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院的审判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圣宫的戒律禅院。

    四周从未有过的戒备森严。

    今天是“博克多”的出关大日紧接着就要到新年的大庆了但是一切的礼仪活动已被通知全部取消。

    所有教徒早已被吩咐按照往常的惯例自行活动他们虽然修炼日久较之常人更容易接受种种意外但是各自心里依旧有了深深的惶惑和不安。他们的“博克多”一个月前缺席“换袍节”一个月后又缺席即将到来的新年大庆再迟钝的人也知道一定会有大事生了。

    拓桑站在戒律院的上。

    赤巴、夏奥以及那名老得看不出年龄的长老等几人惶惶不安地分立在他的两边。

    众人的对面是掩饰不住满面讶异的驻地大臣秦小楼、宿卫禁军统领朱渝和千机门的副统领张瑶星。

    秦小楼怒瞪了一眼朱渝似乎在询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渝冷冷地笑着瞟了一眼拓桑:“秦大人所有的事情你可以询问博克多以佛祖的名义神圣的‘博克多’绝无撒谎的可能。”

    没有任何人回应所有人甚至都不敢正视“博克多”那平静的目光。这是圣宫历史上第一位进入“戒律院”的“博克多”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敢擅自开口“审问”博克多。

    秦小楼心里也十分不安。作为驻地大臣他万万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生更不认为自己有权力私下审问“博克多”。

    他寻思了一会儿才道:“朱大人不如……”

    朱渝笑道:“秦大人若觉得为难下官就不妨越俎代庖了。下官既是奉旨前来调查就有义务和责任将这件事情对圣宫和朝廷有所交代……”

    他盯着拓桑:“博克多你对那女子还有什么话说?”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转向了拓桑。

    拓桑的神色丝毫不变:“那女子是无辜的你们立刻放了她。”

    赤巴和夏奥交换了一下眼色。

    朱渝笑了起来:“博克多谎称重病缺席‘换袍节’又在闭关的最后一晚从秘道偷偷将一个女子送出去这女子无辜还是你无辜?你们谁相信?”

    众人哑口无言。

    那名老得看不出年纪的长老忽然朗声道:“我相信。”

    众人吃了一惊向他看去这老僧的每一条皱纹都已经如千年古树的年轮实在分不清楚他究竟已经老到了何等地步。

    长老道:“圣宫弟子众多千百年来其中难免偶尔会有些不肖之徒犯下淫戒。圣宫自有办法辨别这些不肖之徒。我‘博克多’眉清目朗、肌骨清华绝无犯戒。”

    朱渝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拍了拍手。立刻千机门的两人带上了一个女子。朱渝笑道:“博克多这个女子你认不认识?”

    目光全部聚集到了那个女子身上。

    女子呆呆地站在那里深深地低了头披头散不成*人形。秦小楼听了那长老的话心里本来已经轻松了一点儿可是见了这个女子心立即就沉下去了。这个女子虽然面色并不妖娆但一眼可以看出早非守身如玉的闺中好女。

    朱渝道:“博克多你可认识她?”

    拓桑点了点头:“但是她是无辜的你们即刻放了她!”

    “你说央金是无辜的?”朱渝笑道:“央金你抬起头看看面前这人你可认得?”

    央金终于抬起了头面无血色她看了拓桑几眼低声道:“认得。”

    “你说说他是你的什么人?”

    央金又低了头颤声道:“博克多是我的爱人所有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跟他没有关系请你们放过他……”

    她早已泣不成声跪了下去头在地上重重地磕着直磕得满头鲜血淋漓:“都是我的罪过请你们放过他吧……”

    拓桑暗自叹息了一声。

    朱渝冷冷地看他一眼:“你二人倒真是一对同命鸳鸯啊都这个地步了还互相为对方求情……”

    “你真是这样认为么朱大人?”

    拓桑平静地看他一眼朱渝忽然有点不敢正视那双目光立刻转过了头。

    长老摇摇头赤巴和夏奥都觉得此中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但是又不清楚到底古怪在哪里。赤巴厉声道:“央金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央金怯怯地低了头好一会儿才颤抖着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朵红色的花儿来。那花儿已经枯萎可是央金还如此珍藏着众人心里又是一寒显然是她的定情之物。

    “央金你说这花儿是哪里来的?”

    央金早已泪流满面:“是换袍节的前几天我和博克多在南迦巴瓦玩耍他从山崖上摘了送我的……”

    朱渝盯着拓桑:“这花可是你送‘她’的?”

    他并不说“这花是你送央金的”而是说“这花是你送‘她’的”。

    拓桑想起君玉接过小红花儿时那样别致的微笑面上也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点了点头坚定地道:“对是我送‘她’的!那些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应该受到佛祖的惩罚但是央金是无辜的请放央金一条生路!”

    朱渝丝毫也不放松:“从最初的情书到你屡次的外出都是因为‘她’?这次的闭关期间‘她’也一直在你的密室里?”

    “对所有一切都是因为‘她’!我闭关期间‘她’也和我一起在密室里。”

    一众僧人和秦小楼无不面色如土。他们早知道“博克多”在换袍节之前外出了相当一段时间正是因此来不及赶回才错过了换袍节。此间种种竟然全是为了面前的这个女子如今女子已经拿出定情的花儿“博克多”自己也亲口承认。

    更骇异莫名的是这个女子居然在“博克多”的静修室里呆了几近一个月要知道静修室是连博克多的母亲都不允许进去的。

    一名执勤的铁棒僧和一名千机门的高手一起押下了央金。

    朱渝的笑声非常疲倦:“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秦大人、赤巴总管事情就是这样了。”

    众人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拓桑看着一众教徒沉声道:“你们先出去吧朱大人稍留片刻。”

    秦小楼、张瑶星和一众僧人都看着他他还是往常一般庄严威肃丝毫不改他“博克多”的身份气度。众人不敢抗命立刻走了出去。

    所有人等都已退下空荡荡的戒律院立着两个人。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拓桑平静地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将央金送进我的密室的我也不想知道但是她是为你做事的你至少应该设法救她一命。”

    央金当众承认了和博克多的“私情”现在所有人等再无怀疑无论她是何种身份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按照圣宫的原则她已经必死无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