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殿对质(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和孟元敬飞对视一眼两人暗自会心一笑心中均松了口气。忽然接触到朱渝的目光朱渝悄然转动了一下眼珠又恢复成了那种冷淡的神情。

    君玉本想朝堂辞官可是这种情况下权衡轻重自然无法开口只好权且退下再做打算。

    退朝后。

    一出大殿一些官员过来和君、孟二人打招呼朱系大员却少有招呼者随了朱丞相而去。朱渝走在最后面忽回过头看君玉一眼。君玉冲他点了点头朱渝快步离去了。

    两人出得宫门走出一大段路程方才停下相对无言好一会儿才长吸了一口气。

    君玉叹道:“总算暂且过了一关。”

    孟元敬道:“我刚回京时立刻被召见虽然有我和汪均力证但是皇帝依旧十分疑心你的身份正是如此他才不在意监军的三项弹劾否则单那项边疆帅臣和圣宫‘结党营私’的指证就会成为你的一大罪证。皇帝必不肯就此罢休。听他的语气西北军权又不肯交由其他将领手中因为他太不放心。君玉只怕你要辞官实在不是容易之事。”

    君玉想起“暂留京中听候安排”这样的旨意知道皇帝必然还会有诸多借口只道:“无论如何我总要尽快离开京城才好。”

    和孟元敬告辞后君玉去朝廷临时指定的府邸见卢凌等人。众人各有封赏正在喜庆忽见君玉不禁都为她感到不忿。君玉却是浑身轻松越多封赏越难脱身高官厚禄就如紧箍咒一般越想脱身越是脱不了身。

    回到帅府已经是黄昏十分只见赵曼青和莫非嫣正指挥仆人在接收一大批东西。

    君玉一看好家伙一箱一箱的黄金珠玉、锦缎绫罗摆满走廊而赵曼青正端着一大斛珍珠似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在她身后8名环肥燕瘦的美女袅娜分立两旁其中还有两名深目、高鼻的异族美女。

    莫非嫣一见君玉立刻上前道:“相公你可回来了传旨的公公刚走说是皇上赏赐这多东西可怎生安排?”

    君玉暗暗叫苦却笑道:“先收起来吧。”

    赵曼青捧着那斛珍珠又看看那几名美女眼珠子转动怒道:“哼相公这也收起来么?”

    莫非嫣也是一脸嗔容冷笑道:“相公好艳福莫非是嫌弃妾身年老色衰了?”

    君玉听房顶风声知道至少有两名“千机门”的特务在暗中便揽了二人十分暧昧地笑道:“皇上赏赐无可奈何我今后多多陪你二人便是了。”

    再说皇帝退朝回到内殿。

    远远地一阵婉转妩媚的琴音传来却正是从石岚妮姐妹居住的“昭阳宫”而来。宫中争斗虽然激烈但是姐妹俩有方格格这位母亲坐镇幕后指挥倒也应付自如。加上表哥升任兵部尚书表哥的好友君玉又是兵马大元帅是以在一众妃嫔之中姐妹俩的地位无形之间一日日更加稳固。自孟元敬任兵部尚书后以及西北大捷的消息传到宫里就连向来嫉恨她们姐妹“妖媚惑君”的皇后也很少来找她们的麻烦了。

    皇帝走了过去石岚妮姐妹赶紧行礼。

    石虹妮十分娇悄活泼深得皇帝宠爱见皇帝脸上有不决之色便娇声道:“皇上可有什么烦心之事?”

    皇帝从不将朝堂之事讲与后宫更严禁她们私下参与谈论此刻却道:“有人密奏君元帅是女扮男装两位爱妃如何看法?”

    自那密折之事后皇帝虽然严禁朝臣议论但是宫廷是非地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秘密。石岚妮姐妹早已得知此事日前更得表哥密信。此刻石岚妮却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何人如此胡说八道?君元帅和臣妾的表哥是总角之交君元帅更两次搭救臣妾他是铮铮男儿无疑怎会是女子?”

    石虹妮也笑了起来:“君元帅在江南一露面不知倾倒了多少名门闺秀怎会有人如此污蔑于他?天下哪个女子会有这般战功这般武艺?”

    皇帝但见君玉所有故识之人无论男女均力证他是男子又加上朱渝、朱苏杰二人弹劾他“贪花好色由来已久”尽管心里越来越好奇但也不能继续追问下去。

    皇帝远去石岚妮摒退左右亲自关上了房门。

    石虹妮轻声道:“姐你说君公子会不会真的是女孩子?”

    石岚妮低声叱道:“你可别胡说表哥和他认识那么多年怎会不知道他是男是女?表哥的密信里说有人嫉恨他战功赫赫想打击于他才有此谣言。”

    石虹妮轻声道:“这皇宫的三千美人我们也见识了何曾有一人及得上母亲一半的容貌?我原以为母亲的相貌绝对是天下第一了可是这君公子虽然是男人但相貌却比我们的母亲更胜一筹人家怀疑他是女子也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吧?”

    “虹妮别人可以怀疑我们却绝不能怀疑。”石岚妮叹息一声:“这后宫如战场母亲再厉害也已经年老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如今表哥和君公子都是我们最大的靠山。”

    “可是看样子皇上十分怀疑啊。”

    石岚妮冷笑一声:“男人都是这样拼命追逐色相有了三宫六院仍不餍足。君公子那般品貌他自然巴不得人家是女子。只可惜表哥都信誓旦旦地保证君公子是男子又怎会假得了?”

    她看看妹妹冷然道:“君公子深得皇上器重又有那么大战功人人都知道我们和他的关系只要他站在那里别人总要忌惮几分。那些妃嫔巴不得他倒下去好看我们姐妹无依无靠呢。”

    石虹妮点了点头姐妹俩相对沉默了一会儿娇嗔活泼如石虹妮也觉这鲜花若锦、烈火烹油的极度尊贵地有了一丝微微的寒意。

    第二天上午君玉正在书房静坐忽听得赵曼青低声道:“相公有客来访。”

    君玉出得门来赵曼青已不见了人影。

    君玉来到客厅很快老管家已经带着二人走了进来:“元帅汪大人来访。”

    君玉一看却正是皇帝和汪均二人微服而来。

    她立刻摒退所有人等。

    皇帝看了看这布置得焕然一新的帅府客厅笑道:“可比朕上次来像样多了。”

    “都是臣两位未婚妻的功劳。”

    “哈哈卿家好艳福未婚妻都还有两位。”

    皇帝细看对面的少年。此刻这百战百胜的元帅已非惯常所见的一身戎装着一件非常简单的蓝色长袍峨冠博带举手投足如魏晋名士。这一身便装完全抵消了她的英武之气看上去只觉梦中也不敢想象天下竟然会有这般的温文清雅、林下风致。

    正失神之际却听得外面一阵尖利的吵嚷之声。

    “相公……”

    “相公……你倒要说个清楚到底谁大谁小……”

    吵嚷之间两个满头珠翠、姿容艳丽的女子一前一后地冲了进来。前面的女子头稍微有点儿散乱哭哭啼啼后面的女子也一脸酸妒之相冷笑着道:“正好妾身今天也得要相公一个交代这样没名没份的日子我也受够了……”

    管家缩在门口嗫嚅道:“小人阻止不住二位夫人……”

    披头散的女子正是赵曼青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先父临终前把妾身托付给你你倒好富贵了也推三推四久久不肯成亲今天莫姐姐明天舒姐姐这个姐姐那个姐姐还嫌不够又弄来一大堆闲花野草甚至异族女子你个没良心的……”

    莫非嫣也委屈啼哭正要开口君玉站起身来怒道:“吵嚷什么?快出去也不怕客人笑话。”

    两人不敢再开口恨恨地哭哭啼啼地拉扯而去。

    皇帝看着二人的背影半晌才叹道:“‘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地心茫然’就是说的君卿家这二位姐姐妹妹吧?”

    君玉苦着脸:“臣治家不严还请皇上恕罪。”

    皇帝大笑起来:“最难消受美人恩啊不过君卿家似乎对‘姐姐’情有独钟啊。”

    君玉也笑了眨眨眼睛:“姐姐有姐姐的好处啊更温柔体贴。”

    自收到那封密奏君玉女子身份的折子后皇帝口中虽不疑心却暗地派出了“千机门”的人四处查探君玉的身份。那个疑似兰茜思生前隐居的小镇朱府的人都没查到任何消息千机门自然更是毫无所获。不过在凤凰寨却查到君玉不仅有一位未婚妻正是以前老寨主的女儿赵曼青;而且还有一位跟随君玉多年的患难女子莫非嫣。

    莫非嫣年长君玉几岁加上此次监军的奏折中又将舒真真形容成了“三十几岁的妖娆妇人”是以皇帝才有“对姐姐情有独钟一说。”

    “以前朕有心将九公主许配于你还以为是你故意推脱现在才知道是家有‘河东狮’啊!哈哈。”

    君玉正色道:“臣的二位糟糠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是一位受她父亲临终所托一位又是臣落魄时的患难与共臣本就为她们谁大谁小大伤脑筋是以迟迟不敢成亲怎敢再高攀公主?”

    汪均笑道:“没想到公子在战场上百战百胜治理起妻妾来却如此束手无策。”

    “是啊改天倒要向汪兄讨教讨教。”

    原本满腹疑心的皇帝再看那哭笑不得完全是一幅“惧内”模样的少年虽然依旧清雅绝伦可是那样名士风范的举止言行又怎会是女子行为?他心里虽然有点失望却也释然不少:“人不风流枉少年只要拿出你战场上的气魄再多几房妻妾也不怕她们不乖乖和睦相处。”

    “臣十分汗颜让皇上见笑了。”

    君玉看皇帝再无疑色便道:“皇上臣有一事奏请。”

    “尽管开口就是。”

    “如今西北平定暂无战事又蒙皇上金币厚赐臣常年在外无暇顾及妻妾想趁此机会解甲归田歌舞生平享几年清福还望皇上恩准。”

    “君卿家如此年少有为又何必妄生激流勇退之念?本次西北大捷卿家劳苦功高封王拜相原也不足却只得金帛赏赐卿家可是责怪朕刻薄寡恩、猜忌功臣?”

    “万万不敢。”君玉微笑道:“实不相瞒臣也有私心臣有好几个心仪的‘姐姐’、‘妹妹’但是常年征战从未好好享受过温柔乡现在北方边境总算暂安臣想寻个清闲美景之地好好享受皇上的赏赐无忧无虑作个土财东还请皇上恕罪。”

    皇帝看她好几眼似乎在斟酌她这话的真伪过了一会儿才笑道:“如此也好朕就准你一年假期要娶多少妻妾也足够时间了吧?。”

    君玉心中一喜有这一年时间很多事情都足可以改变了便道:“多谢皇上。”

    汪均大喜:“公子成亲汪某定要来叨扰几杯喜酒。”

    “一定一定。”

    君玉亲将皇帝和汪均二人送出大门外回到内屋赵曼青、莫非嫣早已等在里面。

    赵曼青道:“相公情况如何?那二人又是什么官儿?”

    “是皇帝和汪均。”

    莫非嫣吓了一跳:“皇帝来探真假虚实的?”

    君玉点了点头。

    二人十分慌乱:“如今如何是好?”

    君玉笑了起来低声道:“幸得二位夫人先前那翻争风吃醋。不久后我们就可以启程回凤凰寨了。”

    赵曼青喜道:“你辞官成功了?。”

    君玉想了想才道:“也算是吧。”

    ps:今天老规矩还会更新几章:)欢迎阅读呵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