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桑和孙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暮春的风已经满是暖意寨里的读书声也越来越响亮。在最边上的一间学堂里是罗罗在主讲。君玉悄悄在门口站了半晌忽听得背后有人靠近回过头去正是弄影先生。

    她微笑起来和弄影先生一起走了开去。

    “君玉书院的事情我叫她们暂时不要准备你不会介意吧?”

    “我怎么会介意!就按照目前的情况维持已经不错了。我若真要在这凤凰寨开办书院即使办成朝廷也不会让我清静的。这段时间以来寨中事务全靠先生安排你无论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我已经考察了一处合适的地方只是路途遥远待你考虑清楚再说。”

    “好等此间事情完全了结我们换个地方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弄影先生仔细地看她好几眼“君玉我又找了几种草药但是都不理想主要是清目凝神的凤凰山上并没有我想要的那种草药看来我不得不离开一趟……”

    “先生我的眼睛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你无需奔波。”

    弄影先生摇摇头:“我知道昆仑山上有一种明目草药只在初夏的时候开一种奇怪的花而且花期只得七天我一定要在花期之内取得这种草药所以必须立刻动身。”

    君玉知道劝说无益便只得点点头。

    弄影先生刚刚离开忽报孙嘉来访。

    孙嘉见了君玉十分高兴君玉也自高兴可是看了看他身边随同的密使又默然了。

    密使道:“元帅……”

    君玉打断了他的话:“大人请勿再叫我元帅。在下早已辞官。”

    密使去年已经来过一次凤凰寨带回了君玉的一身戎装知道她意志坚定不易劝说只道:“下官腆颜再来凤凰寨还望君元帅谅解……如今西北战事再起朝廷还需要君元帅这样的栋梁之才。”

    君玉冷然道:“西北有林将军、张原、周以达等人只要朝廷加以利用真穆贴尔又有所惧?密使不必相劝只管向皇上直陈君某的态度就是了。”

    密使见她态度坚决绝无勉强的可能又看看孙嘉指望孙嘉能帮着劝说两句。

    孙嘉摇摇头没有接下这差事。

    密使只好自己开口:“林宝山等违令出兵铁马寺本来是大大违反军纪但是皇上念及他们是为了营救君元帅因此概不追究都是看的君元帅面子……”

    他不提铁马寺一役还好这一提潜伏在心里的魔鬼几乎又要蠢蠢欲动起来君玉淡淡地道:“在下好大面子倒感谢皇上天高地厚之恩了。”

    密使见她的态度越来越差也恼了:“君元帅倒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

    “对我正是自恃天地之间就君某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好怕的何况只是辞官而已。实不相瞒君某连凤凰寨也不打算多呆了……”君玉笑了起来“天地之间总有去处千机门的高手们若有兴趣也不妨天涯海角来追杀君某……”

    密使站了起来面色青匆匆拱了拱手就走了出去。

    孙嘉摇摇头:“君玉你如此态度只怕他会添油加醋上报。”

    君玉无奈道:“若不如此只怕他们还不死心再二三地派人来做说客大家都尴尬。”

    孙嘉又道:“近来朱渝已经率兵在西北边境连下几城。”

    “我决不希望和他亲自交手。所以我要离开凤凰寨。”

    “我也不希望啊。虽然他从小到大和我们不睦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我们的大敌。”孙嘉苦笑道“如今西北军营里有没有能够和他交手的人才?”

    君玉沉吟了一下才道:“西北军中运筹帷幄当数张原再辅之以周以达、林宝山等人如果朝廷善加利用朱渝也不见得就能讨了好去。”

    这也是她坚定辞官的主要原因。

    她笑了起来“至于凤凰军有你孙嘉就足够了。”

    孙嘉无言以劝只得匆匆出门追了密使而去。

    直到孙嘉的背影完全消失舒真真才从门外走了进来。

    “君玉只怕密使回报朝廷后皇帝立刻就会来找你麻烦。”

    君玉在她身边坐下笑了起来:“所以舒姐姐我们最好换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舒真真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以来她和弄影公子、卢凌等人一直在忙碌这件事情。她道:“弄影公子为你寻药去了待他回来我们就可以启程了。”

    君玉忽然笑了起来:“舒姐姐你现没有?你、先生、我和卢凌、非嫣、曼青等人都是孤身一人。这也好天涯海角四处为家也无需过多挂念。”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啊!”舒真真深有感慨“你看朱丞相一旦倒台最后也只得父子三人逃脱亲族却被诛杀千余人。我们虽然少了不少天伦之乐倒也好在无牵无挂自由自在至少不怕被诛什么九族。”

    “所以我们更要好好地筹划一下寻一方乐土远离此间的争端不是更好!”

    近一年来君玉第一次觉得心情有些轻松愉快起来:“舒姐姐我再出去一趟回来我们就可以走了。”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看拓桑。还有两个月就是他的忌辰了我总要再去看看他。”

    “你去吧不过若弄影先生回来找不到你怎么办?”

    “先生自有和我的联系方法无论我走到那里都会及时和他联系的。你放心吧。”

    君玉上马小帅出了凤凰寨初夏的凤凰山上山花烂漫枝叶繁茂。她深深吸了一口林间道上新鲜的空气却蓦然现这条杂生了月季、野花的小道正是那年中秋拓桑千里迢迢赶来相见的熟悉之地。

    她微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拓桑我就要来看你了你高不高兴?”

    林间盛开的月季迎风摇曳似在无声地回应她的话语。

    ※※※※※※※※※※※※※※※※※※※※※※

    铁马寺。

    去年的一场大火早已将往日的飞檐庙宇化为断壁残垣。铁马寺的庙门残破不堪四周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在大战中铁马寺千余僧众几乎全部牺牲只剩下大住持随夏奥等人回到了圣宫修炼。现在的铁马寺完全已经成了一座空荡荡的破庙。

    君玉沿着断壁残垣一直往里面走远远地已经看到大殿前面的那棵香檀树了。被砍倒的香檀树桩上已经生出了许多新枝有些长得快的细枝已经约莫三尺多高了。

    枯木还能抽新芽可人一死去就不能再复活了。

    君玉十分仔细地查看周围的土地拓桑就是在这里火化的。当初火化的灰烬早已被风吹雨打去。她忽然想起当时拓桑被密密层层地包裹后投入火海却几乎是一瞬间之后拓桑就不见了踪影。她当时在悲痛欲绝中也没觉得有什么怪异之处如今冷静下来方才疑惑:无论什么样的火引也不可能导致人那么快就被全然火化吧?最后甚至连拓桑的“舍利”都没有找到。

    她摸出怀里的玉盒打开盒子看了看那样火红的花儿。这花儿十分怪异永不凋零可是也不知为什么自始至终她从来没有像夏奥等人一般认为是拓桑变成了这花儿。

    尽管他们的教派中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完全无法用常规解释的东西但要让她相信拓桑会变成花儿那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她摇摇头心想也许自己不是信徒才会心有怀疑吧!可是如果拓桑没有变成花儿那么他的“舍利”又到哪里去了?

    她看了看香檀树上的满眼绿色长叹一声:拓桑枯木尚能新芽人却不能死而复生啊!

    夕阳已经慢慢落下山去。

    君玉将“追飞”放在地上随意地靠着那棵香檀树的树桩坐了下来。她抬起头从香檀树的新枝往上看去最后的一缕阳光给这空荡荡的破庙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使得这千年古寺又恢复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拓桑我就在这里陪你一晚吧!”夜色慢慢深去倦意渐渐袭来君玉闭上眼睛靠着树桩睡着了。

    许久许久她忽然感觉到一种奇异之极的氛围。

    “谁是谁在这里?”

    她睁开眼睛跃身起来。此时黎明已至晓露深浓空荡荡的铁马寺依旧寂静无声只有她自己的声音久久回荡不去。

    她往前走了几步铁马寺的断壁残垣连一只鸦雀也没有更别说人影了。君玉摸了摸自己沾满了雾水的头看看东方阴沉沉的天空今天是阴天。

    悠游的小帅看见她长鸣一声声音传得老远老远。

    “现在谁还会来这里啊!”她苦笑一下又看了看那棵香檀树喃喃道:“拓桑也许我会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今后就再也不会来看你了。”

    一阵风吹过四周的树叶出簌簌的微响像被压抑了的抽泣声一般。

    君玉听着这样簌簌的风声微笑了起来:“拓桑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可是无论你多难过我也不会再来看你的谁叫你离开了我?”

    这次连树叶的簌簌之声也消失了。

    君玉走出几步又停下回头看了看才大步离开了。

    前面就是西宁府了君玉勒马遥遥地朝那个方向看了看最终还是掉转马头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临近中午十分君玉来到了这大漠上唯一的一家客栈。由于战端再起这简陋的客栈里已经少有旅客。

    刚坐下喝了一碗涩口之极的茶水门口忽然扬起一股烟尘几骑快马远远地奔了过来。在店小二殷勤的招呼声里五名大汉下马走了进来为之人竟然是孙嘉。

    “孙嘉!”

    “君玉!”

    孙嘉的声音比君玉更加惊喜立刻在她身边的凳子上坐下连喝了三大碗茶水才大声道:“渴死我了。”

    “孙嘉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是奉命前来的。此事说来话长。”

    原来前些日子朱渝在西北连下几城朝廷震怒要求西北守军全力以赴务必击退朱渝。但是由于监军和林宝山等人矛盾日深往往意见相左互相掣肘几次出兵都被朱渝击溃。皇帝更加震怒将林宝山等人降职处分随后派了梅妃的父亲梅大将军入主西北军。梅大将军一到西北军中就着手布置一场会战力图给朱渝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是以朝廷准备调派凤凰军中的1万精锐西下支援。

    孙嘉得令后连日奔波先行考察西北地形好做到心中有数。

    君玉看了看另外一张桌子上几名便装的大汉这几人都面生得紧从来没有在凤凰军中见到过。

    孙嘉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却立刻道:“这几位兄弟都是新加盟凤凰军的君玉你还没见过呢。”

    那几人肃然道:“久仰君元帅威名……”

    君玉摇摇头笑道:“我已经不是元帅了各位不必多礼。”

    “可是在凤凰军的心目中你永远是‘凤城飞帅’。若是你还在西北军中朱渝又怎能这般势如破竹?”孙嘉道“你离开凤凰寨后朝廷又派了几拨人马来请你出山只怕你无论如何也不能置身事外……”

    君玉叹道:“其实西北军中人才济济朝廷却不加善用又何必只盯着我君玉一人?”

    林宝山曾为朱丞相的嫡系自己到西北军中后他的态度才完全改变正因为如此他得以躲过了朱家的大劫。但是皇帝对他还是有些猜忌加上这几场战役的失利只对他降职处分已经是格外开恩了。林宝山一降职君玉估计张原、周以达等人更无挥余地现在是梅大将军全权作主他和监军有故旧之谊不知道他二人联手情况又会如何?

    君玉沉思了一会儿忽听孙嘉大声道:“这破地方茶水都这么苦还不如喝酒痛快。”

    君玉回过神笑了起来孙嘉忽然变戏法似的从桌子下面拎出两坛酒来递了一坛给君玉:“你尝尝这个?一个兄弟从山西给我特意捎来的汾酒……”

    君玉早知孙嘉嗜酒如命外出时候经常带着四处搜集来的好酒她拍开盖子立刻闻得一阵扑鼻的酒香却浓而不腻。她不禁赞道:“好酒!”

    孙嘉大笑着仰头喝了一大口高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古来征战几人回!小二有什么好菜都拿上来。”

    这样简陋的大漠客栈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菜一碟黄牛肉一碟烟熏笋、一碟花生米端了上来。

    两人就着简陋的食物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

    大半坛酒喝了下去君玉挟了块烟熏笋手一抖笋子掉在了桌子上。她摇摇头又伸出筷子这次握着筷子的手却有点抖似乎怎么也伸不到碟子里。

    手开始麻木起来心里却明镜般的清楚自己当然不是喝醉了而是中毒了。

    她抬起头看看对面孙嘉已经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眼里流露出一丝痛苦和惭愧之意。而和他一起的几个便装大汉也早已退到一边和孙嘉并排而立一个个目露凶光兵器在手。

    君玉抚着“追飞”看了孙嘉一眼。孙嘉不敢正视她的目光转过了头。君玉暗叹一声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缓缓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