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杀不杀最爱的她(2)

杀不杀最爱的她(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渝的手掌已经接近君玉的天灵盖他的目光落在君玉熟睡的脸上。她永远是这般不设防她相信身边每一个人。她的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地阖住眼帘丝毫也没有察觉自己即将到来的厄运。

    “为什么你要喜欢拓桑?”

    “为什么你从来也不喜欢我?”

    “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一个可怕的声音在脑海里疯狂的呐喊、争吵:“我得不到你就要杀了你……君玉我要杀了你……”

    他的手掌几乎已经贴着她黑色丝锻一般的头了。隐约中他似乎又听到那细微花开的笑声儿时的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心底小君玉在千思书院的雪地上走来走去那样的丰姿翩然、神态若仙。小君玉的笑声如花开的声音:“君玉我叫君玉……”就在那一刻他已经深深迷上了那样的笑声此后许多年再重逢时这种“迷”变成了“恋”逐日加深直至疯狂。

    “我怎能害她?我怎能下手害她?”

    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心口一刀一刀地割着朱渝忽然大叫一声注满功力的掌心回撤一下拍在了自己胸口“哇”地喷出一口血来。

    君玉猛然惊醒跃了起来扶住了他摇摇晃晃的身子骇然道:“朱渝生什么事了?”

    朱渝一下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头埋在了她的肩上嘶声道:“君玉我喜欢你!我真希望能够永远和你在一起……”

    君玉想起雪崩时刻的那声惨呼心口的疼痛如潮水一般漫卷全身。她扶住了朱渝的身子想抽出手来为他运功疗伤可是他的双手如两道紧箍如果强行挣扎只怕会令他伤得更重。

    她叹息一声:“朱渝无论如何我们总该先治好你的伤。”

    朱渝惨然低语:“我宁愿就这样死去。”

    “可是我不愿看到你这样死去。只有活着我们才有机会继续赏花弹琴。”

    朱渝的眼睛忽然有了光华:“你是在给我希望?”

    君玉暗叹一声察觉到他的手臂松开了一点儿立刻轻轻拉开了他封了他全身几处大穴塞了几粒药丸在他口里为他运功疗伤。

    朱渝虽然口不能言却一直很清醒他知道君玉这样为自己运功疗伤非常耗费元气想阻止她却开不得口。忽而想到她不遗余力地救自己心里又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之感一时之间思绪千回百转。

    幸得这一掌没有伤及肺腑一个时辰后朱渝的脸色已经有所好转。

    君玉起身朱渝拉住了她的手:“君玉运功疗伤最是耗费元气你会后悔对我这样好的。”

    君玉温和地看着他:“何出此言?”

    “我刚才是想杀你我本就死有余辜!”

    君玉长叹一声:“你怎么会杀我!你不会杀我你永远也不会杀我。”

    朱渝惨笑道:“你不知道我曾经做过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你若知道了你就会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救我!”

    君玉一时也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好一会儿才坚定地摇摇头:“朱渝无论你曾经做过什么我永远也不会后悔今天这样对你。你对我的好比我对你的好多太多!”

    这一刻朱渝心里也辨不清楚到底是喜是悲巨大的悔恨塞在心头震得心脉欲裂又吐出一口血来。

    君玉见他心情激动、心跳快这对受了内伤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不妙的事情她想抽出手去摸摸他的脉搏刚一动朱渝立刻更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呼吸急促不能自已:“君玉不要走……”

    君玉点了点头在他身边坐下。

    朱渝紧紧抓住他的手情绪慢慢地平静了一些。他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外面的夜空逐渐地外面的天空已经有了鱼肚白黎明就要到来了。

    今天起寒景园对外开放的花期已经结束而自己再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他看着身边的人那双明亮的眼睛正温柔关切地看着自己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距离这颗心这般近几乎没有任何距离。他慢慢放开了那双手笑了起来:“君玉我想去休息一下。”

    君玉点了点头扶他到了他的房间为他盖好被子看到他闭上眼睛才转身轻轻关上了房门松了一口气。

    她来到自己的房间折腾了半宿又为朱渝疗伤她早已疲惫不堪。看看天色尚早她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坐下合上眼睛过了许久迷迷糊糊中房间的门被推开舒真真的声音响在耳边:“君玉吃饭了……”

    她睁开眼睛来笑了:“舒姐姐早。”

    “还早吗?都快中午了……”舒真真打开窗子外面晴朗的阳光一下洒满房间晃得君玉几乎睁不开眼来。

    君玉忽然想起朱渝立刻起身:“舒姐姐我先去看看朱渝。”

    舒真真正觉得奇怪这两个每天早起赏花弹琴的人怎么今天都那么晚还没露面。君玉也顾不得先给她解释立刻往朱渝房间走去。

    门虚掩着君玉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朱渝早已不知去向。

    跟上来的舒真真问道:“生什么事了君玉?”

    君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朱渝并非软弱之人前一时刻两人还在把酒言欢而后一刻居然举掌“自残”!君玉当然并不相信他口中所说“我是想杀你”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这样几乎是自毁一般的理由。

    朱渝伤得虽然并不致命却也不轻如今不辞而别也着实令君玉担心不已。

    朱渝出现在寒景园本就十分令人蹊跷而他昨晚的反常行为更是让人不安。她想起朱渝说的话“你不知道我曾经做过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心里益不安起来。

    朱渝尽管从小性格就有些偏激又有那样的父亲、兄弟可是这么多年来朱渝本人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真正大奸大恶之事如今他又怎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这样一想便宽心了一些却再也无心在蜀中游玩便对舒真真道:“舒姐姐我们明天就启程去凤凰寨吧。”

    “好的。”舒真真立刻答应下来。

    ※※※※※※※※※※※※※※※※※※※※※※※※※※※※※※※※※※※※

    孟元敬在御书房的门口停下。

    汪均匆匆从后面走来低声到:“皇上正等着你呢。”

    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皇帝正埋在一堆厚厚的奏折里这时抬起头来揉了揉眉心疲惫不堪地道:“孟卿家你说这事情怎么办?”

    孟元敬接过两份奏折一份是圣宫的赤巴总管所奏奏折内容十分强硬圣宫上下一致认为现任“博克多”是被人诬陷其间大有蹊跷要求朝廷深入调查圣宫上下还是一致拥戴现任“博克多”。而另一封则是奘汗赤拉汗教说他们已经有了新的“博克多”人选要求朝廷做出裁决。

    两份奏折的内容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情各自的目的却完全相反依圣宫如此强硬的态度来看只怕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乱。

    汪均疑惑道:“朱渝的奏折上面说得清清楚楚确实在现任博克多的密室里现了一名女子而博克多本人也亲口承认了那名女子也被处决圣宫为什么会觉得他是被诬陷的?”

    孟元敬没有回答他深知肯定是朱渝使了什么手段陷害了拓桑他虽然对拓桑十分厌恶但是想到拓桑最终落得这般身败名裂而君玉估计还不知道此事又隐隐觉得心里有点不安。

    “孟大人你怎么看?”

    他抬起头现皇帝用很奇怪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他知道皇帝早已对君玉的身份大起疑心虽然清楚拓桑被陷害却怎敢说出真相将君玉牵扯进去?只得强自道:“既然证据确凿臣看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皇帝道:“但是赤巴的奏折言之凿凿而且有圣宫戒律院的最老的长老担保博克多绝无犯戒千百年来他们自有法子辨别教中的不肖之徒如今敢这样上奏自然有相当把握如果朝廷不予理会完全驳回只怕难以服众。”

    他盯着孟元敬:“朕倒是有几分相信那博克多看上的不可能是当地那个被处决的女子他写的情诗都是用汉语写的又怎会给当地的土著女子?只怕那女子连字都不认识他写那劳什子情诗岂不是媚眼做给瞎子看?孟大人你认为呢?”

    “臣愚昧实在不敢枉自揣测。”

    “孟大人过谦了据报君元帅至今尚未返回凤凰城孟大人你是君玉最要好的朋友这几个月可有他的消息?”

    孟元敬心里一震依旧面不改色:“君玉戎马生涯多年从未好好休息过趁着假期只怕是游山玩水去了。这些日子臣也没有她的丝毫音讯。”

    皇帝冷笑一声:“君元帅千方百计辞官要离开京城也罢他总算没有出现在圣宫想来也许这博克多倒真与他无关。”

    汪均道:“拉汗教的奏折怎生处理?”

    皇帝沉思了一下:“拉汗教如今组织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如果此次朝廷不能称他们的意只怕他们立刻全体投向赤金族。如今之计最好是依他们另立‘博克多’。但是现任博克多不死要再立博克多只怕困难重重。而只要他一死拉汗教一方固然可以另推人选即使圣宫不同意也便于另寻人选……”

    皇帝道:“看来最好是立刻处死那博克多……”

    汪均道:“现在圣宫上下一片愤慨怎能公然处死博克多?”

    皇帝道:“如今之计那博克多无论如何不能死在朱渝和张瑶星押解的途中否则圣宫立刻会站到朝廷的对立面。只好另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你二人意下如何?”

    “皇上英明。”

    “孟大人现在该是你出马的时候了!”

    “皇上据传博克多武功盖世臣恐怕能力不足以……”

    皇帝打断了他的话:“朕听得你和君玉二人双剑合璧天下无敌要不要朕召回君玉协助于你?”

    孟元敬心里一沉只得道:“不用臣会自己想办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