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拓桑密室里的女子(1)

拓桑密室里的女子(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拓桑刚刚完成了那套最为复杂的定心术的最后修炼慢慢睁开眼睛来虽然密室里面寂静无声他却清楚的知道此刻外面快要接近黎明了又将开始风雪交加的一天。

    他看看君玉君玉还没醒来脸上的神情非常平静还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睡得极为香甜的样子。

    他凝视着那样安宁的笑脸她虽然是躺在宽大舒适的羊皮褥子上而睡觉的姿势却是那种绝对标准的军人神态就连睡梦中也丝毫不敢松懈。

    他更深刻的体会到她从少时开始就生活得何等的艰苦。因为长期在军中为了防止身份泄漏她每一刻都要小心翼翼许多年后就养成了这般如苦修的僧人一样几乎算得上是一种极端严苛的生活方式。

    而这种坚韧如磐石般的性格下面却一直是那样宁静而温暖的笑脸。

    心里的怜惜之意更强烈起来几乎满满地要冲出胸腔。他不由得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她的温暖的脸庞。

    感受着那双手的热度君玉轻轻睁开了眼睛然后坐了起来微笑道:“拓桑早上好。”

    拓桑能够清楚每一个睁开眼睛的时刻是黎明还是黄昏那是因为他从小习以为常;而君玉却也能够在每一个醒来的时候都清楚那是早上拓桑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于是他也道:“早上好君玉。”

    君玉见他几乎有十来天的时间都保持着同样一种极端古怪的姿势丝毫也不动无时无刻她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那般模样现见他终于睁开眼睛来立刻问道:“你最近修炼的是什么功夫?怎么那么古怪?”

    “这是密宗一门失传已久的定心术我只知道一些断章残篇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修炼成功。”

    “你在寒景园里为我疗伤时功力大大受损现在恢复了多少?”

    拓桑笑了:“我自开始修炼这定心术以来只觉得全身的功力已经大大恢复甚至比以前还强君玉你要不要学?”

    君玉眨了眨眼睛:“好的你教我我们就在这密室里躲一辈子。”

    拓桑道:“如果真能够躲一辈子那才真是我此生最大的梦想。”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拓桑伸出手抱住了她:“时间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君玉笑着点了点头靠在拓桑怀里真的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这一刻她就不再是职业军人那般僵硬呆板的睡姿了而是小孩子一样蜷缩在拓桑怀里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深心里什么也不想从未有过的无忧无虑。

    拓桑看她的睫毛有时轻轻颤动一下知道她并未睡着便贴了她那温暖的脸也觉得从未有过的无忧无虑只觉得时间走到这一刻已经完全停止了。

    许久许久拓桑听得一个轻柔之极的声音:“拓桑这是你闭关的第二十五天了吧?”

    如一声惊雷响在头顶。

    拓桑沉默着。

    “我该离开了。拓桑。”

    “君玉。”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知道。你走吧。”

    拓桑的一只脚在第二间修炼密室的第二块石板上以一种十分古怪的姿势转动了三下。很快那石板裂开现出一条秘道来。

    这是“博克多”的修炼密室通往外界的惟一秘道原是为了防止不测时预备的只有历代“博克多”和“博克多”的一名起居贴身喇嘛才知道。

    君玉看了看那秘道知道拓桑带自己进入这密室肯定也是通过它的。

    她看了看拓桑大步走了出去拓桑跟在她身后两人出了密室拓桑又用了一个更加古怪的姿势踏在那石板上身后石板完全合拢。

    一股冷风席卷着雪花吹在面上君玉这才看清楚这条秘道的外面是一片山坡外面茫茫一片也分不清楚究竟身在何处。

    “君玉我送你一程。”

    “你还有五天就要结束闭关了不能再外出了。”

    “我一定会在出关之前赶回来的我总要送你一程。”

    君玉心里如一团乱麻。她生平不曾这般藕断丝连明知这样的不理智会让两人陷入绝境却又越来越难以自控就如一个深陷沙漠即将焦渴而死的旅人明知那金樽里装满的是毒药也心甘情愿的饮鸩止渴了。那热切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君玉……”

    君玉点了点头忽然轻轻笑了起来:“好的拓桑如果真有地狱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

    拓桑狂喜地拉住了她的手两人一起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向远方飞奔而去。

    芭蕉镇是距离圣宫一百余里的一个热闹的小镇。

    这里是著名的茶马商旅要塞为各民族杂居地街上大小店铺林立是南来北往的商旅和游人落脚的天堂。每天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出没着各种身份、各怀目的、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这充满酥油、茶香味道和各种腥膻味道的古老街道上哪怕是天皇贵胄或者江洋大盗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怪异之处。

    拓桑完全是当地俗家男子的打扮头上也戴了当地男子常常带着的那种毛茸茸的厚厚的帽子。

    君玉也换了一套跟拓桑差不多的装束远远看去两人倒几乎如一对兄弟一般。

    此时冬日的夕阳虽然已经落下山去但是各种商品买卖的吆喝声依旧此起彼伏。

    前面有几个叫卖各种鲜艳金钗、头花的小摊几个极年轻的姑娘围上去挑选了好一阵然后各自拿了满意的饰品远去了。又有两个异族商旅模样的男子被吸引也上去一人挑选了一支也许是为家里等待的妻子或者情人挑选的吧。

    拓桑一直盯着那小摊上的各种饰品待暂时没有其他人上去问了他才轻轻拉了拉君玉君玉明白他的意思两人一起走了过去。

    拓桑拿起一支十分别致的碧青色的玉钗玉钗末端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珍珠他似乎十分满意的模样轻声道:“君玉你看这个可好?”

    君玉细细一看竟然有几分像在寒景园里情魔收藏的那支当年自己父亲送给母亲的青竹雕刻的头钗。

    君玉微笑着点了点头。

    拓桑从来不知道寻常的男人该怎样对待自己心爱的女子但见她那从未有过的妩媚微笑心里一酸知道自己今生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看到她真正头戴那钗是怎生模样了。

    两人继续在热闹中前行君玉紧握了那钗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用过任何女子的饰品也从来不清楚一个女子究竟该如何对待自己心爱的男子可是却也深深明白此生此世自己是决不会有头戴这玉钗的一天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