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渝和玉佩(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大人。”

    朱渝勒马回头对面马上的少年满面微笑。

    朱渝挥挥手对一众役兵道:“你们在前面等我。”

    马蹄又扬起一阵巨大的灰尘。待尘土稍稍散去西北的初夏早晨的阳光一览无余地照耀在远处波光粼粼的青海湖上映得天空都变成了一整块深蓝色的红翡翠。

    对面的少年满面的微笑比那蓝中带红的翡翠更加光彩夺目朱渝的心里无限欢喜脸上浮起一层深深的笑意却道:“怎么?君公子还要来个十八里相送?”

    “你落下了点东西。”

    君玉微笑着将那块玉佩递了过去。

    朱渝面色一变瞬间又恢复成了那种冷淡而嘲讽的表情:“哦不知什么时候掉下的。”他并不伸手去接却道:“竟然劳驾日理万机的‘凤城飞帅’千里迢迢亲自送来罪过。罪过。”

    君玉的手固执地伸在半空朱渝视而不见扭过头转身就要打马离去。

    “朱渝。”

    君玉一扬手那块玉佩不偏不倚地飞到朱渝胸前。

    朱渝捏着那玉佩好半晌目光冰凉。

    君玉叹息一声:“你不要为我做太多事情了。”

    “为什么?”

    “因为我很自私。不愿意让自己心有不安。”

    “那拓桑呢?”朱渝紧紧捏着那块玉佩:“西北大军瘟疫横行军饷断绝却能在一个多月内绝地逢生除了比邻的‘博克多’你告诉我谁还会对你伸出如此巨大的援手?”

    君玉沉默着无法开口。

    “拓桑无论为你做了什么你都觉得心安理得对不对?而我……”朱渝大声笑了起来:“即使你欠我一点小小的情你都会用命来偿还是不是?在寒景园如此离开寒景园还是如此。”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

    “我不是你的朋友。小时候不是现在更不是。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朋友。”朱渝笑得越来越厉害手一用劲那块玉佩跟心一样碎裂他猛一扬手将满手碎块远远扔了出去。

    “朱渝。”

    朱渝没有回答狠狠一鞭抽在马背上马像疯似的狂奔而去。

    君玉看着那股扬得老高的尘土呆了半晌转身“小帅”撒开蹄子“得得”地慢慢往西宁府方向去了。

    ※※※※※※※※※※※※※※※※※※※※※※※※

    五月中旬朝廷的粮饷已经陆续到达。

    这天军中正在接收最后一批粮草本次负责押送的监军传来一道旨意朝廷已经下令将东北的5万大军调集过来全归西北军主帅统领要求务必尽快拿下真帖穆尔的主力彻底扫除北方边境的隐患。

    君玉大喜那5万大军多是孟元敬的旧部和凤凰军的一部其余的也是东北大军中的佼佼者战斗力久经考验。这5万大军一到现在的西北军足以号称兵精粮足只要战术得当何愁大事不克。

    目前周以达一部已经深入草原和赤金族大军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而林宝山、卢凌等人已经率众补给粮草。战争初期虽然双方各有损失但是真穆帖尔毕竟尚未遭遇决定性的打击积聚的实力尚相当雄厚要彻底歼灭他那几万非常剽悍的精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玉当即召集军中大小将领详细研讨随后的战术安排和布置务必在最快的时间内拿出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

    ※※※※※※※※※※※※※※※※※※※※※※※※

    “渝儿。”

    夜幕下朱渝刚刚推开书房的门进去正准备关门却见父亲已经站在门口。

    朱丞相看了儿子一眼慢慢走了进来。

    诺大的书房显得十分空旷朱丞相放眼望去最里面那半壁书房里满墙的美人图已然不知去向。在那空旷的位置上摆放了一张床。

    朱丞相看了看书桌上一些凌乱的公文、书籍道:“你已经完全把书房当成了你的卧室?你刚回家为什么不去看看郡主?你不去看她也就罢了为什么还不许她来看你?你那几天对她的殷勤到哪里去了?”

    朱渝淡淡地道:“腻烦了你知道我对女人没什么耐性。”

    “只怕是粮草早已送到西北军中河阳王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罢?。”

    “无论什么原因对我来说都差不多。”

    “这次为了给西北军筹集批粮草你不仅私自利用我在长安的关系更利用河阳王在洛阳的势力你竟然连自己的妻子都要利用?你到底为的什么?”

    “我从来不认为妻子和其他女人就有什么不同。”

    “你到底要到什么地步才肯死心?你粮草也送去了君玉呢?她就会因此对你另眼相看?”

    朱渝懒洋洋地笑了起来:“你想必也清楚我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她。昏君对你的猜忌日甚一日这次是兵部尚书做了替罪羊下次呢?。”

    朱丞相顿了一会儿:“西北军中情况如何?”

    “君玉两袖清风起居饮食一如普通士兵既没有什么封妻荫子也没有什么结党营私她简直就是无懈可击我看你也不用再枉费心机了。以君玉在军中的威望我想无论你找谁都不可能动摇她的林宝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君玉真就如此无懈可击?那粮草到达之前她是如何度过难关的?在如此的景况下她居然还能绝地逢生?”

    “那是因为她对圣宫屡施援手人家主动帮她的。”

    朱丞相冷笑道:“只怕是那甚么‘博克多’有私心吧。”

    “秦小楼也参与了此事。秦小楼是驻地大臣代表的是朝廷无论他出了多少力他都是一个合理的挡箭牌你怎么弹劾她?”

    朱渝看着父亲:“与其浪费时间在君玉身上不如更好地去对付你的真正的政敌也许我还能帮帮你。”

    朱丞相道:“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

    “我不说真心话又还能如何?难道我就等着看朱家走向覆灭?!”

    朱丞相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有你帮我我的负担也轻了大半。”

    朱丞相起身正准备离去忽然看了儿子好几眼道:“渝儿你那块玉佩呢?”

    “哦在路上不小心掉了。”

    “怎么会掉?这是朱家的一对传家玉佩你和你大哥一人一个因为只有一对你弟弟都没有你怎么这么大意?”

    朱渝淡淡地道:“玉佩是死的人是活的另外找一块不就好了?!”

    朱丞相也不再追问走了出去。

    朱渝关上门静静地坐在书桌前。

    过了许久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笺在桌上摊开。明亮的灯光下纸笺上是几排劲秀的小楷:

    去去世事已

    策马观西戎

    藜藿甘梁黍

    期之克令终

    晋朝的将领周处在粮草不继的情况下率5ooo军士迎战7万敌军自旦及暮斩敌上万最后矢尽粮绝全军覆没。周处悲愤赋下此诗力战而亡。

    这张纸签是朱渝留下玉佩的时候从君玉的案几上悄悄拿走的那劲秀的小楷字字穿透显是君玉面临军中瘟疫、粮草不继和赤金族大军围攻的情况下早已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他盯着那纸签慢慢地那纸上的一个个字幻化成了一张张相同的光彩夺目的面孔。而这样的一张面孔竟然随时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残酷的战争中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她那种身先士卒的作风。

    如果这张面孔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将会怎么样呢?他心里忽然一阵抽搐。

    他又看看自己的右手右手手掌上还有着几道深深的血痕那是碎玉的时候玉的碎角击破掌心之故。

    每道伤痕都在心里他如一个狂热的梦想者拼命地去追逐一朵天边的云彩每接近一步却每每现不过是临近幻想的破灭更近一步而已。

    “不我永远不会是你的朋友。”胸口如压了一个巨大的、绝望的石块令人呼吸不顺几欲狂。

    朱渝重重地一掌击在书桌上厚厚的书桌顿时缺去一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