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和大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阳光一泻千里地照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一些冰冻的小河上河水开始慢慢解冻;而远远地沙土下一些鹅黄色的小草已经稀稀疏疏地探出无数细弱的头来。

    距离西宁府不远的青海湖却是别一番天地此时湖水清澈周围绿树成行其间成群结队的鱼群游来游去。

    湖边一南一北正匆匆奔驰的两骑快马毫无心思欣赏这西北的绿洲美景马已经累得口吐白沫马上的人神色十分紧张远远地西北军的驻营已经在望。

    “禀报元帅三天前赤金族一股骑兵偷袭我大风山驻军未果随后军营里生瘟疫两天之内已经死亡8oo多人……”

    “禀报元帅结隆湖边生瘟疫当地百姓死亡惨重。昨日玉树镇大军中有两名士兵在半夜死去目前军医尚未查明死因……”

    每年春天这片土地上总有或大或小的瘟疫流行但是大规模地在军中流行却十分罕见。大风山驻军5千而由周以达坐镇的玉树镇则驻军5万有余如果瘟疫在这两个地方流传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探子继续道:“玉树镇军中粮草尚不足维持半月又探知赤金族大军正在往此方向集结周将军恐瘟疫流行之际遭到进攻请元帅紧急指示……”

    君玉皱紧了眉头军饷被劫的消息如今早已传开真穆帖尔兵败玉树引为大恨在这般良机下卷土重来当真是迫在眉睫。

    尽管朝廷已经下令各地方政府就近援助提供粮饷可各府衙依旧找了种种借口迟迟拖延。大军也不可能杀进府衙去抢劫只好无可奈何地等待朝廷再次下拨的军饷。

    君玉寻思西宁府的粮草最为充裕目前尚能维持月余林宝山和张原等人足以维持局面。

    她当即下令卢凌率西宁府的一名大夫先到玉树镇调查疫情自己则带了耿克和另外几名军中大夫准备直奔大风山。

    刚准备出忽报白如晖来到军营。

    君玉十分意外白如晖去年底返回凤凰城主持事务此刻怎会匆匆赶来?

    白如晖一进来立刻道:“寨主我是奉弄影公子之命前来的。”

    原来凤凰寨得知西北军军饷被劫弄影公子在朝中为官几年深知此事危急立刻派了白如晖先行。

    白如晖摸出一摞银票正是凤凰寨历年经商累积的部分资金是西南西北各大钱庄通兑的银票有十万之多虽然也支撑不了多久但是已足以缓解当下的燃眉之急。

    君玉大喜:“弄影先生现在何处?”

    “先生研究的一种新式火炮就快成功他说等火炮成功后会立即亲自带了火炮前来。”

    君玉叹息一声:“弄影先生医术高若是有他在就好了。”

    白如晖也道:“我来时凤凰寨尚未得知有瘟疫情况若知晓弄影公子一定会亲自前来的。”

    5oo精骑裹蹄轻进特殊包扎的马蹄尽管扬起阵阵风尘却毫无声讯。

    大风山比邻的大草原上的风阵阵吹来完全是春暖花开的景象而旁边缓缓流淌的溪水却透出一股微微的腥味。

    还有一些土拨鼠、各种不知名的动物窜来窜去。

    多年征战的经历让君玉知道这些溪水或者那些不知名的鼠类很可能就是瘟疫的源泉众人都带好了面具马也勒上了嘴罩严禁任何人畜随意饮水、吃草。

    一阵迅猛的马蹄声响起茂密的草突然起伏不定。

    耿克道:“不好赤金族骑兵来了。”

    君玉勒马这时探子回报:“约有5ooo骑兵从对面奔来。”

    “即刻列队。”

    这时赤金族的先锋骑兵已经冲下茫茫草从中刹时箭簇如雨冲在最前面的骑兵纷纷倒地。

    蝗虫般的赤金族骑兵继续汹涌领军的一个彪形大汉箭法十分高妙接连射翻几人。在如簇的箭雨中君玉跃下马背飞身拉下一名赤金族的骑兵站在他的马背上张弓搭箭一箭将那名悍将射下马来。

    正冲锋驰骋的大军忽见一个神仙似的少年如此高高站立在马背上一箭将己方大将射落马下而那些射向少年的箭却纷纷坠地不由得惊呼失声“凤城飞帅。”

    这一惊呼震慑了后面涌上来的骑兵这时忽听得左边草丛里一阵冲锋陷阵之声似有千军万马杀出正是一百人马持了弄影公子明的那种特制小喇叭冲杀而出。

    众人震骇以为陷入了埋伏慌乱之间互相践踏、冲撞者死伤无数。

    “峨嵋先锋”一众精兵无不以一敌十半个时辰下来草地上已是尸横遍野。只百余骑逃窜而去。缴获三千余匹战马。

    是夜月黑风高。

    大风山军营灯火通明没有嘈杂也没有喧哗轮值的士兵们全副武装每半个时辰将成批的尸运到五里外的一个大坑。

    由于不能接触那些尸他们每次都是用尖利的长矛协同将尸挑起仍在马车上有时操作不当甚至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将尸挑上车。

    这些尸不久前都还是他们的活生生的同伴可是现在却接二连三地死去。进出的士兵一个个面色死暗不知道自己抬了这一个后下面会不会又轮到自己。

    这是一种比残酷的冲杀更加令人不安的折磨。

    暂时安好的人和出现症状的人被分隔成了两大临时搭建的帐营。

    军营外面的防守都暂时撤离了因为他们清楚赤金族只在大风山三十里外徘徊绝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踏上这片瘟疫横行的死亡之地。

    军营里没有人真正安心睡去一张张面孔上都笼罩着死亡和惶恐的气息。

    五百精骑在十里外停下君玉只带了几名大夫进入营中。

    大风山的将领许明早已守在帐营一见君玉立刻满脸焦虑地道:“元帅。如今怎么办才好?”

    君玉点了点头示意他镇定下来。

    这时军医已经在检查疫情了。忙碌半夜七八名大夫汇合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得天明军中死亡人数已经高达2ooo多人。

    君玉、许明以及一众大夫正一筹莫展忽见耿克带了两名圣僧前来却正是铁棒夏奥和一名满脸皱纹老得不知道岁数的僧人。夏奥还扛着一个巨大的袋子。

    君玉有些意外夏奥放下袋子道:“这是一些医治疫情的草药听闻西北军中疫情横行‘博克多’命我们前来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君玉点头答谢却见那老僧已经一言不地走进患者帐营。

    夏奥道:“这是医术最高明的一位长老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多大年龄了。”

    君玉再次致谢却见那老僧正仔细地查看就近的一名患兵然后又接连查看了另外几名士兵的情况沉思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这种瘟疫需要大黄才能治疗。”然后又说了几种预防这种瘟疫的辅助药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