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与红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空中的阳光忽然失去了温度。

    君玉抱着拓桑静静地坐在地上想哭没有泪水想笑又不出声来。

    远远地那极老极老的老僧和夏奥、丹巴上人、铁马寺大住持等大步走了过来。

    他们早已见惯了死亡也并不认为死亡就是一件值得悲哀的事情一个个面上均十分平静。只是在见到身着淡蓝色衣裙的君玉的时候除了那极老极老的老僧外其他人都流露出了十分惊讶的神情。

    丹巴上人看了好几眼君玉长久的疑惑终于瞬间了然。他心肠坚硬早前因为知晓拓桑为救君玉毁了佛牙几番追踪想杀了她泄恨无奈技不如人始终不能得手。后来君玉指挥皴猊大军救了他们后他虽对她的怨恨消了大半可还是始终对她不太有好感。此刻再见到君玉不知怎地心里不但没有了丝毫怨恨反而觉得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悲哀。

    夏奥惊异地看了好几眼君玉忽然想起央金方才明白为什么那时众人都不肯相信央金就是令得“博克多”身败名裂的女子了。

    老僧道:“博克多若在外地圆寂就必须在那棵香檀树下火化这是圣宫的规矩。”

    另外几名老僧都没听过这规矩但是这是第一位在外地圆寂的“博克多”他们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讲究规矩便一切听从了那老僧的安排。

    君玉没有做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任何人一眼。拓桑也告诉过她自己会在那棵香檀树下火化而且一定要在那棵香檀树下火化。

    “君……元帅……”夏奥拖着铁棒他看着君玉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称呼她最后还是称她“元帅”“你节哀我们要带博克多离开了……”

    他伸手过来君玉一言不地将拓桑交给了他。然后默然跟在了众人身后。

    铁马寺的一些楼阁还在断壁残垣中冒着烟雾。

    在大殿空地上砍倒的香檀树下已经架起了火堆。

    经历了几日的大火香檀树早已被完全烧焦只剩下些黑炭一般的树桩。

    这是第一位圆寂在外地的“博克多”也是香檀树下的第一次火葬。

    极老极老的老僧用一种散出极端古怪味道的药物涂抹拓桑全身上下然后又用了一张十分古怪的皮子密密实实地将他全身包裹。

    夏奥等人从来不曾处理过在外火葬的“博克多”也不清楚那老僧究竟涂抹的是什么药物完全插不上手只好全由老僧一手包办。

    然后君玉甚至来不及再看一眼拓桑的脸被完全包裹的拓桑已被投入了熊熊的火海之中。

    “拓桑……”

    君玉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纵身扑入火海却被那极老极老的老僧一把拉了回来众人立刻闻得一股糊味君玉的头已被烧焦小半。

    几乎是眨眼之间拓桑的身影已经完全不见了火焰越来越猛烈不一会儿变成了一种极其异常的赤红色。众人都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火焰一个个目瞪口呆。

    那是一种极特殊的火材燃烧得快熄灭得也很快。

    火焰慢慢地弱了下去待火焰结束他们就要带回“博克多”的舍利了。

    已快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君玉眼前一花那即将熄灭的火焰中忽然有一团火红的东西正向她飞来。君玉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立刻那东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她摊开的手心里。

    众僧大骇围了过来那是一朵小孩拳头般大小的火红的花儿。此刻在明亮的阳光下花儿晶莹剔透散出夺目的光彩新鲜得似乎还隐隐有着露珠在上面流淌。

    “佛花这是佛花……”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僧侣们面面相觑在他们的传说中有一朵佛祖拈花微笑的神秘花儿这花儿永远不会凋零。但是这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有亲眼见过。

    君玉呆呆地看着摊开在手心上的花儿夏奥见状似乎是想把这花儿要过去看看说了几句什么见君玉没有动静就伸出手去。君玉下意识地递给他夏奥的手刚要接触到花儿不想那花儿忽然飞了回来仍旧牢牢地落在了君玉的手心里。

    众人更加惊异却再也无人去要那花儿了。

    最后的一丝火焰终于熄灭。夏奥和丹巴上人以及铁马寺的几名教徒围了上去清理半晌夏奥紧张得大叫了起来:“没有博克多的舍利没有博克多的舍利……”

    众人的目光又一起盯住了君玉手里的那朵花儿——

    莫非“博克多”已经变成了这花儿?

    众人只觉得怪异之极他们虽然是信徒相信佛祖的种种神秘的安排可是又怎敢相信“博克多”会变成一朵花儿?

    极老极老的老僧看了看那堆灰烬喃喃道:“天意天意啊!大家走吧!”

    众人都盯着君玉君玉始终看着手心里的花儿没有注意到任何人的表情。

    走出几步夏奥仍不死心回头抓了几把灰烬放在一个口袋里。路过君玉身边时见她仍痴痴呆呆的模样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君元帅你多保重。”

    君玉似乎没有听见也没有回答夏奥拖了铁棒追上众人叹息着远去了。

    ※※※※※※※※※※※※※※※※※※※※※※※※※※

    君玉拿着花儿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又走到了青海湖边的小木屋前。她默默地立在门口门是开着的似乎一走进去就可以看见拓桑躺在那**的木板床上。于是她真的走了进去却看见满屋子的空荡。

    呆了一会儿她又慢慢走了出来走到那片开满小红花的草地上。在草地的两三丈远处便是幽幽的湖水。她坐在湖水边的草地上看着湖水里一只水鸟飞过的倒影又看看手里那朵十分奇特的花儿然后将花儿慢慢放在了怀里。

    跟在她身后的人低低叹息了一声。他看见君玉的眼里一滴一滴的水珠无声地滴入湖水里每一滴都是红色的红得耀眼又刺目还带了丝淡淡的腥味。

    他心里大疼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君玉我们回去吧。”

    君玉转过头看他一眼忽然站了起来眼中那种刺目的红色更加深了几分。面前的这张面孔在眼前不停变换一下变成了拉汗教、三山五岳的追杀者一下又变成了朱渝、孟元敬、皇帝……

    她紧紧地握着拳头嘶声道:“你们都想害死拓桑你们都想他死你们这些凶手现在他终于死了你们满意了吧……”

    有一群魔鬼闯进了心里几千支利剑同时刺向胸口她挥舞了拳头疯般地厮打面前的人他就是所有的罪魁祸!他就是她想马上毁灭的整个世界!

    那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任由她踢打、抓扯。疼痛的不是她的殴打而是心——君玉从小到大冷静沉稳的君玉天崩地裂也不会眉头稍皱的君玉此刻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武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武者忘记了一切只是疯子般地胡乱踢打、撕咬、毫无章法完全如一个寻常撒泼的女子。

    许久他的高高的帽子完全歪斜掉了下来脸上也有了深深浅浅的血痕甚至宽宽的袍子都被撕扯得一条一条的……

    许久君玉也撕打得累了蓝色的衣裙染上了丝丝血迹自己也变得披头散势如疯虎。慢慢地她终于停了下来。

    她一停下眼中又滴出那样可怕的红色水珠来。他看着她忽然希望她继续撕打永远也不要停止。

    她似乎清醒了一点儿惊恐地后退了好几步看着对面狼狈不堪的人迟疑道:“先生你你我……”

    弄影先生看着她眼中的红痕心如刀绞如果能够让这样可怕的红痕消失自己再任她撕打千百次又何妨!他上前几步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君玉我们回去吧。”

    君玉茫然道:“回去?回哪里去?”

    “凤凰寨、小镜湖或者其他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想去我都陪着你……”

    君玉看着他好一会儿摇了摇头:“你不要管我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君玉!”

    见他依旧站在面前心里潜伏的魔鬼似乎又在蠢蠢欲动君玉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你走你快走我不想见到任何人。”

    弄影先生叹息一声摇摇头转过了身。

    这一瞬间君玉似乎又认出他是谁了迟疑了一下才轻声道:“先生你走吧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你不要担心我我一定会回凤凰寨的。”

    弄影先生回头看她一眼点了点头:“那你就自己回来吧我在凤凰寨等你。”

    君玉默默地站在那里直到一点也看不清楚弄影公子的背影了便又在湖水边坐下了。

    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伸手到怀中摸出那花儿好在刚才的疯狂并未损及花儿心里才总算松了口气。

    她拿着花儿站起身走到小木屋忽然听得一声长嘶那是小帅出的是弄影公子给她带来的。

    她跃上马背小帅慢悠悠地跑了起来。

    在最近的一座小镇停下她到一间小店买了只小小的玉盒将花儿放在里面然后封好贴身收了起来。

    奔出几里地她忽然停下又拿出那只盒子仔细看了看喃喃道:“拓桑这就是你送我最后的礼物吗?你就是以这种方式来陪伴我吗?可是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啊。我恨这样的方式也恨你……”她在越来越深的夜色里绝望地嘶吼起来:“拓桑我恨你……你知不知道……”

    “拓桑我恨你……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

    大西北的沙地、荒山、湖水、草木似乎也感染了这样绝望的气息任凭那样可怕的嘶吼在半空回荡久久不散。

    永不凋零的花儿依旧静静地躺在玉盒里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她的眼里又涌出那种红色的水珠来只是那样的血红在夜色里慢慢地就一点也看不见了。

    ps:明天开始上帖第三卷。希望大家在结局出来之前不轻易下结论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呵呵感谢大家一直支持希望看到最后会令你们喜欢和满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