到食堂围了桌子坐下各自端起饭碗。火头军刮着桶里的最后一点剩菜剩饭正准备收工忽然一只碗递了过来一个人微笑道:“幸好还有饭菜。”

    火头军行了一礼立刻道:“元帅回来了。只有这点剩饭了我马上再给你准备一点。”

    君玉微笑着摇了摇头接了大半碗饭菜来到桌边那一桌的士兵行礼君玉挥挥手坐了下来。

    一干士兵也并不拘束边吃边谈。自元帅来西北军中后多半时间都是在大堂里和士兵一起用餐。菜饭的质量并不怎么好因为军中的饷银粮草已经越来越短缺尤其是冬季补给又相对困难所以君玉严令军中任何人浪费。

    连年的战争下来朝廷的财政早已十分空虚新帝登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财政愁想尽了种种办法增加收入甚至把主意动到了豪勋世族的头上当然遭到了他们的强烈抵制。随后又把是否能增加财政收入作为考核各地方官的标准不过依旧没有什么成效。

    君玉以前在凤凰城中时凤凰军从无败绩朝廷的供给尚且严重不足但是凤凰军好在有凤凰寨的强大商业网络做经济后盾无论是军容、军备都十分精良。

    而西北本来就天寒地冻茫茫风沙经济困顿加上赤金族大军的连番洗劫周边地区可谓十室九空盗贼四起。

    以前地方政府碍于朱丞相的面子提供尚相对充裕但是自君玉来军中后各地方政府陆续有种种借口粮草也越来越不继。尽管如此君玉也知道相比其他几路守军朝廷对西北军的供应已经算得上是最优厚的了。这次玉树镇大捷虽然缴获了大批武器、粮草但是君玉念及由于路途遥远朝廷的嘉奖与粮饷要到达只怕还得一段路程所以不得不小心储备以防不测。

    如果士兵连饭都吃不起了又还谈什么战斗力?

    和一众士兵叙话期间一个士兵一直欲言又止较其他士兵拘谨想是因为新来第一次见到元帅居然在大堂里和众人一起吃剩饭不由得大为吃惊。直到吃完饭他也没有开过口。君玉见他的面容比较陌生当是招募来不久的新兵便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张原。第一次见到我朝居然还有元帅此等人物十分吃惊。”

    君玉见他不卑不亢且话语坦率忽然心里一动漫声道:

    七星仗剑搅天池

    倒卷银河落地机

    战退玉龙三百万

    断鳞残甲满天飞

    张原神情十分激动一揖拜倒:“元帅竟然知道拙诗。”

    原来君玉刚到西宁府军中时无意间见到林宝山的帐营扔了一张纸签。君玉拾起一看见得那字龙飞凤舞而诗句虽嫌狷狂却大有抱负便问作诗者何人。林宝山却不以为意地说是一个毛遂自荐的狂生早已被轰了出去。

    此人正是张原。

    张原本是一个读书人但是本朝科举的**那是众所周知的张原秉性耿直考了几次进士都没被录取甚至还招致了县令的一顿痛打。张原一气之下远走塞外本只是为了参观粗犷雄浑的塞上风光但是渐渐地就爱上了这里的胡羯、羌笛便到西宁府驻军地谒见林宝山希望能得到慧眼识英雄者。但是林宝山正忙于欣赏歌姬舞蹈哪里理会得他立刻将他轰了出去。

    冷酷的现实给了张原巨大的打击原本灰心丧气正准备游历他乡却在途中听得新来的西北军主帅连连大捷不禁抱了丝希望正好遇到周以达招募新兵就投入了新兵之中。

    君玉和张原一番交谈现他对赤金族的认识极为清醒对边境的形势了解得也非常深刻提出了不少真知灼见。

    月初孙嘉已返回凤凰城接替彭东原来的职位率领凤凰军镇守北方。而卢凌也返回凤凰寨继续维持寨里四通八达的商业贸易。君玉身边只留下卢凌一人如今西北将领识字者不过十之一二君玉正愁无可用之人当下不禁大喜随即任命张原为军中参事在帅府出谋划策。

    ※※※※※※※※※※※※※※※※※※※★

    新年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浓郁京城的冬天虽然也冷风阵阵却依旧树木青葱梅花散香人潮涌动。

    夜幕下一骑快马直奔丞相府到得府邸外面立刻下马守门的卫兵一见是朱四槐立刻开门。

    朱丞相坐在一张铺着整张虎皮的太师椅上开口道:“四槐可有什么新情况?”

    “禀告丞相小人去迟那名崆峒派的弟子三个月前已经死了。”

    “他怎么会死?”

    “他家人说是生病而死的。”

    朱丞相皱着眉头:“这么说就再也找不到知道兰茜思行踪之人了?”

    “那个西南边陲小镇原本籍籍无名我按照上次得来的信息估摸着在周遭几个小镇打听过但是没有丝毫线索。因为那些小镇原本就人烟稀少人口居住也比较分散兰茜思当年在此又是隐姓埋名加上她夫妻都已逝世多年而且也无画图可供辨认不要说打听她女儿的下落就是那可疑之女子是否兰茜思本人都无法确定。”

    君玉和张原一番交谈现他对赤金族的认识极为清醒对边境的形势了解得也非常深刻提出了不少真知灼见。

    月初孙嘉已返回凤凰城接替彭东原来的职位率领凤凰军镇守北方。而卢凌也返回凤凰寨继续维持寨里四通八达的商业贸易。君玉身边只留下卢凌一人如今西北将领识字者不过十之一二君玉正愁无可用之人当下不禁大喜随即任命张原为军中参事在帅府出谋划策。

    ※※※※※※※※※※※※※※※※※※※★

    新年的气氛已经越来越浓郁京城的冬天虽然也冷风阵阵却依旧树木青葱梅花散香人潮涌动。

    夜幕下一骑快马直奔丞相府到得府邸外面立刻下马守门的卫兵一见是朱四槐立刻开门。

    朱丞相坐在一张铺着整张虎皮的太师椅上开口道:“四槐可有什么新情况?”

    “禀告丞相小人去迟那名崆峒派的弟子三个月前已经死了。”

    “他怎么会死?”

    “他家人说是生病而死的。”

    朱丞相皱着眉头:“这么说就再也找不到知道兰茜思行踪之人了?”

    “那个西南边陲小镇原本籍籍无名我按照上次得来的信息估摸着在周遭几个小镇打听过但是没有丝毫线索。因为那些小镇原本就人烟稀少人口居住也比较分散兰茜思当年在此又是隐姓埋名加上她夫妻都已逝世多年而且也无画图可供辨认不要说打听她女儿的下落就是那可疑之女子是否兰茜思本人都无法确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