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京(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三天后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君玉已经跟西北军众将领交代了一切要事众人均以为她是告假一年以后自会继续入主西北军中所以都并不伤感。

    君玉告辞离去卢凌和耿克二人跟了出来。

    君玉停下脚步笑道:“如今你二人就好生留在朝中听候命令吧。”

    “寨主……”卢凌和耿克交换了一下眼色齐声道:“周以达等人已经留下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再留下我们已经决定一起随寨主回去。”

    白如晖在战争刚结束后就直接返回了凤凰寨和东方迥一起维持着凤凰寨的交易网络和情报系统。

    卢凌道:“因为战争凤凰寨的交易损失不少我们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寨中日子更适合我们所以决定追随寨主回寨继续经商请寨主允许。”

    君玉点点头:“那好明日就一起上路吧。”

    傍晚十分赵曼青又检查了一遍行礼再看看诺大的帅府忽然叹了口气:“相公我们明天就走么?”

    “对明天一早就上路。”

    三人来到卧室关好房门君玉微笑着看看赵曼青和莫非嫣笑了起来:“莫非二位夫人还对此恋恋不舍?”

    莫非嫣看了她一眼才道:“如今你官也辞了今后做何打算?”

    君玉道:“我想创办一间书院也不知现在条件成不成熟等先回了凤凰寨再说。”

    赵曼青沉不住气终于开口道:“我看你那朋友孟元敬对你挺好的你总要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一下。”

    “怎么考虑?公告天下我是女子然后嫁给他?”

    君玉笑了起来:“这倒奇了人人都知道君公子有了两位夫人自己某一天却成了别人的夫人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莫非嫣也沉不住气了:“你别老是说笑这事你最好认真合计一下。孟元敬和你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品行端正长得也帅我看最是合适不过……”

    君玉摇摇头大笑:“二位夫人就不用为我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

    丞相府。

    朱丞相随手抓住一只杯子几乎砸在了儿子的脸上:“畜生你是不是疯了?”

    朱渝的母亲、朱刚母子都坐在一侧大气也不敢出。

    朱渝一把接过那只杯子懒洋洋地道:“我清醒着呢。”

    朱丞相头上青筋暴跳:“你叫我如何向河阳王交代?郡主到底哪一点不好你要如此对她?”

    “她好不好我不知道可是她占错了位子。”

    朱刚嗫嚅道:“大哥你竟然连郡主都敢休?”

    朱渝的母亲惊得战战兢兢:“渝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不是疯了?”

    朱渝却一副十分轻松的模样转身就要往外走。

    “畜生你到底要疯到什么地步?我告诉你你可以滚郡主不能休。”

    “那我滚好了。”

    朱渝的母亲大急哭了起来:“渝儿你到底怎么了?”

    朱丞相怒喝一声:“出去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

    朱渝母亲和朱刚母子不敢抗命惶恐不安地走了出去。朱渝依旧站在门边还是神态自若的样子。

    “畜生你过来……”

    朱渝摇了摇头:“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朱丞相恨声道:“你以为这样君玉就会看上你?”

    “如果不这样她更不会看上我。”朱渝笑了起来:“我是孤注一掷拼死一搏是你激我的你忘记了?”

    “畜生……”

    朱渝狂笑着大步走了出去。

    ※※※※※※※※※※※※※※※※※※※※※※※※

    太阳方才升到头顶一行人马已经离开京城五十里开外了。

    前面是一片小小的树林秋日的阳光照耀在几棵红色的枫树上枫叶红灿灿的很是悦目。

    一声马嘶树林里一匹马慢慢走了出来马上的人白衣如旧、玉佩不再。

    众人讶异地看着他君玉对卢凌道:“你们先在前面等我。”

    卢凌、耿克立即带了莫非嫣等先行离开。

    朱渝看着对面高坐马上的少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洒在她的脸上似乎给她脸上涂抹了一层不可方物的光芒。

    此时君玉的目光正看过来朱渝接触到她的目光不知怎地忽然觉得耳边有细微花开的声音头顶的阳光都不由得黯淡了下去他心里狂跳脑海里一片空白。就如他第一次在千思书院见到那雪地上微笑的少年时刻。

    君玉微笑:“谢谢你朱渝。”

    朱渝回过神来:“怎么君公子要举家潜逃了?”

    “暂且离开告假一年而已。”

    “这官样话对皇帝说说可以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君玉点了点头:“原也瞒不住你的。”

    这张面孔就要消失!这张面孔马上就要消失!朱渝的心一直往下沉想伸出手却没有勇气;想抓住什么却总是徒劳。

    “你打算去哪里?”

    “天涯海角总有去处。”

    “你一路上要多加小心如果能不回凤凰寨尽量不要回凤凰寨。”

    君玉沉默了一下:“我知道。多谢!”

    朱渝心里如擂鼓敲动却久久地开不了口。他知道这已经是唯一的时机了若再不开口只怕永生都开不了口。

    君玉见他那十分奇怪的样子早已心生警惕却平静地道:“多谢你来送我告辞了你今后多保重。”

    眼看君玉就要打马离去朱渝沉声道:“君玉我有话跟你说。”

    君玉摇摇头:“朱渝你回去吧。”

    朱渝盯着她:“我至少算得上是你的朋友吧?”

    君玉点点头:“很早以来我就把你当作朋友了。”

    “可是你连听我说完一句话的耐心都没有?”

    朱渝脸上那种从未见过的伤感、炽热和绝望交织的可怕的表情实在令人心里不安君玉沉默了一下:“朱渝你回去吧。”

    “君玉。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

    “君玉。我喜欢你。”

    “朱渝请注意你的身份。”

    “我已经写下休书。不几日河阳王就会来接她回去。”

    “你的私事不用告诉我。”

    那毫不犹豫的目光太过坚定所有的期望化为针刺。心里像灌满了铅块每一块都牵扯得生生地疼朱渝冷笑一声:“这世上唯有拓桑才可与你同行?”

    君玉暗自叹息:拓桑又是拓桑!这跟拓桑有什么关系?

    朱渝大声道:“他是‘博克多’。他绝不能与你同行。”

    君玉也大声道:“没有人能够和我同行我也不想和任何人同行。”

    “君玉你永远是这么不留余地。”

    “因为没有余地可留。”

    君玉想起他碎玉的样子不想再继续争论这个话题平静了一下心情微笑道:“告辞了朱渝你多保重。”

    马鞭一扬“小帅”飞奔而去。

    君玉的背影已经远去朱渝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无边的绝望笼罩在他心底几乎让他再也不能顺利呼吸。

    拓桑!拓桑!这世界上能不能没有拓桑这样一个人?

    ※※※※※※※※※※※※※※※※※※※※※※※※

    晚秋的晨风吹在脸上寒意萧萧。

    此地距离凤凰城已经不过两百里许。

    君玉停下马来:“卢凌你负责将众人安全送回凤凰寨。”

    卢凌领命。

    赵曼青急道:“公子你呢?”

    “我还有一点事情不得不处理。等事情完成我会回到凤凰寨看你们的。”

    莫非嫣看着君玉自从离开京城后她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刻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不禁道:“公子让卢凌和耿克陪你去吧。我和曼青可以自己回去。”

    卢凌和耿克立刻道:“寨主我们和你一起去吧。”

    君玉笑笑:“不用你们先回去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众人望着她齐声道:“你一路上要多保重。”

    君玉点点头:“我知道。你们也要保重。”

    ※※※※※※※※※※※※※※※※※※※※※※※※

    皇帝在御书房里披阅奏章。

    在高高的奏折堆里有一封奏折特别厚。他立刻将这封厚厚的奏折抽了出来展开越往下看脸色越是巨变。

    侍立一旁的公公见状道:“皇上这是拉汗教的使者送来的正等你召见呢。”

    “立刻传拉汗教的使者。”

    孟元敬匆忙来到宫门口忽见朱渝也匆匆从另一个方向赶来不禁大为意外。

    “朱渝你有何事?”

    朱渝冷冷地道:“皇帝召见不知何事你又有何事?”

    孟元敬更为吃惊:“我也被召见不知何事。”

    两人刚到御书房门口只听得一声暴喝:“赶快传下金牌传令兵马大元帅君玉即刻取消假期回京听命。”

    一侍卫道:“君元帅等人已经启程一个月了只怕已经回到凤凰城了怎么还追得上?”

    “立刻追到凤凰寨一面金牌不够就下两面两面不够就下三面、四面直到追回来为止。”

    “遵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