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渝和玉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赤金族大军旨在抢粮两军刚一交锋主力便去放火烧粮他们原本以为西北军会拼死护粮谁知蓄势已久的三万大军丝毫也不顾粮草反倒趁他们放火抢粮之际大举攻杀。等赤金族大军现除了袋子无法燃烧里面全是石块瓦砾已经为时已晚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虽然赤金族这支抢粮大军死伤大半但是他们的骁勇机变却无不是一等一的尽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依旧很快调整致使西北护粮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折损人马几乎上万。

    七万大军连夜整合兵分三路两路骑兵一路步兵。

    君玉站在高高的点将台上看了看远处大草原方向的天空朗声道:“决战才刚刚开始真穆帖尔正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等着我们。”

    “如今赤金族大军是5万骑兵我们也是5万骑兵虽然不如他们战马充足一人数骑但是我们尚有两万步兵辅助。这是一场骑兵的较量检验西北军精骑战斗力的时候到了。”

    台下一阵雷鸣般的响应声。

    大军刚出“玉关”就遭遇一支8ooo余人的赤金族精骑激战半日群情振奋的西北军将这8ooo人马全部拿下。

    黄昏十分探子回报赤金族大军早已不战而退分两部分撤离一部分撤到了外大草原一部分撤到了沙漠一线。

    原来真穆帖尔的劫粮大军失利后立刻现上当。再加上又风闻西北军中瘟疫已经被完全控制住、大批粮草到来雁石屏的兵力又被耿克带领人马杀得大败。原本雄心勃勃的大小将领无不震惊他们原本就十分忌惮“凤城飞帅”此刻见对方准备充足哪里还敢继续硬拼?

    真穆帖尔见军心如此他也不是泛泛之辈立刻果断下令撤军退回到蒙外大草原和塔里木一带好保存实力。

    军中帅营灯火通明大小将领正在商议是否追击真穆帖尔的事情。虽然退到沙漠的一众人马威胁尚不太大可以暂不予理会。但是退守外大草原的三万多精骑却是随时会卷土重来的大患。

    周以达道:“真穆帖尔的主力精兵正在往外大草原撤退不如趁西北军准备充足群情振奋之时追逐痛击以绝后患。”

    张原却道:“朝廷的粮饷尚未到来如果贸然孤军深入只恐粮草不继反遭围歼。”

    君玉点了点头这确实是趁胜追击真穆帖尔的好时机一旦错失必不再来但是粮饷也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她沉吟了一会儿下令周以达、耿克率两万精骑向蒙外草原追击林宝山和卢凌等帅一万大军待朝廷粮草一到即刻启程协助其余全部人马退回玉树镇和西宁府。

    五月初一阳光照射在茫茫的西北大地上西宁府帅营外面的几棵大树绿满枝头风一吹过婆娑的树影开始追逐初夏的脚步。

    临近晌午一名传递役兵飞来报:“元帅朝廷的第一批粮饷已在十里外了。”

    按照行程估算第一批粮草最快也得5月中旬才能到达君玉十分意外地站起身来:“怎会来得如此快?。”

    役兵道:“小人也不知道。”

    “押送粮草的却是何人?”

    “小人也不知道。”

    周以达率领的大军先锋已经和赤金族大军零星交手正是因为粮草不继不敢太过深入现在粮草一到真可谓天上下起及时雨。君玉虽然意外却十分高兴便只身漫步来到西宁府的城门等候即将到来的粮草大军。

    城门已开一骑快马奔了进来。马上之人白衣玉佩神情冷淡忽见君玉立在城头不由得呆了呆勒马停下。

    君玉十分意外:“朱渝怎么是你在押送粮草?”

    “久闻川陕大盗厉害我想来会会这些大盗究竟厉害到何等地步。”

    “可曾与之会面?”

    “不曾。”

    西宁府的军中大食堂。

    朱渝和一众押解的官兵正在吃饭。朱渝盯着桌上十分粗砺的饭菜又看看神情自若吃饭的君玉:“你一直就是吃的这个?”

    君玉喟然道:“西北苦寒地那些老兵一二十年来都吃的这个。我才到这里不过一年又算得了什么。”

    朱渝沉默了一下端起饭碗慢慢吃了起来。

    这是朱渝见过的最简陋的一座帅府。

    空旷的屋子里左右各摆着一排临时议事的座椅;居中是一张大的书桌和椅子。大书桌上整齐地堆放着各种各样十分精细齐全的地图和作战方略。

    在一些批示的公文上是筋舒骨展的劲秀小楷而一些镇纸上却是龙飞凤舞的磅礴书写。

    朱渝环顾四周叹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形容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也难怪林宝山都不肯再听从我父亲的命令和你作对。要知道已经有三任西北帅臣被他们先后排挤调离。”

    君玉笑了笑忽道:“为何批粮草来得如此之快?”

    朱渝收回目光转身望着对面那张永远微笑自若的面孔:“这批粮草是从长安出的。”

    君玉点了点头若不是从一省之隔的长安出那批粮草怎会来得如此快?

    早在粮饷被劫之初朝廷就下令西北各府衙尤其是相对富庶一些的长安就近援助但是各地都有借口长安更是百般推脱。长安的重要大员几乎都是朱丞相的门生朱渝尽管以京军统领的身份亲自监护粮草但是要在如此短时间内匆匆筹集如此一批粮草如果不是拿出他朱公子的身份实在难以想象还有什么其他别的办法。

    “你父亲可知道此事?”

    朱渝沉默着没有开口。“虽然你主动请缨送粮草有朝廷的批示但是你私自滥用丞相的关系和权力这于他于你的立场都会十分为难。更会给丞相的政敌以口实和把柄。即使他位高权重但是伴君如伴虎你这样做太欠考虑了。”

    朱渝依旧看着一张龙飞凤舞的镇纸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冷冷地道:“你几时变得如此罗嗦?”

    君玉无语朱渝又道:“其实我也并不完全是因为你更多是因为我父亲。我总要做点事情减轻今上对他的猜忌。”

    君玉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皇帝对朱丞相的不满由来已久君玉已经从他的两次私访里清楚地知道这一事实现在不动手只是碍于羽翼未丰而已朱丞相虽然死不足惜可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朱渝又是何其无辜?

    朱渝拿起一张随意书写的劲秀小楷又看看桌上那支有点秃的毛笔道:“小时候我有两件事情特别恨你。”

    “哪两件?”

    “你刚来千思书院时最先招呼你的是孟元敬而不是我。”

    “还有一件呢?”

    “你有自己单独的一间屋子我没有。”朱渝笑了起来:“那时祝先生常常告诫我们:‘来书院是学习的不是做少爷的。’可是我心里十分不服气那君玉为什么会这么特殊?师娘也太偏袒她了吧。”

    他仔细盯着君玉期望能从那微笑自若的表情里能看出些什么来。

    自成年后第一次见到君玉他就觉出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随后因为祝先生夫妇的死和罗罗的死他曾两次见过君玉的失态。可是那时他怎敢相信威震胡汉的“凤城飞帅”是个女子?

    他最早的怀疑是从“寒景园”里情魔大施魔音开始的。君玉身受重伤却不为魔音所迷更奇的是那身份奇特的“博克多”居然能保持清醒救下她来。

    后来朱四槐又带回兰茜思“只有女儿没有儿子”的消息联想到君玉上书院的时间和她小时候的种种特殊情况他早已完全断定君玉的身份。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还是希望能亲自从君玉口中得到证实。

    君玉一笑置之朱渝心里有点失望但也不再提及两人转移话题又聊了一些西北军中的情况。

    送粮的役兵开始遣返。

    马出城门朱渝回过头来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有开口猛一扬鞭马蹄扬起一阵尘土。

    君玉回到帅府忽见那案几上有一个十分特别的玉佩。那是朱渝的玉佩。自认识朱渝以来朱渝一直带着这个东西。她拿起玉佩看了看若有所思然后飞身出门牵了小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