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败露(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6月上旬周以达和林宝山、卢凌两路军汇合依计在外大草原和赤金族大军两次交手真穆帖尔见大军逼近不战而退率领余部连夜撤逃已经逃到了千里之外的边境地带。

    西北军俘获赤金族一重要部落大小头领、家属、子女、族人3ooo余人而其他普通被俘的士兵等更达万人。塔里木一带的赤金族逃兵则被耿克和张原率领的大军全歼。

    在即将回拔的营帐里将士们清点着大量战利品无不欢喜。

    林宝山、周以达和卢凌等人正在禀报情况君玉思索间忽然听得远远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她仔细听了听似乎是大笑声又似乎是欢呼叫好声。不知怎的这笑声、呼声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君玉和众人一起走了出去。

    一里远处成千上万的军士正围着一个大坑射箭、填土君玉走到近处忽见一少年的头在土里挣扎着脖子上还插着一支箭然后飞快地又是一箭射来君玉飞身接住了那支箭……

    似乎有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即将要爆炸开来君玉厉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原本已经陷入疯狂情绪的兵将们忽然安静下来君玉的目光掠过一张张已经被战争扭曲得完全走样的面孔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和厌恶之意。

    为的监军笑道:“我们准备将这三千多重要俘虏全部坑杀。剩下的那群也懒得押送就地解决算了……”

    “谁允许你们这样做的?”

    监军愣了一下他作为钦派的要员从来没被人如此疾言厉色过而且解决战后事宜比如战俘之类的正是本朝监军的职责所在。他面上老大挂不住:“赤金族大军十分残暴这些年每攻下一城稍遇抵抗就会全城屠杀我朝百姓无不恨之入骨。将这三千俘虏就地坑杀以牙还牙不是正好么?。”

    “那几百名赤金族的重要人物当交朝廷付。但是这三千多人中有一千多妇孺、老弱怎能就地坑杀?”

    监军笑道:“元帅此言差矣。斩草务必除根谁叫他们是赤金族人只怕风吹又生放虎归山。为振民心和军心我还准备将那一万多人全部坑杀。”

    君玉冷然道:“无论他们是什么人军心、民心也不是如此振奋法。监军不必多言。在下自有主张。”

    监军碰了老大一个钉子冷冷一笑:“我有权行驶自己的权力……”

    “我不管你有什么权力也不能如此灭绝人性。”

    众兵将第一次看见他们百战百胜、温文尔雅的统帅面上露出如此的狂怒监军本想辩驳张了张嘴却立刻噤声。

    “立刻清点剩下的俘虏除了重要头领和职业军人外其余妇孺、老弱、平民立刻就地释放此事由周将军和卢凌亲自负责任何人不得干预……”她扫了眼监军的满脸愠色目光像刀锋一般掠过一众兵将:“任何人不得拦截、追击释放的俘虏若有违者犹如此箭……”她手一放开“啪”的一声那支箭折为两截扔在地上。

    监军冷哼一声悻悻然地走开去。

    大军返回西宁府已经是六月下旬。

    第二天傍晚忽报夏奥来访。

    君玉迎出却见夏奥拖了铁棒深施一礼:“应赤巴之命来邀请君元帅参加我寺的‘雪域节’。”

    君玉接过圣宫那种特制的请柬每年7月初的“雪域节”是圣宫的最重大节日之一。和那些纯粹的宗教节日不同“雪域节”并不仅限于宗教活动还有各大民间团体的歌舞、戏剧表演更允许普通民众进园参观所以某种程度上“雪域节”比他们的新年还更闹热。

    见君玉欣然答应夏奥高兴地拖了铁棒先行告辞了。

    君玉算算时间距离“雪域节”还有九天便将军中事宜吩咐了林宝山、周以达、卢凌等人第二天自己只身上路了。

    一路慢行君玉第一次静下心来欣赏着这片极其神秘的土地上的美丽风光。四天后的傍晚她来到了南迦巴瓦山脚下的那座面南背北的山谷。

    此时正是盛夏天气放眼望去山谷里那座熟悉的小木屋早已不是白雪皑皑四周零散的一丛一丛的矮灌木郁郁葱葱而木屋外面的大片空地上一些草已经开始枯黄而另外一些却依旧葱绿。其间杂生着各种野花一片荆棘的累累果实散出一阵阵莫名的幽香。

    一阵悠扬的琴声回荡在蓝天白云之间。

    其时夕阳在天木屋前的草地上抚琴的人麻衣如雪、俊逸出尘。

    一曲终了君玉才慢慢走了过去。

    抚琴的人抬起头来看着那满面微笑的少年走近轻声道:“君玉我知道你会来的。”

    君玉点了点头在他身边坐下:“拓桑等了很久了吧。”

    拓桑的眉梢眼角全是欢喜之意远远地两只鸟儿从灌木丛里掠起扑棱着飞上天空。

    下弦月慢慢地爬上头顶。远处的雪山散出清冷的光芒而这片绿草茵茵的草地上盛夏的夜风却有着无比的凉爽之意。

    君玉轻抚琴弦弹起一很古老的曲子低柔的旋律从山谷的清幽而来无比纯净。

    拓桑躺在茵茵的草地上望着头顶的天空唱起一歌来: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天空中洁白的仙鹤

    请将你的双翅借我

    我不往远处去飞

    只到这里就回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

    歌乐声里两人在眼神的相会处无声微笑而那在山谷回荡的歌声是这样静静的夜晚次第开放的玫瑰。

    细细的弯月慢慢下沉山谷里歌声的回响也渐渐散去。

    拓桑轻轻抓住身边那只温暖的手像抓住一场睁开眼睛就会醒来的梦。这样静谧的时刻心里也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悲从中来。

    “君玉。”

    “嗯。”

    君玉静静地望着头顶这片跟外界完全不同的神秘的天空轻轻应了一声。

    “君玉。”

    “嗯。我在这里。”

    “君玉。”那只紧握的手是那么用力:“我希望我不是什么‘博克多’。”

    “我也很厌恶战争。厌恶战场。以前每次大战、得胜都会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我却越来越讨厌这种血淋淋的博杀。尤其是那种灭绝人性的你坑杀我我坑杀你。”

    “君玉。”拓桑的声音和紧握的手一样迫切:“如果我们不在这个地方如果我们不是我们……”

    君玉凝视着这双热切的目光凝视着那一丝一闪而过的悲伤之意:“可是我们一直在这里。我们还是我们自己。”

    “是啊我们还是我们自己。”

    拓桑眼里一片涩然紧紧抓住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场梦而已。

    “君玉你相信奇迹么?”

    “不。”君玉微笑着看着那双慢慢黯淡下去的目光忽然用力握了握那只掌心变得有点冰凉的手:“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已经有点儿相信了而且我更相信努力。”

    那柔和的指尖传来的力量如此温暖拓桑原本黯淡的眼睛倏地闪耀出喜悦的光芒:“君玉我也相信。”

    时光流水一样地跑日夜瞬息更替南迦巴瓦的风光依旧如浓得化不开来的绝色。

    拓桑举着采集的一大把花儿笑着跑了过来:“君玉。”

    君玉接过花看着拓桑满脸的笑容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现阳光普照下的一切比夜色中朦胧的现实世界更为莫测。

    她道:“你该上路了。”

    拓桑伸出的手僵了一下:“是啊我该上路了。”

    君玉笑了:“‘雪域节’见。”

    拓桑点了点头心情似乎轻松了一点儿:“好的‘雪域节’见。”

    ps:感谢各位阅读、推荐、留言。呵呵今天晚上还有一章更新8点更新欢迎阅读————7-25月斜影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