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桑的恶作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万籁俱寂烛光摇曳拓桑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站起身迅进入了卧室旁边的修炼密室。

    巨大的石板已经落下将这间空阔的密室和外界完全隔绝。

    密室有两个部分拓桑进了里面那一间点燃了一只蜡烛。

    烛光下躺在地上的君玉依旧双目紧闭可是气息却已均匀了许多。

    拓桑拿了一个出莹润光泽的珠子放在她口中扶起她将双掌抵在她背心运起功来。

    慢慢的君玉脸上有了一丝潮红一口血腥气直往喉头上涌。多年的征战、几次的重伤长久的奔波劳碌和永别的悲楚曾经坚韧的生命也渐渐如经霜的黄花。此次的雪崩好在小帅踏空之前她已经反应过来凭了内力稳住下坠的身形虽然没有受什么伤损只是被窒息了一段时间可是就如最后的一片羽毛也终于将骆驼压倒了。

    又过得一会儿君玉吐出几口黑色的淤血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蜡烛已经燃尽拓桑却没有动轻轻抱住了她低声在她耳边道:“君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黑暗中那柔情似水的声音让人恍若梦中而真正梦中的冰天雪地却已经远去。君玉握着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低声轻笑道:“好多了!”

    面前的珠子出非常悦目的温润的光芒君玉拿起看了看:“拓桑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佛珠。用它可以吸尽你身上的寒气和一些未清除的余毒。你这些年受过几次重伤又未能得到很好的休养身上余毒和寒气都很重如果不能尽快清除干净对你的身体会有很大的损伤……”

    她看着那颗十分奇特的珠子在那样温暖的拥抱里抬起头来声音有些惊惶:“佛珠?这是哪里?”

    “这是我修炼的密室。你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君玉想起自己的母亲盛年早逝也许正是她早年受的几次重伤始终未能痊愈的缘故吧。

    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

    “博克多”的寝宫只有一个女人可以进入那就是“博克多”的母亲。“博克多”修炼的密室则是母亲都不许进出。而拓桑的母亲早已逝世!

    “君玉你在担心什么?”

    “如果被人现你会……”

    “这是我为期一个月的闭关时间没有人会现的……”拓桑看了一眼那吸毒的佛珠:“君玉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了我一定要看到你完全康复看到你平安离开否则我终生都不能安心……”

    他紧紧抱住怀里的人儿在心底默默的长叹一声:此后就算漫漫深宫密室终老又有何妨?

    “在你昏迷时朱渝也在你身边看样子是他救了你啊。”

    君玉忽然记起雪崩时那声撕心裂肺的呐喊正是朱渝的声音不禁立刻道:“朱渝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受伤?”

    “他被雪压得窒息了一段时间胸口积压了淤血此外还有一些外伤不过并无大碍我已经给他服用了一些疗伤的药丸将他送到了驻地大臣的府邸自然会有人照顾他的你放心吧。”

    君玉松了口气想起朱渝那声呐喊心里十分难受却也十分意外朱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在朝中任有要职怎敢私自动身来到如此遥远的地方?

    她心里越来越不安却道:“对了你赶上换袍节没有?”

    拓桑沉默了一下:“没有。”

    “那你出关后怎生向他们交代啊?”

    “出关后再说吧。君玉你不用担心我我自会有办法的。”

    君玉也沉默了好一会儿一阵倦意袭来眼皮耷拉着她又睡着了。

    密室里也分辨不出白昼和黑夜的交替。

    君玉再次睁开眼来除了佛珠那淡淡的光芒密室里依旧一片黑暗。

    她坐在一块厚厚的羊皮褥子上旁边还放着一些清水、干果和干粮也不知拓桑是从哪里找来这些东西的。

    “博克多”闭关期间少饮不食这些都是为她准备的。

    她的双眼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黑暗她看了一眼身边的拓桑拓桑正以一个十分古怪的姿势坐着双眼微闭似乎早已完全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她也学了拓桑的样子打坐起来很快心境就完全平复下来。

    拓桑的心里像藏了一把火在熊熊燃烧他悄悄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君玉。他跟君玉不一样他从小就在这样黑暗的密室里长大在这样的微光里也能将君玉面上细微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君玉正静静盘坐那姿态、神情完全如老僧入定一般脸上有种淡淡的圣洁的表情。

    他记起君玉第一次在铁马寺参加讲经大会时也是看一眼就能完全如老僧一般做出那种十分标准的打坐动作听一遍就能完整地和那些教众一起大声念整本的经文这也是赤巴和夏奥特别崇拜她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夏奥更是坚定地认为她的前世一定和圣宫有极大的渊源否则那些需要不知多少年才能背诵的繁复经文她怎能看一遍就能背出来?

    他自己当然知道君玉并非是和佛门有什么重大渊源而是天下间真有那种过目不忘、举一反三的人。他现在修炼的是密宗里面最复杂的一项定心术姿势十分古怪如果没有多年的修炼经历是很难做到的可是君玉居然完全做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看上去简直就如修为很深的老僧一般。

    真是个聪明的人儿!

    他心里忽然第一次涌起恶作剧的念头他伸出右手轻轻在君玉眼前晃了几晃君玉的眼睛依然闭着他的手几乎快触摸到她的长长的睫毛了她依然闭着双眼呼吸均匀。

    拓桑凝视着那样淡淡的圣洁的表情微微一笑心里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如果每次睁开眼睛她就这样在身边此生又还敢奢求什么?

    她在哪里天堂就在那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