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殿对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哼只听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我们若不来这帅府的女主人不知该是谁了。”曼青佷夸张地娇嗔莫非嫣也一脸娇羞抱怨的模样。

    君玉知这二人必有古怪也乐得配合左拥右抱将这二人揽了十分暧昧地低了头:“我在军中没有一天不想念二位的。”

    闻声赶来的老管家立刻行礼。

    曼青完全是一副“夫人”派头的样子:“你立刻叫厨房准备宴席为元帅接风。”

    管家见元帅揽了二位美女这般亲热模样不禁暧昧地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心想元帅在军中如此之久当兵三年母猪也看作貂禅何况是他这二位如此美丽的夫人便知趣地立刻告退了。

    三人簇拥着来到卧室莫非嫣立刻关上了厚厚的房门。

    宽大的卧室锦被红绣完全是一派富丽堂皇繁花似锦温柔乡君玉军中多年从未见过这等阵势她见二人嘻笑不已自己便在床上坐了:“你二人有什么古怪现在可以说了吧?”

    赵曼青不再嬉皮笑脸的了低声道:“那群‘千机门’的特务好生厉害已悄悄到帅府探视过几次了。”

    君玉点点头:“他们早已离开了。”

    她刚进帅府就听得一阵细微逃离的脚步声想必正是“千机门”的特务见她回来赶紧离开了。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较为沉静的莫非嫣道:“我们已经来了快半个月了。西北军大胜的消息传到凤凰寨后弄影先生也赶了回来只叫我们两人即刻来帅府。”

    原来弄影公子设计的火炮刚刚成功尚未送到军中真穆帖尔已经远撤他便立即回到寨中吩咐赵曼青、莫非嫣二人以君玉“未婚妻”的身份赶到帅府来。

    这二人来了帅府自称是元帅“未婚妻”而且持有君玉信物加上赵曼青是何等伶俐之人应对之间从容自如。管家哪里敢怠慢立刻将二人请进府邸。赵曼青一入帅府立刻拿出了“夫人”派头收拾整理短短日子便将这大院打理得井井有条。

    君玉大喜此次进京她最为担忧的尚不是监军的挟私报复而是那道揭露自己身份的密折。如今有曼青、非嫣两“夫人”在此正是最好的挡箭牌。

    莫非嫣有点担忧地道:“弄影先生安排我们如此却又没有多讲明原因莫非有人怀疑你的身份?”

    赵曼青一向乐观此时也有点害怕:“公子这行不行啊?”

    君玉不希望她俩担忧笑道:“如今我有两位夫人在谁敢再怀疑我?哈哈。”

    二人见她不以为意的样子都放心了不少。

    莫非嫣又道:“对了昨天你那朋友孟大人来过府邸见了我们似乎十分高兴的样子。”

    君玉暗思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

    金銮殿外众臣等候早朝。

    孟元敬一见君玉立刻喜不自禁地迎了上来高声:“君元帅太不够意思了帅府藏了如此两位美女也不知会一声几时请喝喜酒?”

    君玉知他用意拱手笑道:“快了快了到时怎么也少不了孟大人那杯的。”

    众官员立刻过来和君玉恭贺人群中君玉见到朱渝那惊喜中又带了点揶揄的笑容想起他在青海湖边碎玉的样子也不便和他打招呼就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金銮殿上。

    文武百官分立两旁。

    皇帝端坐龙椅扫视众臣目光落在那一身戎装的少年身上。

    自从那道密折之后皇帝口中虽说并不疑心但是心中的猜疑却日甚一日。西北军大捷后他连下两道圣旨和一面金牌催促君玉赴京连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希望尽快弄清楚他到底是男是女之故。尽管有监军的弹劾但是在强烈怀疑君玉女子的身份下那些所谓的“功高震主”和“居功自傲”就再不成其猜忌的理由。

    可是台下那神仙般的少年却是如此英姿翩翩儒雅温文尽管一身戎装那神情风度、举手抬足间的彬彬有礼较之王孙公子也丝毫不差又怎会为女子所扮得来?。

    皇帝定了定神翻了翻手里的奏折:“这奏折上先锋突进是卢凌、耿克、白如晖等之功;冲锋陷阵、斩敌马上是林宝山、周以达之功;而运筹帷幄、战略部署则是张原之功;最后粮草后勤是监军之功——这西北平定莫非就没有君卿家自己的功劳?”

    “并非谦虚西北平定乃是全体将士尤其是那些壮烈牺牲的同袍的功劳臣实不敢居功。”

    皇帝笑道:“西北平定君卿家自然是最大功臣。不过朕倒是收到两封奏折第一份是军中监军所奏……”

    这时公公已经尖着嗓子念起了奏折奏折中有君玉的三项罪行:其一是滥用职权私放战俘;其二是身为帅臣和圣宫的外事官僧赤巴和夏奥等过从甚密有结党营私嫌疑;其三则是骄矜**带女子进军中荒淫鬼混。竟然指的是舒真真那次送粮草到军中在帅府和君玉秉烛夜谈的那件事情。

    如今回想起来舒真真倒真是在自己那里过了一夜所谓“荒淫鬼混”云云倒也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

    前两项弹劾都可大可小第三项弹劾倒让君玉一阵窃喜只是心中暗道一声惭愧:“舒姐姐这下可败坏你名声了。”

    皇帝又道:“这第二封奏折嘛已经是一封旧折了早前有人弹劾你是女子你不在朝中无法为自己辩解如今却是怎说?……”

    君玉抬起头来镇定自若道:“莫非皇上也有所疑心?皇上看臣似女子么?”

    这双眼睛毫无慌乱坚毅沉着完全是一双职业军人的目光怎会是女子的眼神。

    皇帝心里不禁凉了半截却笑道:“朕还寻思若君元帅果真为巾帼不但无过而是大大有功更是一段千古佳话啊哈哈……”

    一文臣出班来:“军中哪有女子做统帅的君元帅身份可疑皇上……”

    周以达、张原等人原本一腔热情进京没想到封赏尚未提及他们的主帅先已有了几宗大罪其中最怪异莫名的居然有人置疑他们敬为天人的主帅是“女扮男装”。

    二人哪里忍耐得住也顾不得其他立刻从列尾站出大声为君玉辩护。

    林宝山等人久经官场对于前面一封奏折罗织的罪名倒习以为常可是对于后一封奏折的内容却深感骇异不禁抬头看了君玉好几眼。

    而那些早已怀疑君玉是女子的官员也不禁各自交换眼色。

    御前带刀侍卫汪均见了君玉十分开心却苦无机会招呼现见她又被弹劾旧事重提正想出列皇帝摆了摆手心道若君玉真是女子那监军奏折上的几项弹劾自然是不用再提。可是君玉却坚不肯认西北军主力将领又全体为她辩白相持之下实在难以做出判断。

    一名朱丞相的嫡系大臣正欲出班再议朱渝已经先行出班道:“皇上君元帅作风不正私带女子进入军中长此以往边疆帅臣竞相效仿又怎能保证战斗力?若还对他加以封赏怎能服众?”

    皇帝微唏朱丞相本就排挤君玉、孟元敬等如今朱渝借机小题大做得也太明显了一点吧。

    他见君玉飞快扫了朱渝一眼面露一丝怨恨之意心里不免对朱渝更加不以为然。

    君玉低了头心里却从未有过地深深感激朱渝的这番“落井下石”。因为他已经完全改变了话题将弹劾的重心转移到了自己“贪花好色”上去了。

    一个有“贪花好色”毛病的元帅又怎会是个女子?果然那些原本怀疑君玉是女子的目光立刻改变了不少。那名欲出班的大臣也呆在原地再也不便出列。

    朱丞相原本老神在在地站在最前列此刻却恨不得背过身给儿子几耳光。

    他深知朝堂揭穿君玉的女子身份比监军那三项弹劾重要得多。如今孟元敬入主兵部他的两个表妹又正是得宠;而君玉在整个北方边境一呼百应如若揭穿君玉身份再不济至少君玉也不能继续掌握兵权。

    皇帝见朱渝出奏心里早有不满如何肯在这个时候自断左右臂膀也顾不得再深究君玉到底是男是女笑道:“那封旧折早有君元帅的诸位同窗为其作证就此作罢不得再议。而监军奏折里面的三项弹劾朕也已衡量这放战俘一事嘛正是君元帅仁德显我天朝上国乃仁义之师;和圣宫的来往朕也已查明君元帅和驻地大臣秦小楼是同窗都是秦小楼所邀。至于第三项……”皇帝大笑起来:“人不风流枉少年君元帅如此品貌女孩子们纵使香车宝马追着扔鲜花瓜果朕看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所以暇不掩瑜过不抵功……诸位爱卿还有什么意见?”

    “皇上臣有话说……”孟元敬苦着脸站了出来:“在座诸位谁又不是三妻四妾?男子逢场作戏也是平常之事而且在西北那种苦寒地军中生涯枯燥得有时令人几欲狂。此次西北平定君元帅纵有过也该功过相抵还请皇上三思……”

    君玉看孟元敬那样子不由得低着头也苦着脸却几乎要笑出声来心道孟元敬这般老实之人原来也如此会做戏。

    皇帝挥手阻止了众人的争论:“为正军纪本次西北大捷君卿家算是功过相抵暂且在京中听候安排。但念其战功特赏赐西域来的几名美姬……林宝山、周以达、张原等上前听封……”

    不少大臣暗自摇头西北军大捷主帅居然只得几名美姬作为封赏。而抵消他功劳的居然是“贪花好色”这个十分轻微的甚至在他们看来根本算不上罪过的罪过。

    ps:我半夜来更新一张嘻嘻大家米想到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