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博克多秘密里的女子

博克多秘密里的女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驻地大臣府邸。

    朱渝从床上一跃而起嘶声道:“君玉君玉在哪里?”

    负责伺候他的两名仆人吓了一大跳立刻上前拉住了他:“朱大人你醒了?”

    朱渝看看这陌生的房间面前是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哪里有丝毫君玉的踪影?他心里更加害怕却也完全清醒过来不再嘶喊只是大声道:“这是哪里?”

    “哈哈……”一个人大笑着走了进来正是秦小楼:“你这小子真那么痛恨君玉?梦中都是这样的语调叫他的名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在相思心仪的女子呢。”

    “你开什么玩笑?”朱渝怒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小楼面色一沉:“昨天深夜巡夜的侍卫现你被放在府邸的门口我正想问你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

    朱渝无心回答他的问题急道:“他们知道是谁送我到这里的么?”

    “不知道他们看见你时就你一个人躺在门口。”

    秦小楼还想问些什么朱渝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多谢就此告辞。”

    秦小楼知道他率“千机门”此行前来是负有重要任务他们都是以驻地大臣的协理官员身份来此名义上虽然是他的下属事实上他丝毫也没有干涉的权力。“千机门”的人众一旦沾染上身稍有不测就会令你身败名裂或者是家破人亡秦小楼见他们不主动提及来此的缘由自己虽然也已经料到几分却乐得避开始终不主动开口只是好吃好喝地招待着。

    秦小楼早知道朱渝正是这伙人的领但朱渝刚一到这片土地上就单独行动来了一个多月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朱渝打照面。两人虽然谈不上友好但是在秦小楼眼中朱渝这位幼时同窗自然和“千机门”众人大不一样秦小楼热心道:“你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尽管说一声。”

    朱渝冷冷道:“用得着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秦小楼一直和孟元敬、君玉等人友好深知朱渝的少爷脾气也不以为意心想:“这小子永远都是这副样子。现在又不知被谁暗算了一道难怪摆出这样的脸色。”

    朱渝出去转了一个时辰回来时心里已经有了底拓桑居然没有出席此次的换服大典就称病匆忙提前闭关中间一定大有蹊跷。

    此时君玉生死不明他虽然几乎可以肯定跟拓桑有关但是现在拓桑正在闭关期间他即使奉旨前来也绝不敢贸然去打搅“博克多”的修炼。

    和君玉在一起似乎还是眨眼之前的事情可现在人却凭空消失了朱渝心里毫无头绪益焦躁起来。

    他从来没有比现在这样更痛恨拓桑如果自己当时就那样死去了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可是这该死的拓桑偏偏要多事返回来干什么?

    如果他带走了君玉自己莫非就这样终生也见不到她了?

    他忽然又想到:万一带走君玉的不是拓桑她不是生死难料?

    这个念头更加让他坐立不安君玉她到底在哪里?

    “朱大人。”

    一个完全是当地人装束的壮汉匆匆进来正是“千机门”的副统领张瑶星。

    “有什么消息?”

    “据‘博克多’的一名出行侍从透露‘博克多’在换袍节前外出了8天换袍节那天称病闭关其实是没有能够赶回来圣宫无法交代所以赤巴谎称他重病……”

    “他现在到底回来没有?”

    “据确切消息他已经回来正式闭关了……”

    “还有没有其他消息?”

    “没有更多消息了。我们的内应是一名出行侍从按照他的身份只能知道这么多了。完全了解‘博克多’在宫里的情况的必须是两名起居贴身侍从才行。”

    “你们想办法找到起居侍从……”

    “我们早就试过了没有用起居侍从对‘博克多’绝对忠诚。僧人并非寻常人本来就难以收买或者威胁对这两人更是没有办法。”

    朱渝冷哼一声。

    张瑶星道:“朱大人离开这么久有没有什么线索?”

    朱渝摇了摇头。

    张瑶星又道:“真是奇怪我们虽然查出那‘博克多’外出几次却怎么也跟踪不到他的形迹而且密探这么久也没有查出他和任何一个女子来往莫非那‘博克多’并非是为了某个女子而是在与一些神秘势力接洽?”

    朱渝在心里冷笑一声:“拓桑是何等本领你们这些蠢猪怎么跟踪得了他?”但是面上却道:“再查下去丝毫也不能放松。”

    张瑶星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张瑶星离开后朱渝在屋子里来回踱着圈子他虽然不知拓桑到底有没有在密室里“闭关”但是拓桑跟君玉在一起却是无疑的。按照君玉当时的情况拓桑怎会弃了她独自袖手“闭关”?

    他心里忽然有了个奇怪的念头:那两人莫非躲在密室里?

    “博克多”的密室连“博克多”的母亲都不能进入。

    他骇然摇摇头想摇掉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却越想越觉得可能哪里还呆得下去?立刻往驻地大臣府邸而来。

    秦小楼听了他的提议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骇异道:“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想闯‘博克多’闭关的密室?别说你就连皇帝本人亲自前来也万万不敢擅闯。‘博克多’的地位何等尊贵你真若如此那百万教众即使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会和你拼命到底的……”

    朱渝噎住他倒不在乎和不和那些教众拼命到底而是忽然想到若闯进去君玉真在里面该怎么办?

    如果不揭穿她的女子身份单就休假期间的兵马大元帅出现在博克多的密室这条大罪也完全能够坐实她“结党营私”的罪名;

    而一旦揭穿她的女子身份她也完全就身败名裂了。

    “你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擅闯‘博克多’密室?你们此行到底想干什么?”

    “查证‘博克多’不守清规的罪证。”

    秦小楼怒道:“难道那密室里还会藏有什么女子不成?你们‘千机门’的想象力和栽赃本领也实在太离谱了点吧?”

    朱渝没有回答。

    尽管心里早已隐隐猜知秦小楼还是勃然变色上一任的驻地大臣就是因为“千机门”调查事件未果被诬了一个协助不力的罪名最后被贬斥调离。

    他道:“千机门不是早已出动过一次了么?结果查到了什么?现在你们又从哪里听来空穴来风到此兴风作浪?”

    第一次“千机门”出动已经惹得圣宫上下大为不满秦小楼上任后多方努力才和他们搞好关系现在又面临巨大风波心里自然不悦。

    “你们又查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查到。”

    朱渝道:“皇帝叫我们有必要的时候找你协助我看你对那‘博克多’倒是相信得很啊。”

    秦小楼怒道:“现在正是非常时刻赤金族笼络了拉汗教对圣宫的打击已经越来越严重除了大规模的刺杀和争端外更是到朝廷密告妄图无中生有。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圣宫对西北军多方援助他们正是要另外扶持己方信任的傀儡让圣宫最终和赤金族结盟你们此行正是大肆破坏给对方机会啊……”

    “君玉和圣宫的关系很好?”

    秦小楼冷笑一声:“当然君玉先后救过夏奥的性命解除铁马寺大难营救博克多于危机之中他们把他当天神一般看待所以从不参战的他们才会在去年西北军中相继爆瘟疫和粮草断绝的大难时为西北军多方奔走……这些他们并不是为君玉私人做的而是为整个西北军做的。朝廷的军饷迟迟到不了正是因为他们的援助才击溃了真穆贴尔难道这也成了罪证?怎么你那丞相父亲不会又给君玉安一个什么‘结党营私’的罪名吧?”

    他盯着朱渝:“我真不明白君玉如此人物怎会惹得你从小到大那般讨厌他?”

    “嘿嘿我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从小就十分讨厌她秦大人你待如何?又为她抱不平了?”

    “你两人的恩怨我也无意过问不过我奉劝你千万别有那愚蠢的想法想去擅闯什么‘博克多’密室。现任‘博克多’十分受教众拥戴我从来没有觉得他有什么行为不妥之处……”

    “那他何故缺席换袍节?”朱渝截口打断了他。

    秦小楼一怔他也一直在忧虑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才道:“赤巴说‘博克多’重病提前闭关这又有什么可疑的?”

    朱渝大笑起来:“秦小楼你不觉得这个借口很牵强么?当然你如此崇拜那‘博克多’你自己肯定是觉得合情合理的了?”

    “‘博克多’出关后会自行交代的……”

    “嘿我倒要看看他如何交代。”

    然后朱渝也不等秦小楼回答就大笑着远去了。

    ps:今天还有更新:)呵呵各位周一愉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