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桑和藏宝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似梦似醒之间忽然听得一阵十分奇怪的声音。

    君玉站起身那奇怪的声音再次响在耳边。君玉不假思索立刻出门循了那声音而去。

    此时天色已经微明君玉感觉中那个一闪而过的人影居然是拓桑。她再无疑惑立刻向门口的两名卫士简单交代了几句自己悄然跟了前去。

    拓桑正背转身子隐于一棵树的阴影里待君玉一走近他也不回头立刻大步走在了前面。

    拓桑越走越快君玉尽管心里不解却因为那是拓桑也并不追问始终以同样的度跟在他身边。

    清晨的寒风砭骨前面已经根本没有路了全是高低不平的石冈子石冈子越来越高两人已经进入山区了。

    君玉四面望去除了高耸雄峻的山峰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太阳偏到西边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无名大山谷山谷地势相当平坦到处全是突如其来的嶙峋大石。

    “君玉你看。”

    君玉循他指到的方向看去是一块巨大的褐色的石头巨石凹凸不平但也看不出跟四周的众多大石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拓桑忽然走了过去君玉跟在他身后却见那巨石的旁边有条一尺多宽的石缝拓桑修炼密宗瑜迦缩骨功夫早已炉火纯青只见拓桑一个闪身已经钻了进去。

    那石缝并不十分狭窄君玉本就身形单薄一个侧身也挤了进去。

    有太阳的光线从一个非常特殊的角度射来君玉几乎惊呼出声。

    山洞之中有一种灿然夺目的金色光芒而山洞外面则是一个极大的深坑。

    深坑中凹凸嶙峋的金色石块上全是一颗一颗的宝石、翡翠、珍珠、玛瑙……而那些金色的一大块一大块乱七八糟的石块竟然完全是堆砌的黄金。更多的黄金则淋结成树柱犹如浇铸根本休想拔动分毫。

    目测下去也看不出这坑到底多深黄金到底有多少。

    君玉自然知晓在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上教众拥有数量庞大的财产。但是众多僧侣们一生都在勤修苦练没有什么物质享乐根本不会对这些世外之人孜孜以求的东西有多大兴趣。尽管各种外来的势力无不对这片广袤的土地和神奇宝藏抱着好奇之心但是千百年来那片神奇的宝藏除了教中极少数人外其他人早已不知道也并不关心。

    拓桑看着满坑黄金和宝石的目光跟看着旁边石块沙粒的目光毫无二致:“如果这些东西对西北军有用的话你就带一些走吧。”

    君玉骇然摇头:“拓桑你这样是会受到惩罚的。”

    这些东西尽管在僧人们看来无异于石块瓦砾千百年来它一直死寂地躺在那里谁也不去关心但是它毕竟是圣宫之物绝不允许任何外人觊觎到这个秘密。

    “既然它们躺在这里毫无用处为什么不能给那些真正有用的人?如今西北军中瘟疫横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想佛祖也不会怪罪于我的。”

    君玉尚未开口拓桑忽然拿出一只大袋子来随手捡起了一些金块和宝石扔在里面君玉见状呆了一下立刻也行动起来。

    由于朝廷禁止黄金、白银外流历来在边境交易的都是铁钱、少量铜钱运送起来十分不便那些少数民族也十分不满意尤其是在购买马匹这种大宗交易上更是因为沉重的铁钱常常拒绝交易。因此在西北地区使用黄金、白银的购买力和受欢迎程度远远过等值的铁钱、铜钱。

    拓桑不通外务也不知道哪些东西更能便利快捷地交易君玉却是知道的。尽管那众多宝石无不是稀世之珍但是在这西北苦寒之地一时之间却难以变卖筹措君玉便只拾了少量宝石多选那些可以通过那条狭窄石缝的沉甸甸的小块黄金。

    拓桑见状也有样学样专选那些沉甸甸的小金块。

    估摸着这些金子刚能接上朝廷军饷到来的时期君玉站起身道:“走吧。”

    拓桑点了点头。

    月亮已经升起。

    两人像辛苦的驮牛一般在砂石满地的山谷中蹒跚着佝偻而行。

    拓桑扛着那个大袋子而君玉扛的袋子则是用拓桑的宽大外袍临时打结成的袋子携带起来倒比拓桑那个大袋子稍微容易一些。

    里面都装满了沉甸甸的金块和小部分宝石。

    君玉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子脚步一阵趔蹵差点摔倒在地。

    拓桑赶紧停下脚步道:“君玉你怎么样了?”

    君玉坐在地上一望无垠的月光照着这片黝黝的沙地她看见拓桑的脸上全是汗水。

    此时的拓桑即不是袈裟簇新的神圣庄严样子也不是蜀中园林弹琴、凤凰道上摘花的潇洒出尘。他衣衫单薄却满头满脸汗水扛着沉甸甸的大袋子弯着腰直如一个苦役的劳工。

    拓桑自幼在深宫修炼以他彼时彼地的身份只怕一生之中也从来没有亲自用过任何金银钱财。现在却背了如此一大袋金子在茫茫黑夜里拼命赶路。

    君玉看着他大汗淋漓一脸担忧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拓桑你看起来简直就像亡命天涯的逃犯。哈哈哈。”

    拓桑第一次见君玉笑成这般模样但见得往日那英名赫赫、翩翩风采的少年也这般灰头土脸大汗淋漓再也忍不住生平第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他干脆也放下袋子在君玉身边坐了下来。

    静静的月光下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君玉忽然道:“我一直以为‘博克多’是绝对不会如此大笑的。居然让我见到一次哈哈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拓桑学足了她的语气:“我也是第一次见‘凤城飞帅’这般灰头土脸。我是幸还是不幸?”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的狼狈模样再次大笑起来。

    在黎明的微光里玉树镇驻军大营已经在望。

    拓桑放下袋子君玉点了点头轻声笑道:“拓桑再见。”

    拓桑深深看了她一眼也微笑着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再看她一眼然后加快脚步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清晨的薄雾里。

    真穆帖尔的营帐灯火通明。

    “报大风口和玉树镇的瘟疫都得到控制。”

    “报大风口目前只得2ooo多士兵据可靠消息粮草尚不足维持三日。”

    “报据可靠消息玉树镇5万驻兵粮草也不足三日现在军中人心惶惶……”

    “报我们抓获了西北军的一名军官得知西北各地府衙凑集的粮草军饷已经过了武威城正在往西宁府赶送。据悉这批粮饷是林宝山等人派军要挟各地官员强行征敛的虽然比不上朝廷派下的军饷但数额估计也相当可观目前西宁府已经调集三万大军全部赶去接应……”

    这已经是第三拨军情回报西宁大军走投无路之下秘密挟持各州官要粮草了。真穆帖尔沉思着林宝山此人匪气十足君玉走投无路之下纵容他兵逼各府衙虽然是大过但是西北军一旦粮草到手却是大患。

    更令他意外的是“凤城飞帅”居然调集了包括西宁府精锐在内的三万大军去护粮可见已是背水一战了。

    一名大将站了起来:“大汗如今西北军的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这批粮草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我们务必要拿下这批军饷。”

    另一名大将道:“大风山瘟疫严重兵力空虚不去管它;玉树镇虽囤积重兵但是粮草不继。如今‘凤城飞帅’派出三万大军保护粮草显然是不容任何闪失可是我们就一定要让它‘闪失’务必要截断玉树镇和西宁府的粮草补给。否则一旦让他们拖延到军饷到来的时刻就错失良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