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两骑快马连夜赶路。

    三天后已经路过南迦巴瓦。

    孟元敬看着这座绝美的山峰和群山环绕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不禁道:“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君玉笑了笑没有回答。

    那座熟悉的小木屋就在山谷里那片“云中的天堂”就在山谷的背面。那里有诸神点燃的桑烟、洁净清芬的白云;那里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桃源。

    悬崖绝壁竖在心里如果没有曾经同行的人此生此世又怎还会有攀登那山峰的勇气。

    孟元敬看那猿猴止步、飞鸟绝迹的悬崖峭壁:“君玉你攀登过这山峰么?若是站在山顶望下看那风景肯定是想象不出的美吧?我们要不要去试试自己的轻功有没有退步?”

    君玉笑了:“你的假期快结束得加快往回赶呢。我们再不能停留了。”

    孟元敬叹息一声再也无语两骑快马又在山路上飞奔起来。

    赶回西宁府已经是晚上。

    两人刚一回到帅府卢凌已经迎了上来看样子已经等得十分焦虑了:“元帅朝廷已经下了两道圣旨和一面金牌催你进京你看。”

    君玉接过一看是要自己火进京领赏述职的。

    卢凌又道:“监军半月之前已经和传旨的公公一起上路回京了。你不在军中他要林将军等人和他一起先上路林将军等都拒绝了说要等你回来一起进京。”

    君玉点了点头。

    孟元敬忽道:“我早前在汤震军中时曾见过监军此人气量十分狭隘加之出身‘千机门’惯用各种卑鄙招数。边疆帅臣提起此人无不皱眉很多时候都尽量避免和他生冲突。有一次一个总兵正是因为和他意见不合被他拿了些莫须有的证据上奏结果被处死。你这次因为俘虏事件和他生冲突只恐他先回朝中挟私报复。”

    “千机门”的特务隶属皇帝一人只对皇帝一人负责因此他们的话语在皇帝心中自然颇有份量。

    君玉沉思片刻道:“那也只好由得他了。”

    孟元敬想了想站起身来:“君玉就此告辞。我要上路了。”

    君玉知他必定是担心自己想尽快回去做一些安排不由得叹道:“已经深夜又何必急在一时。他要怎么样就由得他去好了。”

    孟元敬虽早已知道她有退却之意但是总不能就此挂冠远遁事情总要有个交代。此次进京述职已是在所难免。

    如果在这个时刻让人密奏一本要安然隐退更是难上加难。

    他也不再多说立刻出门侍卫已经将他的马牵来。他飞身上马:“君玉你先安排好再启程我们京中再见。”

    然后也不等君玉回答身影已经随着马蹄声消失在黑夜里。

    张原、林宝山、周以达、耿克、白如晖等将领得知君玉回来第二天一早全部聚集到了帅府。

    众人坐定林宝山道:“元帅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今天安排好一切明日即可启程。”

    周以达、张原等人从未进京从军以来初露锋芒如今军功在手不免对朝廷的期望甚高一个个均十分激动和紧张。

    君玉心中暗叹这群追随自己的热血男儿凭借战功期待封妻荫子自然无可厚非。怕只怕“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会议散去林宝山却留了下来低声道:“元帅这次监军先回朝中此人十分卑鄙只恐对元帅不利。”

    众人中林宝山年龄最大到西北军中之前又为朱丞相嫡系久经官场倾轧十分了解那些“莫须有”罪名的威力是以此次进京绝不似周以达等不知情者般激动和期待。

    君玉道:“多谢林将军提醒。”

    她自入主西北军以来林宝山最初虽然有些阳奉阴违但是经历几次战役以后已从不在背后捣鬼到得后来甚至开始全力以赴征战疆场完全无愧于他将军的名号了。她知林宝山为朱丞相嫡系现见他不但不肯提前跟监军上路更私下提醒自己也不由得由衷感谢。

    尽管大小将领无不心情激动也早早休息准备明日出进京。

    君玉也早早安寝却大睁着眼睛毫无睡意。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奇怪而熟悉的声音。

    君玉立刻起身悄然出了帅府循那声音而去。

    黑暗中那人影决不回头却深知背后有人来到。

    两人奔出七八里远才在一棵孤零零的树下停下脚步。下弦月孤零零地就在头顶野旷天低君玉看身边这双焦虑的眼睛忽然轻笑了起来:“拓桑为什么我们总像亡命天涯的样子?”

    拓桑也笑了起来不过笑容却很快消失了满是担忧地道:“君玉是不是生什么事情了?”君玉将那密折事件和明日进京的安排简单给他讲了一下。

    君玉坦然道:“我心里也没什么底且走一步算一步就是了。”

    君玉看看远方的天空皇帝连下两道圣旨又追加一枚金牌召令此次自己回京要想再轻易离开全身而退自然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情。

    拓桑从未经历过复杂的争斗和权谋见君玉如此自己却完全束手无策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抬起头来:“君玉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你就只身离开吧。”

    君玉看他那灼灼的目光和坚定的语气忽然觉得热血沸腾心里充满了力量。

    她轻声道:“拓桑你可别悄悄跟到京城啊。那样对你的处境实在太危险了。如果辞官不行我一定会出来的你要相信我只身离开的本领还是有的。”

    她看拓桑还是担忧不已的样子笑道:“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万一我出来却见不到你岂不是会很绝望?”

    拓桑点了点头。

    回到京城已是黄昏十分。

    林宝山等在京城有家眷的将领各自回家而张原、周以达等初次进京的一众将领则一并前往朝廷指定的府邸。

    君玉正要随了众人一起前去卢凌忽然低声道:“寨主你不回帅府么?”

    卢凌、耿克等人私下里仍旧维持着在凤凰寨的称呼一直叫君玉“寨主”的。

    君玉这才记起自己在京城还有座“帅府”不禁失笑就带了几名卫士往帅府而去。

    门口的卫兵佷陌生见了这几人一身戎装道:“你们找谁?”

    “元帅回府立刻开门。”

    卫兵们大惊立刻开门。

    随后一个十分夸张的声音娇嗲嗲地响起:“相公你回来啦。”

    君玉吓了一跳两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跑了过来一左一右拉住了她其中那圆脸的女子满面娇嗔地瞪着他:“古人都知道糟糠之妻不下堂你可好富贵了居然把我们抛在脑后莫非是空置了这帅府要另攀千金小姐?”

    君玉忍不住笑了起来:“曼青、非嫣你们怎么来了?”

    这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竟然是赵曼青和莫非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