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玩弄女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西北军军饷被劫一事震动朝纲。

    护送军饷的军队原本是绕道蜀中想避开真穆帖尔骑兵的突袭可是却陷入了川陕近百股土匪大盗结合起来的包围圈以至全军覆没。

    在当天的早朝上皇帝大怒严令彻察限兵部尚书张祈一月内给出交代。

    朝中财政原本十分空虚如今如此巨大的一笔军饷被劫再要筹措一时之间哪里来得及?众臣心惊议论纷纷一时之间各种谣言漫天传开。

    朱丞相阴沉着脸色回到丞相府中。

    早有朱四槐等在书房门口朱丞相进门后朱四槐立刻关上了大门。

    “四槐如今西北军中情况如何?”

    “拉汗教那边传来消息他们于去年除夕前夜在一山谷围攻‘博克多’正要得手时候却被君玉指挥的皴猊大军所救功败垂成。之前他们围攻铁马寺时又被君玉率军营救。‘凤城飞帅’原本在整个北方威名赫赫自玉树镇大捷后名声更盛真穆帖尔虽然又纠集了几万精骑但是那些部族震骇于‘凤城飞帅’的名声谁也不愿轻易与之交手。再加上皴猊大战后军中传闻西北军主帅是天神下凡军中大部分兵将一闻是和‘凤城飞帅’部众交手就赶紧回撤不战而退。真穆帖尔现在尚在天山一带和外大草原活动……”

    “那甚么‘博克多’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朱四槐摇摇头:“他和君玉从无私下往来察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其他教众意见如何?”

    “君玉连番大捷又对那些教徒屡施援手在他们教中享有非同一般的尊崇这种情况下无凭无据谁敢贸然指认她是女子?”

    “对了林宝山那边情况如何?”

    “这个武夫因为几次大捷君玉都让他居功居然对君玉感恩戴德而且他孤掌难鸣根本起不了什么破坏作用……”

    说话间门口响起激烈的敲门声。朱丞相不悦地点了点头朱四槐立刻去开了门然后无声地退了出去。

    朱渝紧紧盯着父亲一字一顿地道:“这次劫饷是不是你指使的?”

    朱丞相大怒:“你说话最好小心些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朱渝沉默着仍然紧紧盯着父亲。

    朱丞相哈哈大笑起来:“嘿嘿我还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不过真是天助我也。久闻川陕大盗的厉害没想到会厉害到这种地步。”

    “押送军饷是何等机密之事?而且是由‘千机门’的好手亲自领军他们的保密功夫堪称一流川陕大盗固然厉害无比但是他们哪里得来如此灵通的消息?”

    “这个你就要去问那些大盗我怎么知道?”

    朱丞相笑得十分得意:“任君玉有通天之能现在粮草不继看她又如何能继续威震四方。虎视眈眈的真穆帖尔探知消息后怎会错过这绝好的手机。哈哈哈哈……”

    “你不将君玉赶尽杀绝你是绝不罢休的了。”

    “有这种机会让老天替我除掉她也免得你担心我朝堂揭露她的女子身份。她就这般兵败或者就此死去也免得我多费手脚不是更好?”

    “你可知道真穆帖尔一旦占据西北西南挥军南下只怕指日可待?”

    “岂不正好?现在北方边境暂安、福建一带的倭寇也基本被肃清那昏君正蓄谋着要在朝中铲除异己如今生此事岂非是天助我也让他忙碌?”

    朱渝盯着父亲得意洋洋的面孔只觉得背心一阵冰凉:“莫非你……莫非你……”

    朱丞相瞪着双眼叱道:“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何须多问。”

    朱渝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往外走。

    “天色已晚你又要外出?”

    “怎么?现在我连出门的权力也没有了?”

    朱丞相厉声道:“河阳王夫妇近日要来探望女儿从今天开始你晚上再不许外出如果到时郡主在河阳王面前有什么不满之意你叫我如何交代?”

    朱渝冷笑一声:“我自会交代。”

    “你怎么交代?自成亲以来你几曾正眼看过郡主?她已经在你母亲面前哭诉过多次。郡主金枝玉叶相貌出众哪一点配不上你?小部分见风使舵的大臣已经开始对我阳奉阴违河阳王是我们的姻亲休戚相关这个紧要时刻万万不能让他们有任何不满。”

    “他们有什么不满的?丞相府富贵荣华也没委屈他女儿。”

    “你早前花天酒地我从不管你可事到如今你还不收敛?”

    “嘿嘿。这不正是你从小对我的期望么?”

    朱丞相气得浑身颤说不出话来。

    “我只会玩弄女人向来做不出什么怜香惜玉、低眉顺眼的事情郡主那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那君玉呢?昏君都不急你为她着什么急?”

    朱渝像被谁在心口狠狠地打了一拳颓然靠在一排巨大的书架上闭着眼睛半晌不语。

    朱丞相叹道:“君玉即使真为女子也和我们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富贵?荣华?名利?地位?她如果真是兰茜思的女儿那她一定和兰茜思一样是任何东西都打动不了的铁石心肠。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清醒?还在痴心妄想?”

    朱渝惨笑道:“其实我和其他人一样不过是你稳固自己势力的一颗棋子罢了。”

    “畜生。你可知道我全然是为了保住朱家阖府满门的荣华富贵?!”

    朱渝盯着父亲朱丞相也怒视着儿子。

    厚厚的书房门外一头稀疏黄的朱刚正欲敲门却被朱四槐阻挡了。

    朱刚大怒:“你这奴才好生无礼我有要事见父亲你何故阻挡?”

    朱刚早前在家里十分没有地位但是近日来朱丞相对他态度大为改观因此见朱四槐还是像往常一样挡架不禁立刻摆了少爷架子尝起了耍威风的滋味。

    朱四槐虽是朱家的家臣但是他和朱三槐兄弟深受朱丞相器重向来深受礼遇见朱刚如此无礼心里十分气愤朱四槐尚未开口书房的门已被重重推开一个人旋风般冲了出来。

    “二哥……”

    朱丞相怒瞪着朱刚:“叫他作甚?由他去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