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败露(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整个夜晚孟元敬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好不容易半梦半醒之间却又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梦魇。

    梦里他看见小君玉穿着梅眉为她准备的白色衣服头戴书生方巾长身玉立风姿翩翩踏着书院广场上的积雪走来走去他正要过去招呼她想问问她‘我是不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可是眨眼之间她却没了人影……一会儿梦境又变成了小君玉离开千思书院的那个夜晚他泪流满面地看着小君玉被茫茫的黑夜吞噬怎么喊都喊不答应……

    他干脆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子。

    满院的月光顿时照了进来墙壁上“蹑景”出微微的淡红的光芒。

    他拿了剑在院子里舞了起来一套《手挥五弦》练完远没有和君玉配合时的默契。他忽然记起上次见到君玉时君玉似乎没有带着“追飞”了。

    他在院子里一张冰冷的石椅上坐下朝雾露浓衣服都被浸湿了也浑然不觉。

    “元敬你怎么坐在这里?”

    孟母一大早起来去看儿子只见房间空空。她走出来却见儿子呆呆坐在园子里满面憔悴。她奇怪地看着儿子一身的雾水心疼地道:“怎么不好好休息干嘛坐在这里呆?”

    孟元敬摇摇头没有说话。

    孟母忙道:“元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孟元敬站了起来:“娘我要出去一趟。”

    “好的你出去散散心吧晚上早点回来。”

    “不我是要出远门。我想告假一段时间明天就走。”

    “那怎么行?明天翰林大学士王大人设宴请你我已经替你答应了下来。王夫人已经派过媒人来提亲他的千金品貌双全又是诗书世家我十分中意……”

    “把所有提亲的全部推了吧我不会去应酬的。”

    孟元敬侍母至孝从来不会拂逆母亲的安排就连当年他心仪歌妓香红叶母亲不同意也只好忍让不敢稍有忤逆怕伤了母亲的心。

    孟母还是第一次见到儿子如此坚决的态度十分意外:“为什么要推却所有提亲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年龄不小了还要等到何时?而且王大学士府上的宴会已经定下临时推辞怎么向人家交代?”

    孟元敬道:“我要去见一位朋友。我要当面问她一些事情。”

    孟母十分不悦:“什么朋友竟比你的终身大事还重要?”

    “这事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弄不清楚我只怕终生都难以心安。”

    也许是儿子那种奇怪的口吻又但见儿子从未有过的满面憔悴之意孟母十分心疼不禁缓和了语气:“你这朋友是谁我认识么?”

    孟元敬沉默了一会儿:“娘可还记得君玉?”

    孟母笑了起来:“君玉?我怎么不知道没听你说过1oo回也有99回。对了在进京之前我一些世家的女眷们聚了一次。所有女眷无不对君玉交口称赞尤其是汪均的母亲和祖母她们都将君玉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他祖母还遗憾地说君玉救过汪均的命若汪均是女孩子的话一定要他以身相许想方设法招了君玉做孙女婿。她们都羡慕我儿子有如此一个朋友听说江南不少有女儿的豪门大族争相打听他有没有成家想给他提亲呢……呵呵当时我心里还隐隐有点不开心怎么这君玉竟然比我的儿子还好么?只可惜君玉到江南时我不在家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你这个据说是神仙一般的朋友……元敬什么时候邀请他来家里做客吧让我瞧瞧……”

    孟元敬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君玉她比你听来的那些传闻更好。娘你若见了她一定会十分喜欢她的。”

    “你就是为了去见他?”

    “对。”

    “娘你可听过‘兰茜思’这个人?”

    孟母十分讶异地看着儿子:“你怎么会问起这个?”

    “兰茜思和舅舅、舅母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孟母不悦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怎么会知道兰茜思的?”

    “兰茜思就是君玉的母亲。”

    孟母面色大变这些年来她和弟弟、弟媳之间从来不曾提起过“兰茜思”这个名字。二十几年下来她几乎都要将这个名字忘记了没想到儿子今天却问了起来。更没想到兰茜思的儿子却正是自己儿子最要好的朋友。

    “舅舅和舅母可是做过一些对不起兰茜思的事情?”

    孟母叹息了一声:“你舅舅都已经去世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舅舅他这些年来一直郁郁寡欢跟舅母的关系也不好这也是他那么早就去世的主要原因吧?”

    孟母想起逝世不久的弟弟长叹一声:“你舅母家世、人品、相貌样样都好真不明白你舅舅为什么会一直耿耿于怀……”

    “那兰茜思呢?兰茜思不好么?”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兰茜思。一个女孩子不在闺阁安分守己、刺绣工织、恪尽妇道却一天到晚争强好胜、打打杀杀甚至于想当什么武林盟主在江湖上搅得天翻地覆。怎不令人憎恨?”

    “兰茜思是个孤儿可能是因为从小无人管教十分野性自出道以来就十分嚣张。我们家里是传统的世家但是后来人丁不旺只得我和你舅舅姐弟两个。你舅舅幼从名师剑法十分高明因此家里对他期望甚高。也许是孽缘际会你舅舅一认识兰茜思就很喜欢她两个人情投意合连家里百般阻止都无可奈何。”

    “有一次你外公亲自出面告诫兰茜思要她别再兴风作浪也不许再缠着你舅舅被兰茜思断然拒绝。你外公本想教训她一下没想到兰茜思却傲然说自己从来不与和自己相差太远的人较量。你外公原本也大有威名经此一气大病一场。可你舅舅不怪兰茜思无礼反倒责怪家里不该那么对待兰茜思干脆离家出走了。

    “就在我们都深感绝望的时候兰茜思却不知为何和你舅舅决裂无论你舅舅怎么请求都不肯回心转意。得知你舅舅要娶你舅母的时候全家人都欣喜若狂。只是谁也想不到你舅舅婚后会是这般境况……哎。”

    “兰茜思其实是个很矛盾的人虽然我只见过她两次也不太喜欢她但有时想起却又有点佩服她那绝世的武功和渊博的知识她的言行举止、她那样神采飞扬的笑脸总之她是那种你只要见过一次就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人。哎几十年来我还从来没有在任何其他女子身上见到过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我见你舅舅那般郁郁寡欢的样子又不由得恨她当年为什么会抛弃你舅舅……”

    孟母叹道:“兰茜思如此无情远远不及你舅母温存体贴真不知你舅舅生前到底是怎么想的……”

    孟元敬想起“寒景园”里“情魔”讲述的那个关于兰茜思和舅舅、舅母之间恩怨的长长的故事只觉得此刻面上都还有些火辣辣的不禁大声道:“这倒不一定。”

    孟母狐疑地道:“长辈之间的恩怨你知道些什么?”

    孟元敬摇摇头舅舅已经去世兰茜思更早已过世加上石岚妮姐妹的入宫只剩下舅母孤零零一人度日现在再提这些又有何意义?

    便不和母亲提起“情魔”的那个故事只是道:“那些过去的事情我也不问了。”

    孟母道:“真想不到君玉就是兰茜思的儿子。不过听汪均的祖母将他夸得那般天上有地下无我倒真有点不服气想必是因为他救过汪均所以夸大其辞也有可能。这天下再好之人又怎会比我儿子还好?。”

    “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君玉更好的人了娘你一定要喜欢君玉你非喜欢君玉不可。”

    孟母笑了起来:“元敬君玉到底有什么魔力人人都说好?你看你这样子倒不像是要我喜欢你的朋友而是要我喜欢你中意的女孩子似的。”

    “若君玉是女孩子呢?”

    孟母笑着看着儿子忽然瞪眼道:“元敬你那个做大元帅的朋友怎会是个女孩子?”

    孟元敬强笑着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才道:“当然——不是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