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拓桑密室里得女子(2)

拓桑密室里得女子(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色已晚两人在一个热闹小店的二楼小间里坐下很快滚烫的油茶、浓烈的青稞酒、两盘味道浓郁的羊肉、牛肉以及厚实的糌粑都已经端了上来。

    小二退去关上了门。

    君玉倒了两碗青稞酒轻声笑道:“喝吧。”

    拓桑点点头喝了一大碗青稞酒心情完全轻松了下来笑道:“君玉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啊。”

    君玉点了点头也喝一大碗。

    拓桑又倒了一碗滚烫的油茶给她她轻轻喝一口在那样热气腾腾的氤氲里心里也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楼下有一大群人正在喝酒唱歌这是一个善于歌舞的民族唱歌和喝酒一样是他们的家常便饭。各种各样的行人和商旅早已熟悉他们这种响彻云空的嘹亮歌声此刻完全感染了他们的热情纷纷和着大声唱了起来。

    如此的喧嚣嘈杂听在耳里却如天籁。

    拓桑拿起两只盘子互相敲了敲笑道:“君玉我给你唱歌儿……”

    君玉大笑摸出两块碎银抛了抛:“古人是击节而歌你是击盘而歌要用心唱哦唱好了重重有赏……哈哈……”

    拓桑笑着点点头唱起歌来: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

    这是君玉第二次听他唱这歌了。

    此刻虽然没有古琴的和弦但是他天生的那种深具民族精华的特色嗓音就更深刻地得以完全体现了出来。

    也许是那曲子太过精妙又也许是那唱歌的人太过深情这辽远的歌声竟然压住了外面的十分喧嚣和满满的嘈杂。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乱七八糟的和声全部停了下来天南海北聚集起来的人群都静静听着这样妙不可言又透出淡淡伤感的歌声在这样寒冷的夜里无不耸然动容心有戚戚。

    歌声慢慢地散去;灯火慢慢地黯去;黑夜慢慢地深去。

    酒也一杯一杯地全部喝光。

    醉醺醺的旅客在这个醉醺醺的小镇里一起睡去。

    伏在桌子上的君玉慢慢抬起头来对面的拓桑已经完全醉倒伏在桌上沉沉睡去。

    她站起身走过去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他依旧睡得极熟。

    她取下头上戴着的厚厚的帽子慢慢地从怀里摸出那支翠绿的钗十分笨拙地插在头上轻笑道:“拓桑可惜你看不见啊。”

    这一刻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离别的悲哀尽管拓桑看不见她依旧轻轻挥了挥手:“拓桑再见了再见了。”

    她走出门去很快身影消失在了小镇外面的黑夜里。

    远远的有小帅的一声长嘶它被拓桑寄存在附近一个安全的地方。那户人家的主人是个医治牲口的能手小帅的腿伤已经被治理得差不多了虽然跑起来还是有些瘸。

    君玉笑着拍了拍它的头:“老朋友辛苦你了。”

    小帅的舌头十分亲热地在她手心里蹭了一下君玉跃上马背小帅撒开四蹄得得地在黑夜里跑了起来。

    那早已“醉倒”的拓桑一直站在黑夜里目送她远去心里无喜也无悲。

    远远的夜幕下那是圣宫的方向。

    明日就是“博克多”出关的日子。

    三更十分圣宫周围一片死寂。

    拓桑快步奔向那秘道。越接近秘道心里就越紧张。

    夜色下他辨识出秘道的雪地上竟然有一行脚印。以自己和君玉的功力离开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会留下脚印的。

    他心里一沉看看四周四周依旧一片黑沉沉的死寂。而那个雪地上的秘道口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明天就是“出关”的日子一早起居侍从就会送来礼服如果见不到人不知会引起什么大乱。此时已经不容后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以那个古怪的姿势转动了雪地上的入口石板。

    拓桑跃入秘道那石板立即合上关闭拓桑再无迟疑飞快地向密室走去。

    石板合上的刹那在后面山体的阴影里一个“雪人”——雪貂斗篷屏息凝神伏在地上几乎如死过去一般。此刻他才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冰凉心也僵住嘴角边挂了一丝残酷而怨恨的笑意。

    五天前他看见二人从这里手牵了手跑出去那一刻他也是浑身冰凉完全绝望心却完全如沸腾的岩浆狂热地叫嚣着要毁灭一切淹没一切最好与天地万物都同归于尽。

    那一刻他想大声呼喊大声阻止立刻格杀可是他忽然听见那样细微的花开一般的笑声震得人心口生疼尚来不及反应那二人已经完全消失在黑夜里。

    现在终于那样熟悉的花开一样的笑声再也不在拓桑身边了这个不守清规的“博克多”终于独自回到密室了。心口的疼痛已经变成了麻木全然的绝望已经让人疯狂。

    他笑了笑站在那秘道口边出了一个简单的信号立刻“千机门”的七八名好手从几个隐藏的方向围了过来。

    拓桑在密室门口呆住。

    里面有生人的气息。

    “博克多”的静修室里居然有生人的气息。

    他点亮了一支蜡烛烛光下那块羊皮褥子上躺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那女人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熟。

    他头脑里一阵轰鸣却也很快镇定下来上前一步想摇醒那女子。可是那女子始终闭着眼睛怎么都摇不醒。

    拓桑大急也顾不得多想立刻抱了那女子往秘道方向奔去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要尽快将这女子送出去。

    快到秘道口那一直昏睡的女子似乎呢喃了一声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拓桑也顾不得拉开她用脚旋动了那道出口的机关。

    风雪扑面而来拓桑停下了脚步。

    七八支火把将这一片原本荒僻的地方照得亮如白昼。

    千机门的几名高手围了过来朱渝看了看雪地上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盯着拓桑笑了起来:“神圣的博克多你要到哪里去?”

    拓桑平视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朱大人你倒真用心了。”

    朱渝看了看他尚抱着的那名衣衫不整、满脸春意的女子此时那女子惺忪地睁开了眼睛依旧牢牢抱着拓桑的脖子。朱渝大笑:“人不风流枉少年博克多你还是想想到底该如何向佛祖交代吧……”

    “博克多……”

    即使诸天神魔一起降临赤巴的声音也不会比现在更惊恐了。

    在千机门高手的火把下赤巴和夏奥满面铁青地匆匆赶来。夏奥拖着戒律的那条长长的铁棒整个人已经完全呆住了。

    好一会儿赤巴才惊醒过来沉声道:“将这女子拿下……”

    一铁棒僧立即上前抓住了那个已经完全清醒的女子重重地将她掼在冰冷的雪地上。女子低着头跪在雪地上膝盖立刻渗出血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