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前夕(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人汇报完毕这次是推门出来的出来时已经换了便装若不是认出他的身形君玉还真以为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她暗赞这人易容术的高明而且本领也相当不错只是这样一人怎会和孟元敬一起出现在这偏远小镇?

    她心里讶异不知不觉站到了那窗口。

    窗户忽然打开一个喜出望外的声音低低道:“君玉……”

    君玉笑着点了点头直接从窗口跳了进来。

    孟元敬伸手擦了擦眼睛几乎如在梦里他高兴之下真有点语无伦次起来:“我看到窗外人影晃动正要出手不想却是你……君玉……”

    不期而遇君玉也自高兴只道:“元敬你怎么会来这里?”

    孟元敬心里如惊涛骇浪再也无法面色如常好一会儿才道:“我来这里是有点要事……”

    君玉见他面色为难就笑道:“是兵部机密事的话就不用告诉我。”

    孟元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自幼和君玉坦诚相待即使天大之事也决不会对她有丝毫隐瞒可是如今是奉了密旨来杀拓桑却又怎对君玉说得出口?

    君玉见他面色尴尬立刻换了话题:“久闻川陕大盗厉害真不知这里有多少大盗出没……”

    孟元敬松了口气自然而然地接上了话头:“我们已经追踪到了好几名跟上次西北军饷失窃案有关的大盗。”

    君玉笑了起来:“元敬还是小时候一般老实一下就被我套出了实话哈哈。”

    孟元敬见她似乎以为这件“机密之事”就是查探西北军军饷被劫立刻松了口气。他见君玉如童年时般带了一丝调皮的笑容自己心里也非常高兴原本这件事比密杀拓桑更加紧要至今也只有他和汪均二人知道却丝毫也不对君玉隐瞒:“千机门的另一支密探已经查出一些线索如果揭开来只怕后果十分惊人。只可惜我们抓到的大盗都还没有资格知道绝密内容而一名稍微知情的大头目又立刻自杀了……”

    君玉点点头皇帝显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西北军常年苦寒劫饷之人竟然在瘟疫和战争爆的紧要关头下手真真是天理不容也不知背后究竟是谁人如此大胆指使。

    她忽道:“元敬要不要我给你做帮手?”

    孟元敬大喜过望他和君玉搭档默契又欢喜能和君玉有更多时间相处立刻点头。却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神色十分不自然:“还是算了君玉你假期不多了我不能耽误你。”

    君玉见他又点头又摇头神色从未有过的复杂显然是对自己有所保留心里大为奇怪想问他原因却忽然意识到两人已不若旧时默契便没有做声。

    孟元敬看她想问什么又不做声的样子知她怀疑自己有所保留心口更加堵得慌。他知拓桑此番是必死无疑而君玉依旧毫不知情如果留下和自己追查军饷被劫一事必然很快会查知拓桑一事又怎敢留下她来?

    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君玉抬起头来笑道:“元敬我要走了。”

    孟元敬凝视着她十分苍白的脸色虽明知她喜欢拓桑也曾因此对她有些微怨恨可是如今念及她依旧孤身一人连拓桑的生死茫茫都不知道也觉得十分难受。

    这一瞬间他真想冲口告诉她自己生平第一次隐瞒她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好几次话到嘴边却又强咽了下去。如今沿途不知道埋伏了黑白两道多少的高手等着取拓桑性命只怕君玉一卷进去就再也无法脱身出来。而且她辞官未遂再卷入这场纠纷即使侥幸脱身今后也不得不亡命天涯了。

    君玉见他一直呆却不开口又道:“元敬我告辞了。”

    孟元敬忽然意识到她即将离开一下清醒过来:“君玉你的假期不多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君玉笑了起来:“我也想不好不如到时就躲得远远的躲得谁也找不到我。”

    孟元敬想起此次一别再见无期不禁低声道:“君玉我真想和你一起躲开。你小时候就是一个人如今也这般孤单我想在今后的岁月里好好照顾你。”

    君玉微笑道:“元敬又说傻话了你娘你舅母还有岚妮和虹妮都需要你照顾你怎么躲得了?”

    孟元敬想起前不久和石岚妮姐妹的那番密谈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只怕梅妃一生下皇子她们姐妹二人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这段时间我们一起想想办法总要让你妥善辞官别无牵绊然后你才好真正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好的我一定会及时跟你联系的。”

    孟元敬听得此话心里高兴了许多。

    君玉深深地看他一眼伸出手拉了一下他的手笑道:“元敬从小就待我极好许多年也未改变过。今后、永远你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孟元敬紧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才放开:“君玉你一个人上路要多保重。”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舒姐姐呢。”

    孟元敬也笑了:“那我就放心多了。”

    送别君玉天刚微明。

    孟元敬回到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忽然听得一阵敲门声。

    “进来。”

    进来的正是他此次带来的副手千机门新晋的另一名副统领朱雷。朱雷低声道:“我们得到消息昨晚在距此百里处奘汗赤拉汗教来历不明的人包围了‘博克多’激战半日依旧给‘博克多’逃了出去现场只现三名千机门侍卫的尸体……”

    朱雷道:“我们要不要立刻通知那些伏兵追击博克多?他再有三头六臂估计也是筋疲力竭现在追杀正是最好的时机?”

    孟元敬摇了摇头:“先追查军饷被劫的事情这个才是头等大事。”

    “可是皇上下令务必要杀了那‘博克多’现在我们联络的上百名黑白两道中人早已沿路布下埋伏正是下手的绝好时机。”

    “军饷被劫一事刚有点眉目这可比追杀‘博克多’重要多了博克多已被废黜他是死是活也不急在一时。而且拉汗教那方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不如等他们先行博杀我们再伺机渔翁得利保存点实力……”孟元敬笑道:“朱大人如果破了军饷被劫案只怕比杀了博克多的功劳要大得多何不权衡一下?”

    朱雷刚刚晋升为副统领正摩拳擦掌想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一听喜道:“真要破了这案子的确是大功一件。”

    孟元敬一直痛恨厌恶拓桑可是见了君玉孤身上路拓桑又被各方追杀知道他二人终究是绝无可能不由得暗道:“拓桑如今之下我又何必亲自杀你惹君玉伤心。我瞧君玉面既不杀你也不救你你的生死就听天由命吧。”

    君玉回到客栈舒真真还没回来自己便去休息一会儿。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太阳快下山了舒真真才回来。

    两人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追踪情况君玉把孟元敬专门到这里彻察军饷被劫案一事也告诉了她。舒真真道:“我倒没追踪出有关军饷的线索只听得他们密令说是要立即出去追杀一个什么重要人物。而且听他们的语气沿途已经伏下了许多黑道人物也不知究竟是什么重要人物竟出动了如此多的川陕高手。”

    君玉大为意外不由得狐疑起来:“谁人能指使如此多的高手?看来那位被追杀的人物真不简单。”

    舒真真道:“我也十分好奇如果我们不是急忙赶路的话倒可以留下来看看。不过江湖上种种大小仇杀天天都有倒也不足为奇。”

    君玉暗思自己假期将满要追查这件无头无绪的江湖仇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凤凰寨里又还有一些事情尚待处理实在不宜久留便决定第二天仍旧按照计划动身上路。

    两人吃过晚饭便分头休息。

    半夜舒真真忽然被一阵尖利的叫声惊醒。她听得正是隔壁君玉房间里传出的不由大惊立即跃起奔到君玉房间。君玉自来行事沉稳即使生命垂危时也绝无可能出这样的尖叫可是这声音却又明明白白是她的。

    舒真真推门门是锁着的敲了几声君玉来开了门。舒真真点了灯幽幽的灯光下只见君玉满头大汗神色惨淡从未有过的惊惶失措。

    舒真真拉了她的手现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君玉你怎么啦?”

    君玉的声音和手一样微微抖:“舒姐姐我梦见拓桑死了拓桑死了!”

    舒真真看她惊惶失措的样子叹息一声:“拓桑那般本领死不了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君玉你是忧思过度了……”

    “也许吧!”

    君玉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手倒了一杯冷茶喝下去。虽然已是夏日天气这冷茶喝下去却似乎连心都冷了起来。

    她已经镇定了不少低声道:“舒姐姐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舒真真点了点头知道她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便静静出去。走到门口她见君玉已经起身站到了窗边心里又叹息一声轻轻替她关上了房门。

    朝阳刚刚升起舒真真已经起身准备去结清客栈费用两人又要上路了。

    她刚出门忽然听得小二道:“客官如此一大早您找哪位?”

    舒真真随意看去却见那人正是孟元敬。这时孟元敬也看见了她大喜道:“舒姐姐你们还没走可正好。”

    舒真真知他和君玉友好立刻道:“你来找君玉的么?她正在房间你去吧。”

    孟元敬正要敲门门已经打开了君玉正推门准备出来。

    孟元敬猛然看见这张面孔倒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认识君玉十几年来从小到大所见到的君玉无时无刻不是神采飞扬、英姿翩翩的模样即使在寒景园在君玉身受重伤的时候他也不曾见过她面上这种晦黯憔悴之极的神情。

    他讶然道:“君玉生什么事情了?面色怎么这般难看?”

    君玉强笑着摇摇头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梦见一个朋友死了。没什么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孟元敬盯着她:“这个朋友是谁?是拓桑么?”

    君玉迎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

    一瞬间孟元敬的心完全沉入了冰窖之中。在此之前他一直抱着相当的幻想他深知君玉和拓桑二人绝无可能只要拓桑不在这个世间慢慢地当时间冲淡了一切凭借自己和君玉那么深的情谊自己只要耐心守候就总还有机会。此次他虽然是奉旨来追杀拓桑他却完全清楚奉旨是一个理由自己要铲除情敌的私心也是一个理由。可是却不巧碰上君玉无论如何以“圣旨”为借口也总觉得惴惴不安。

    君玉不是别人君玉不仅是自己青梅竹马、生死与共的朋友更是自己梦想与之共度一生的心爱之人。为此他就不得不顾及她的感受。自己生平从没有做过一件伤害她的事情如今却要千方百计去杀了那原本就已和她注定走不到一起的爱人若事后她得知消息又会怎样地伤心欲绝?送别君玉后他越想越不安所以一早就赶来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总觉得要再见她一面才会安心。

    怎料匆匆赶来见到的却是她这样灰黯憔悴的可怕神情!仅仅是因为预感因为噩梦她已经憔悴至此若果真变成了事实她又如何承受得起?

    孟元敬看着她那压抑不住的悲伤绝望的目光忽然明白今生今世无论拓桑是生也罢死也罢自己或者任何其他人终究都是和她无缘了。

    当唯一的一丝期待都完全化成绝望时孟元敬心里反倒平静了起来。

    他看着君玉柔声道:“你也别太担心拓桑那般本领会有什么事情?你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后我也会尽快回到京城。虽然你即使就此挂冠而去也没什么不过若能稳妥辞官你今后便更能海阔天空。你不是想办书院吗?那时我一定支持你。”

    君玉笑了起来:“等你告老还乡的时候就来我的书院做先生罢。”

    “好。到时我一定拖家带口去你的书院做个古板的老先生。”

    “拖家带口?元敬要成家了么?找到可心的女子了?”

    “就是上次你见到的那画中的女子此次回京后就会定下亲事了。”

    君玉无限欢喜地朝他一揖:“恭喜恭喜到时无论如何我也会来喝一杯喜酒的。”

    这一丝欢笑冲淡了她脸上那种晦黯的憔悴倏忽之间面前的人儿又变得容光夺目灿若朝霞孟元敬别开目光心里很想放声大哭却依旧笑道:“到时即使谁也不请我也会请你的君玉我此生最要好的朋友!”

    君玉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立刻道:“元敬昨日舒姐姐追踪那大盗时虽然没查到劫饷的线索却现他们正在密谋伏击一个重要人物看样子出动了不少好手。川陕大盗厉害无比你虽然也带了很多精兵强将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在这里查案的时候更要小心行事注意安全。”

    孟元敬听得她殷殷关切之意心里觉出一丝暖意点了点头:“我会注意的。你只管安心回凤凰寨处理好一切。”

    在小镇长街的尽头孟元敬目送她和舒真真快马离去好半晌才低语道:“君玉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告诉你真相。今后你恨我也罢怨我也好我绝不会让你身陷险境最终身败名裂亡命天涯!”

    刚回到客栈朱雷就匆匆出来低声道:“劫饷一事尚无头绪不过已确切侦知博克多的落脚地点卑职已调派了18o名好手……”

    孟元敬断然道:“你马上下令将沿途的伏兵撤下!”

    朱雷讶然道:“这事和劫饷一案并不冲突我们为此已经付出了大笔酬金那些黑道人物并不随时呼之即来挥之就去的……”

    “我已经有了军饷被劫的重大线索即日起所有的人手都要集中起来全力以赴侦察此事我相信这件事情可比追杀博克多重要多了那些付出的酬金也不至于白费。以后若有什么问题朱大人不必担心我自会向皇上交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