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对拓桑的提醒或者警告

对拓桑的提醒或者警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人骑了马一路慢行到得中午也已经离开驻地大臣府邸好几十里了。

    远远望去最顶端依旧是一望无际的皑皑的雪山左侧的褐色山脉下是一条巨大拱形的冰瀑而右侧则是半垂直的山峰山顶是褐色裸露的沙粒石块而半坡上则是各种各样延伸的常绿阔叶林木。

    在这样泼墨山水般的画图里有一根经幡悄然耸立无风自动与周围的一切和谐共存构成了一道更加独特的风景线。

    在山脚下一片小黄花密密盛开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

    孟元敬叹道:“一山连四季十里不同天说的就是这里吧。”

    君玉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四季的景色分布在同一个区域点了点头道:“我每次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看到的景色都不相同。”

    两人寻了一个地方坐了马悄然吃着草恣意游走偶尔长嘶一声就会惊起不少飞鸟走兽。

    孟元敬看着延伸得老远的大片小黄花漫不经心地道:“君玉你和圣宫的喇嘛们佷熟么?”

    “是啊他们帮过我好几次大忙。”“那拓桑在蜀中见了两面真没想到他竟然是圣宫的‘博克多’。”

    “对啊人生中总是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情。”

    “那些喇嘛们一入空门再无世俗之念而‘博克多’更是需要常年修炼与世隔绝我们能和拓桑认识也算是缘分啊。”

    “是啊他们一入空门就注定红尘弃绝了。”

    孟元敬看她笑语盈盈眼里却闪过一丝黯然心里那股针扎般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心底。

    孟元敬清晰地记起两人成年后重逢的第一面尽管是在十分危急的情况下两人却都是那样地欣喜若狂;然后君玉第一次到自己家里自己那晚是何等地面红心跳失态之极。再后来两人蜀中同行虽多波折但是“手挥五弦”的默契是那般地世上无双。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君玉是注定的相逢一经相逢就已亲密无间。

    可是也许早在“寒景园”自己眼睁睁看着君玉差点丧生于情魔的魔音下无力自拔的时候——就已经慢慢地将这种亲密无间的缘分过度挥霍了。

    等到醒悟一切是否都已经来不及了?

    一行不知名的五彩的鸟儿低低地在小黄花丛中飞过煞是好看。

    君玉指了那群鸟儿道:“元敬你看……”

    却不见回答向孟元敬看去只见他呆呆地望着远方十分黯然神伤的样子不禁大了点声音:“元敬想什么呢?”

    孟元敬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道:“我害怕如果我回了京城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孟元敬如此直白的目光君玉如何还能视而不见心里不由得暗自心惊。

    孟元敬不同于朱渝对于朱渝她只需少见面多提防自信不会有什么大的危害;可是孟元敬则不同孟元敬是她少时最重要的朋友她并不希望两人之间因为一些无谓的猜疑和隔阂毁了多年的友谊。现在见孟元敬又是如此模样心里一紧生怕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会生。

    微风吹动远处高高的经幡出轻轻的呜呜之声孟元敬记起拓桑“博克多”的身份那是一种尊贵更是永远无法解开的枷锁。他心里忽然多了几分希望神情也逐渐轻松了起来。再看此间风景更觉从未有过的清爽怡人。

    “君玉你还见过多少这样的桃花源?”

    君玉见他换了话题心里总算松了口气笑道:“这些年我到过不少地方虽然美景都各有特色但真要美到这种特别程度的却是少见。”

    孟元敬叹道:“正是。在这种地方呆过之后就更令人厌恶朝中诸事了。”

    “可是你才刚刚开始呢。”

    “很久以来我都期待着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可是真到了这一天真做到了尚书也没有现有什么了不起。”

    远处的冰瀑雪白无声君玉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她倒真和孟元敬完全有同感。

    和驻地大臣已经交换了祝福所有的礼节都已经完成。拓桑和一众长老坐在观光台上欣赏着热闹的戏剧表演。

    自成年掌教后拓桑已经不怎么喜欢看戏了以往的“雪域节”他往往只是在第一天履行了“博克多”的礼节后就会去处理教中的其他事务可是今年他却每一天都准时来而且要直到戏剧完全结束时才离开。

    他一次又一次地往那熟悉的位置看去那位置总是空空如也。

    秦小楼早已告诉他君玉陪孟元敬看风景今天不会来了可是拓桑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不经意张望有时闭上眼睛再睁开她似乎就满面微笑地坐在那里。

    但是他又有点儿高兴她不在这里。

    因为她那个青梅竹马的朋友那愤怒的目光实在太过明显毫无掩饰。显然孟元敬早已怀疑了君玉的真实身份。

    他曾在蜀中见过孟元敬两次也见识过孟元敬和君玉双剑合壁的威力与默契。

    忽然现自己如此默契的伙伴是个女孩子孟元敬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对对方深有情意在“摸顶祈福”这样的时刻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怎会那般愤怒和痛苦?。

    拓桑自然不知道君玉在朝中被密折毁谤一事。但是见孟元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看望朋友”拓桑也知道必然是生了一些事情。

    如果君玉的身份突然被揭穿将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呢?

    自己到底可以为她作些什么?

    拓桑心里涌起一股深深的担忧戏台上的喧哗益嘈杂他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短短几天长似几年。

    已经是“雪域节”的最后一天了。

    早上拓桑和一众僧人准时来到了“哲西林卡”园林。

    不经意地望去那熟悉的位置上少年的满面微笑如初升的朝阳。目光瞬间交汇拓桑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狂喜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放眼看戏台忽然觉得戏台上那些花花绿绿的人儿、千姿百态的脸谱竟是这般生动有趣却又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她和她那双剑合壁的朋友坐在一起两人和观戏的人群一样时而欢笑、时而叫好有时又窃窃私语几句。

    拓桑一直沉静地盯着戏台绝不再往少年的方向看一眼。尽管他光明正大见她的借口即将结束;尽管离别在即——

    可是如果会危害到她如果会损及她的名誉哪怕咫尺天涯也只好陌路相向。

    夕阳已经开始下沉“哲西林卡”的人群如潮水一般退去。

    君玉和孟元敬向一众教徒辞行。

    孟元敬盯着拓桑那双完全入定般的目光这一刻那目光里再也没有了热切更没有了光华。在夕阳的余晖里他袈裟簇新的模样倒真有了“博克多”的神圣和庄严。

    这样冷静的神态比他热切看着君玉的样子更让孟元敬震动心里那种愤怒和痛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孟元敬朗声道:“肩负着这片土地上所有教众的信仰和期望的神圣‘博克多’下官有礼了。”

    这是提醒还是警告?

    拓桑淡淡微笑按照惯常的礼仪向他回礼。

    君玉和赤巴、夏奥等辞别完毕回头秦小楼也已经和“博克多”交换了礼节一众教徒已经撑开伞盖簇拥着他们的“博克多”离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