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前夕(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是一间小小的整洁的旅店打开窗子初夏的晨风拂面而来。

    外面舒真真正在吩咐小二添上马的料草和饮水两人即将上路开始新的一天的行程。

    她走进门见君玉神情默然地站在窗户边面色十分苍白。

    “君玉昨晚睡得不好么?脸色怎么这么差?”

    君玉强笑着摇摇头好一会儿才低声道:“舒姐姐这几天我老是梦见拓桑却每次都看不清楚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她离开那天正是拓桑“出关”的前一天晚上。在此之前拓桑已经缺席了换袍节出关他该如何向教众交代?如果稍有不慎又会不会陷入险境?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她还没有怎么担心但是这几天噩梦连连心中的担忧便不由得越来越加深了。

    舒真真站在原地这是她第一次在君玉面上见到这种难以言喻的悲凉和绝望的神情虽然她早就知道君玉并非是表面上看起来一般若无其事但是看到她这种神情还是十分震撼。

    舒真真迟疑了一下:“君玉你要不要去看他一趟?”

    君玉沉默着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道:“舒姐姐我再也没有勇气去了。我只怕再见他一面就不会有离开的决心了。那样我们两个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在心底惨笑其实很早以前自己就渴望着跳进万劫的深渊又或者是干脆葬身在那样的密室里。可是终究他还是他自己还是自己就连跳下深渊的自毁也由不得二人选择。

    拓桑说“君玉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了我一定要将你完全治好”——如今自己纵使长命百岁却再也得不到他的丝毫音讯就连梦中也看不清楚他的脸了以后的漫漫岁月又怎么熬得过来?

    舒真真安慰她道:“拓桑身为博克多常居深宫有很多人保护而且他自身又那般本领怎么会有什么事情?”

    君玉的脸色稍稍轻松了一点笑道:“也许我是杞人忧天了舒姐姐今天我们得加紧赶路了。”

    心里的泪水几乎要涌出眼眶她不敢让舒真真看见也不等舒真真回答急忙转身出去牵了小帅飞身上了马背跑出去好几里才勒马停了下来。

    身后舒真真赶了上来和她勒马并肩微笑道:“君玉凤凰寨的山水很美丽吧?我真期待啊。”

    这一刻君玉真是由衷的感谢舒真真的温情她怕自己难堪就绝不追问而是主动换了话题。于是她也笑了:“是啊那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地方山水好风景好人也好舒姐姐你一定会喜欢的。”

    拓桑和夏奥都是步行朱渝、张瑶星等人骑马也只好慢吞吞的行程并不快捷这天众人方来到川陕交界处。

    朱渝看看天色已是黄昏十分前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众人即将穿越这座树林。他深知川陕大盗的厉害为防止出意外立刻下令全力戒备。

    由于前次遭受袭击千机门只剩下了包括朱渝和张瑶星在内的七人。张瑶星看看拓桑低声道:“朱大人这里经常有土匪强盗出没我们不妨等天明再上路若博克多有什么闪失……”

    朱渝笑道:“博克多会有什么闪失?你们还是先担心自己有什么闪失吧!”

    即使是上次遭到突袭时张瑶星也从来不曾见过拓桑动手也不知道朱渝此话的意思却不敢继续追问只好立刻安排上路。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树林里一片阴森森的正是夏季草已经长得十分茂盛马一塌进去行走都有些艰难。

    千机门的那五名人员座骑远不如朱渝、张瑶星等人行动更加艰难而夏奥却拖了铁棒在前面拔草开路。他们见“博克多”走在这样的杂草丛生里却完全如履平地身不染尘一个个不由得又是称奇又是佩服。

    自上路以来他们从来没有担心过拓桑会逃走即使后来拓桑去了手镣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连日奔波下来拓桑神情自若他们一个个却苦不堪言又担心时刻会出现的杀手那些杀手不仅杀拓桑也不会放过他们是以一个个惊恐不安反倒自身如囚徒一般。

    众人刚刚走到林子深处拓桑忽然平静地道:“有十四人围了上来你们自己小心一点。”

    朱渝勒马他也听出有人围拢却无法像拓桑一般说出数字。众皆讶然兵器紧紧地握在手中。马已包裹蹄子口含勒片一阵老鸦的叫声掠过草丛一低众人才隐隐听出一阵风声不一会儿一行人围了上来。朱渝在黑夜里听声辩位果然是十四人不由得对拓桑暗自佩服。

    一阵暗器破空的声音众人早有防备各自隐身。

    黑暗中响起一声低喝一声火器破空的声音周围的荒草燃烧起来树林里立刻亮如白昼紧接着刀枪剑戟四面八方向众人杀来。

    由于拓桑和夏奥都换了便装一众杀手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谁是谁立刻见人就杀。

    所有的出手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千机门的五人虽然也无不是一等一的好手奈何敌众我寡左支右绌很快已经倒下去三人。

    朱渝提了“照胆”剑光一寒身边一黑衣人立刻穿胸而过倒在地上。众黑衣人一愣却丝毫也不慌乱立刻将主力向朱渝攻来。

    身边张瑶星和剩余的两名千机门卫士已经完全陷入险境只有夏奥拖了铁棒舞得虎虎生风一时之间也无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一个黑衣人一刀向张瑶星背心砍去张瑶星避之不及眼看就要丧生刀下那黑衣人的刀锋忽然一沉掉在了地上。

    火把之下他忽然现击沉自己刀锋的只是一棵小草心里大骇不由得低呼一声。一行黑衣人听了他的低呼混战之中也不由得一个个顺了他的目光往拓桑看去。

    两名黑衣人稍微分神已被朱渝击毙其中又有人低呼一声背心被一片树叶击中一时之间竟动弹不得。

    只是瞬间的功夫这种低呼声此起彼伏几乎所有黑衣人已经倒在地上唯一一名正在和朱渝缠斗的人心内震骇立刻就要落荒而逃朱渝一剑刺下结果了他的性命。

    张瑶星举了刀就向最近的一人攻去拓桑低声道:“住手。”

    张瑶星不敢抗命和另外二人扶起了三名受伤的同伴。拓桑看了一眼染血的茂密的草叶:“你们还不快走?”

    剩余的七八名生还者如或大赦各自兵器也来不及收拾立刻走得干干净净。

    朱渝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走得干干净净又看一眼尚在滴血的长剑冷笑一声:“好一个东郭先生很快那些毒蛇又会回来咬你的。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你今天为何肯出手了?”

    他早从张瑶星口里得知上次他到寒景园“杀”君玉时众人被突袭人手折损大半拓桑也没出手只是救了自己那名受伤的贴身侍从将他遣回养伤。

    拓桑平静地道:“千机门的人等平素无恶不作卑鄙无耻不救也罢。不过想到她还好好的所以在我眼中你等尚罪不致死。”

    朱渝大笑起来:“原来拓桑你也并非圣人但是你可知道这些人一出去也可能危害她的……”

    若君玉知道此事绝无可能袖手而这些通通即将是君玉的敌人。

    拓桑打断了他的话:“对我非圣人甚至已经不再是博克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我早说过谁要害了她上天入地我必取他性命。”

    拓桑简直是瞪着他连续遇袭后他早已知道前路不知还有多少险难自己死不足惜若君玉知道此事后一定会赶来也会陷入这样的险境。一想到这点忽然觉得心如火烧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保持参禅般平静的心境。

    朱渝笑声倏停此刻拓桑目光如火简直如一头即将狂的狮子。朱渝摇摇头:“我也总算明白一件事情了你早就期待着自己身份被废黜是不是?”

    拓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目光平静了下来:“朱渝无论如何请不要让她知道此事。”

    “嘿你死你的好了我怎么会让她知道?”

    众人都看着二人不知二人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拓桑忽然沉声道:“快走又有人来了……”

    朱渝掠出几十丈伏地片刻听出正有大群人马往这个方向而来。

    张瑶星惶惑地看着飞掠回来的朱渝朱渝对另外的二人道:“你们带了受伤的三人先后退。那些杀手志不在你们不会管你们的。”

    二人护了那三人立刻上马往回路退去。

    张瑶星道:“朱大人怎能后退?我们还要回去交差……”

    “你们有这本事闯出去么?只怕再不后退今晚全部会丧生在这树林还交什么差?立刻后退!”

    张瑶星自己心里也很害怕听得朱渝如此赶紧上马率先往后路奔去。

    夏奥看拓桑一眼拓桑点了点头二人也往回路走去。

    众人绕了小路奔到天明。朱渝勒马拓桑和夏奥都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他看了看前面疲惫不堪的几人大声道:“可以停下了。”

    众人又饥又渴闻讯立刻停下。

    朱渝看了看周围地形是一片丘陵地带周围没有什么住户只得令那二人:“你们先去寻一些吃的来。”

    二人领命其余人等就地休息。

    过得两注香的功夫二人还不见踪影。

    朱渝心里一沉刚道得一声“不好”张瑶星已惶然道:“那二人莫非已经遭了毒手?”

    那三个受伤之人更是惶恐就连夏奥也变了脸色。

    朱渝低喝一声:“快走……”

    拓桑摇摇头:“来不及了他们已经从四面包围过来了……”

    ※※※※※※※※※※※※※※※※※※※※※※※※※※※※※※※※※

    快马奔到陕西境内方才停下。

    这是一座不算繁华的小镇来往的人群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君玉和舒真真牵着马往附近的一家客栈走去。旁边两名普通之至的男人擦身而过形色匆匆。舒真真看了那两人一眼两人却浑然没有注意到她。

    君玉见舒真真的目光有些异样低声道:“舒姐姐怎么了?”

    舒真真也低声道:“我在追查西北军军饷被劫一事时曾远远见过这二人这二人绝非泛泛之辈……”

    军饷被劫一事以前任兵部尚书被免职而作罢最后成了一大悬案不了了之。

    君玉立刻道:“我们去看看。”

    夜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君玉和舒真真轻装便衣尾随了那二人二人毫无知觉出了小镇就加快脚步奔了起来。

    那二人奔出四五里远就分开各自赶路。君玉和舒真真对视一眼也立刻分开各自追踪。君玉又尾随那人四五里忽然停下脚步暗道一声不好果然那人在黑夜里出一声极低的惨叫倒在了地上。

    君玉隐身在一棵树后不久一个黑衣人从夜色里出来亮了火褶子在那人身上翻了一通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他快地翻了几下立刻灭了火褶子纵身投入了夜幕之中。

    君玉看那黑衣人居然是往小镇的方向而去。她也立刻跟了回去。

    那是小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客栈的门口挂着“客满”字样。客栈的二楼上灯火通明房间里人影绰绰。

    那黑衣人并不走大门悄悄跃上了二楼然后轻轻敲了敲一扇窗户。君玉一直尾随着他忽见那扇窗户打开黑衣人一下跳了进去窗户立刻关上了。

    君玉贴身窗边只听得里面一人极小声地道:“事情怎么样了?”

    “孟大人……”

    君玉听得那极为熟悉的声音又听得“孟大人”几字此刻再无疑惑里面之人居然是孟元敬。她心里十分意外孟元敬怎么会到了这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