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瘟疫(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丞相道:“西域那边情况如何?”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据我们安排的人回报‘博克多’已经闭关而且在闭关以前也从来不曾有任何可疑之处想必真如朝廷调查的结果。不过这次我从拉汗教得到消息原来他们寻找的佛牙正是毁于‘博克多’之手在蜀中时君玉受伤正是被那‘博克多’所救……”

    朱丞相原本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突然来了精神慢慢地站了起来。

    门口老仆忽报:“老爷二公子回来了。”

    朱丞相立刻起身来到外面却见得朱渝正往外面走立刻大声道:“渝儿。”

    朱渝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何事?”

    “你到书房来。”

    朱渝站在原地默了一下还是跟着父亲来到了书房。

    “你又准备外出?”

    “京师府还有很多要事需要处理。”

    朱丞相看着儿子:“你勤于政务自然是好事但是你也要多陪陪郡主免得河阳王问起不好交代。你自己说你已经多久没有呆在家中了?”

    朱渝笑了起来:“女人如衣服这不是你希望我做到的吗?你也知道你儿子几曾单恋过一枝花?”

    “渝儿男人三妻四妾十分平常若外面有喜欢的女子你尽管娶回来。不过郡主那边你还是要交代得过去。”

    朱渝冷冷一笑没有做声。

    “玉树镇刚刚大捷虽然朝廷的嘉奖令还没下来但是君玉一路累积战功她如今已是这般强势若再加上显赫战功只怕……”

    朱渝打断了父亲的话:“她习惯堂堂正正的较量甚至因此甘愿退到苦寒不毛的西北之地。无论她再怎样战功彪炳也不大可能来搅和朝堂上的机关算尽你大可不必如此严防于她。”

    “看样子你倒是挺了解君玉。”

    朱渝没有做声。

    “本来西北军中多是我的嫡系可是君玉一去之后立刻启用了周以达和一些下层将领。林宝山现在独木难支这草包连背后捣个鬼也不得要领。君玉一向善于笼络人心西北军中自来苦寒、饮食粗砺据说她入主西北军后起居饮食无不和那些普通士兵一般堂堂主帅如此那些官兵自然甘愿为她效命。林宝山等只知醉生梦死的武夫原本就不得军心长此以往西北军中我的嫡系将领大权只怕会完全旁落……”

    朱渝盯着父亲:“我已经遵你之命娶亲也开始为了巩固朱家的地位和权臣结党营私、勾心斗角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你说我想怎么样?”朱丞相厉声道:“这些日子以来你多次指使人在朝堂上替西北军表功、争取粮饷你以为我不知道?”

    朱渝几乎是喊了出来:“是又怎么样?我希望她早日得胜早日离开那苦寒之地。”

    朱丞相盯着儿子:“直到今天你还是不死心?。”

    朱渝忽然笑道:“我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不死心又还能如何?你说我还有什么指望?”

    朱丞相第一次见到儿子这样的笑容忽然想起大儿子临死前那种悲哀绝望的眼神只觉得心里往下一沉。

    他甚至忘了斥骂儿子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如今石岚妮姐妹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孟元敬又在福建一带大有战功这两重关系下他平步青云自是指日可待。此人一直野心勃勃并且是仕途出身只怕他回朝后成为我的心腹大患……”

    “我不管你还要对付谁别人的死活我也不关心但是君玉她并不是你的政敌。”

    朱丞相怒道:“你如此替她着想你可知她即使真是女子也决不会将你放在心上?”

    朱渝沉默着。

    “我且问你君玉在蜀中真是为那‘博克多’所救?”

    “这又如何?”

    朱丞相大笑道:“难怪昏君派了‘千机门’的高手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一个是甚么神圣之极的‘博克多’一个是威名赫赫的‘凤城飞帅’。只要确定了君玉果真是女子——你就等着看这二人如何身败名裂吧哈哈。”

    “你也太小看君玉了。”朱渝冷笑一声也不和父亲告辞径直大步走了出去。

    ※※※※※※※※※※※※※※※※※※※※※※※※※※※※※※※

    逼近年关因为西北暂定按照朝廷惯例大小将领有两个月假期返家探亲。林宝山、周以达等将领早已就近返家。

    君玉无家可返凤凰寨又千里迢迢遣返不易所以带了一众留守的官兵在兵营过年。

    这天君玉带了卢凌、张原等人外出视察西北地形。

    冰雪暂时封冻了西北的黄沙漫卷偶尔有几只土拨鼠窜过四周就剩了茫茫无涯的天寒地冻。

    快到傍晚朔风凛冽众人再走得一阵只见远处一座巨大的寺庙尖顶却正是那著名的铁马寺。君玉忽然停下脚步这时卢凌、张原等人也停下了脚步因为众人都已听得一阵激烈的厮杀之声。

    铁马寺是那个西域教派三大圣庙之一因为他们的教中一位非常著名的圣僧就出生在这里的一棵香檀树下。此后这棵香檀树就成了所有教徒和善男信女必然朝拜的圣物。

    此刻在新年将近的时刻这庙里居然有如此激烈的厮杀之声。

    君玉带着几人立刻赶了上去。

    奔到门口里面的一角庙宇忽然冒出一股浓烟只见山门大开里面杀声震天教徒们正在和一众打扮得奇形怪状的江湖人士混战。

    其中一个拖着长长铁棒浑身血迹的僧人却正是圣宫那铁棒戒律僧夏奥。

    其中一个头上戴着高高的黑帽子、手持利斧的老者居然直奔那棵著名的香檀树提斧就砍。

    一众僧人又气又惧一时又哪里脱得开身去阻止?那黑帽老者十分得意嘿嘿狂笑着举了斧头正要轮第二斧忽觉一股大力手中的斧头立刻飞了出去。

    他骇然回头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一方的好几名高手已经兵刃脱手。

    那众奇形怪状打扮的进攻者忽见对方来了几名强援己方人手大大折损讨不得好去不由得心惊而一众西域僧却越战越勇其中有几个见机者趁机脱身逃了出去其他人见状也无心恋战纷纷奔逃。

    一众僧人见到这几名突然出现的陌生强援正不知所措夏奥拖了铁棒过来深深地行了一礼喜道:“又得元帅援手真是佛祖保佑铁马寺免遭这场大劫啊。”

    君玉回礼夏奥对赶来的铁马寺住持大僧介绍道:“这位正是西北军中主帅。”

    大住持原本神情十分焦虑此刻却闪过一丝喜色忙将众人请到外客接待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