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瘟疫(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知道他们教里有许多规矩和秘密外人不便打听因此也不主动问及今天的事由。

    夏奥看了大住持一眼大住持点了点头夏奥才道:“前不久我南边常常遭受赤金族大军袭击掳掠牲口牛羊幸得元帅大败真穆帖尔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我们又获得消息拉汗教已和赤金族联盟大肆挑衅我教想夺得统治权。最近我教一些寺院陆续受到攻击就连寺院附近的民众也死伤惨重。如今‘博克多’尚在闭关修炼期间对外事务由赤巴大师全权处理我们接到铁马寺将遭到攻击的消息后就立刻赶来了。但是对方势力太强大要不是元帅及时援手后果不堪设想。”

    君玉对此间的事务不太了解疑惑道:“拉汗教怎么敢公然挑衅圣宫?”

    夏奥沉声道:“近年来奘汗势力大增又和真穆贴尔有往来一心想扶植自己的势力以取代‘博克多’。上次围攻我的那些僧人便是赤教教徒。去年的告密事件也是由拉汗指使他居然派遣卧底无中生有毁坏我‘博克多’声誉要求朝廷‘废立’。幸好此事彻底查明才平息了风波。”

    夏奥喇嘛又道:“元帅和‘博克多’是旧识又救得小僧性命总算与我教有些渊源。现在拉汗教勾结了赤金族军队我教中大劫只怕在所难免幸得元帅驻兵玉树所以冒昧恳求元帅援手。”

    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的内部事务往往是自行协商解决外界不便插手如果贸然行动只恐引起此厢诸势力的失衡更为虎视眈眈的赤金族所趁横生变故。君玉沉思片刻道:“无论什么情况下贵教有急君某必当竭尽全力。”

    大住持有些失望地看了眼夏奥夏奥却欣喜地点了点头他听得君玉虽然没有言明派兵但是自己已经极力承担他两次得君玉救援深知君玉之能既然答应尽力必不会虚言以对。

    除夕前夜君玉带了卢凌几人离开西宁府到玉树镇视察。

    由于军中猎获了不少野物加上前些日子从赤金族军中缴获的战利库存这顿晚饭虽然谈不上盛大倒也十分充足。

    将士们正在痛饮君玉起身查看了一下周围的防守从城门的高墙上望下去君玉察觉暗防的哨兵丝毫也未松懈这种特殊的布防方式是弄影公子想出来的它保证了一处哨卡被偷袭后其他哨卡即刻可以得到警讯。

    抬头望望天空孤月凄清远处的山上薄薄的雪覆在沙地上几乎能看出本来的枯黄。

    君玉忽听得一阵铃声这铃声并不震耳欲聋而是尖利无比像是铜针穿耳令得耳鼓剧痛同时也震动了脑部产生了一种令人惊恐莫名之感眼前黑天旋地转禁不住要失声尖叫。

    她转头却见身边的卢凌等人面色如常似乎丝毫不觉。

    她不由得问道:“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卢凌有些奇怪侧耳听了听道:“什么声音都没有啊。”

    君玉忽然记起昨晚已是拓桑出关的日子不知怎地心里一动立刻吩咐卢凌等人注意防守自己牵了小帅悄然出城。

    快马已经奔驰了几近三个时辰前面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头顶月亮无影黎明前的东方暗沉沉的似隐藏着无数夜的妖魔。直觉中那铜铃响起的方向忽然失去了辨别。

    君玉勒马四顾良久耳边又听得那尖利无比的铃声她心神一震立刻往山谷左侧奔去。

    沙地如雪朔风掩盖了无数的厮杀和长啸。

    近千壮汉正在围攻几名圣宫僧人和一群皴猊。

    此刻沙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尸其中还有不少僧人的尸和众多皴猊的尸。

    为之人每摇动一次手中的铜铃那几百头皴猊就会出一阵更加猛烈的进攻围攻者虽然是被围者的几百倍却一时也近不得那几名僧人之身。

    君玉看那为摇铃之人袈裟虽然已经在激烈战斗中被划破却依旧庄严威肃毫无慌乱之态。

    却正是拓桑。

    拓桑从小在深宫修炼从未经历过任何战争虽然指挥了一群皴猊浴血奋战却不得要领。这群皴猊勇悍无比但是每每乱扑一气面对那近千名尖刀利刃的精兵强将结成的铜墙铁壁般的战阵哪里攻得进去反倒死伤越来越惨重。

    君玉摸出身边那枚指环带在了左手的大拇指上悄悄对准了那群皴猊那群绿森森的目光忽然转移君玉念了几句咒语立刻有三四十只皴猊立刻迅猛地撤了个方向。

    正在激烈交战的双方忽然察觉阵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人一骑但是为时已晚那几十头皴猊已经迅猛地从右侧插下那原本铜墙铁壁般的战阵出一阵惨呼立刻人仰马翻撕开了一个口子。

    君玉飞骑掠过手上的指环对准了另一群皴猊立刻又指挥了几十头皴猊从左侧插下剩余的大部分皴猊见得左右裂开口子立刻从中间狂啸着猛扑上去。那帮围攻者原本占据着绝对优势可是却突然被这群皴猊以巧妙阵法杀入阵中一阵乱冲落单的分散人众哪里是这群猛兽的对手?山谷之间立时惨呼震天穿越了鬼哭狼嚎的朔风远远地传了出去和外面的朔风混合成了一片凄厉。

    拓桑举着铜铃冲上前来失声道:“君玉。”

    君玉应了一声却无暇他顾又退后几步因为左侧那群数量较少的皴猊受到了猛烈的围攻对方一领头之人似乎看出了端倪要从这里率众突围。

    指环的光芒反射之间已被冲乱的皴猊再次结阵猛扑。

    当阳光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那领头之人终于率了一百多骑快马突围一群皴猊叫嚣着追了上去却被铜铃声唤回。

    山谷里全是横七竖八的尸紫红的血将谷中沙地上那层薄薄的雪瞬间融化又凝固成半黄半紫的沙块。君玉悄悄将指环收好这时才看清楚对方固然死伤**百可是地上尚有上百僧人的尸和两百多皴猊的尸。

    拓桑和另外两名僧人走了过来正是赤巴总管和丹巴上人。拓桑和赤巴一生之中也没亲历过如此惨状见得满谷的尸横遍野无不肃然凝神念经默祷。

    丹巴上人在寒景园和君玉大战又因她毁了佛牙对她恨之入骨曾不顾禁令追入京城想杀她泄愤这时见了她不禁面有尴尬之意。

    赤巴已行下大礼:“今日全仗元帅解除我教中大难全教上下永感恩德。”

    君玉立刻回礼抬头看到拓桑的目光君玉微微一笑拓桑点了点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