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凤城飞帅(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四周的空气都静了下来。

    君玉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脸上开始滴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几个便装大汉交换了一下眼色都盯着君玉手里的长剑无一人敢抢先动手。孙嘉痛苦地站在一边神色木然。

    孙嘉是长安人自幼丧父靠寡母抚养成*人。在他十八岁那年因为犯下命案被关入牢中判了死刑。朱丞相喜欢在死囚中营救武功高强者以培养死士孙嘉就是他救下的死囚之一。朱丞相见他只有一个寡母便为他母亲买了宅院让她安享晚年。在活命和奉养母亲的双重大恩下孙嘉自然对朱丞相誓死效忠成为丞相府最秘密的死士之一。朱丞相老谋深算知道他和儿子是少时同窗怕他身份败露从来不曾让他进过丞相府都是私下里安排人和他秘密联系。就连朱渝都不知道他是丞相府的死士。

    几年中孙嘉为朱丞相做过好几件大事深得朱丞相赏识。后来君玉军威日盛朱丞相怕她成为大患就安排孙嘉投奔凤凰军。凭借自身的武功见识以及和君玉少时同窗的情义孙嘉很快取得了君玉的信任逐渐掌握了军中大权。在那段时间里朱丞相曾几次密令孙嘉暗杀君玉但孙嘉却怎么也狠不起这个心只推说君玉武功高强十分警惕自己无从下手。

    “孙嘉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大汉看着君玉头顶隐隐冒出的热气低声道:“不好莫非他在运功排毒?”

    孙嘉一动也不动也不回答。

    “孙嘉你别忘了你老娘还在我们手里……快说他是怎么回事?若是叫他逼出了体内的毒我们今天谁也活不了……”

    孙嘉还没回答又是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起君玉虽然闭着眼睛也可以感受到大股的烟尘冲入这简陋的客栈扑面而来。

    外面赶来的几十人已经下马全是劲装的赤金族好手。一个满头黄的矮子大模大样地走了进来身上穿的赤金族衣裳显得异常不伦不类。这矮子正是朱丞相的三儿子朱刚。朱刚在门口看了君玉一眼却不敢再走近一步只是大声武气道:“孙嘉你还不动手?”

    孙嘉厌恶地看他一眼怒道:“朱刚你胁迫我母亲陷我于不义现在我已经将君玉毒倒剩下的事情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朱刚狞笑道:“嘿嘿你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了?今天若叫君玉逃脱了你想想自己还能回凤凰城做你的将军么?要不你带了凤凰军投奔大汗更好大汗一定会欢迎你的……”

    孙嘉全身一震好一会儿才道:“你们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惨嘶正是小帅倒地的声音。

    君玉心里一阵悲痛距离她最近的三名大汉同时出手君玉睁开眼睛跃起“追飞”出鞘一阵血花飞溅三人踉跄着倒下君玉已经靠在了门口的那面墙上。

    众人大骇后退一时间再也无人敢迫前一步。

    门外还有几十人这面墙正是这客栈里最有利的位置。她靠着墙大睁着眼睛却几乎看不清楚对面那些人的脸孔了。她面上十分平静心里却一片慌乱她刚刚运功排毒还没成功就被打断虽然保住了全身功力但是毒气已经完全集中到眼睛里双眼逐渐由涩然到麻木眼睛越来越花渐渐地模糊成一片。

    自己会变成一个瞎子?!

    “凤城飞帅”驰骋纵横十几年如今却要变成瞎子了。她心里一片悲愤忽然又觉得一阵更大的头晕目眩:自己今后再也看不到那红花的颜色了!这一瞬间她想立刻伸手到怀中摸出那花儿再看最后一眼但理智终于战胜了冲动她依旧静静地背靠着墙手里的“追飞”一滴一滴往下淌着血……

    “他没有中毒?”

    “他这个样子像中毒的么?”

    “孙嘉你敢欺骗我们?”

    “孙嘉你是不想要你老娘的命了?”

    此起彼伏的斥骂声满含着恐惧和愤怒众人夺路而逃一些人退到了门外一些来不及外逃的人也无不退到了墙角生怕慢了一步那剑上就会滴下自己的血了。

    “凤城飞帅”威震边疆十来年尤其是铁马寺一役参战的赤金族勇士中不少人见过她每行一步斩杀一人的功夫侥幸余生的人每每想起也是胆战心惊此后在赤金族的军队里更是将她的威名渲染得神秘莫测。

    每个人都清楚若是“凤城飞帅”没有中毒今天他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了。

    孙嘉仔细看了一眼君玉退后几步仍旧没有开口。

    恐惧的叫嚣声慢慢低了下去。四周又是一片可怕的死寂。

    君玉站在墙边门外是几十名严阵以待的杀手还有黄毛抖的朱刚。门里的角落还有几名便装的杀手。她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成了一片心里却异常的冷静。她知道只要占据这个位置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自己可是自己却不能一直拖延下去时间越久越对自己不利。

    她的声音非常平静:“孙嘉彭东可是你害死的?”

    孙嘉似乎从喉咙里出了一声咕哝声只隐约能听出一个“是”字。当初大家都认为凤凰城的驻军将领彭东是追赶一只麋鹿时连人带马跌下山崖而死的。

    “你知道我无意做官唯有彭东一死你才能够真正入主凤凰军成为将军。”

    “对正因如此在他打猎的时候我买通了他的一名侍卫趁他不备将他推下山崖。”

    一问一答声中两名最近的杀手分别持了一钩一斧一左一右向君玉腰间袭来。钩、斧方到两名杀手忽然眼珠突出还没看清楚“追飞”的光芒锋利的长剑已经快捷无伦地穿透了二人的背心。

    朱刚在门外怒叫起来:“孙嘉你下的什么药?你别忘了你老娘还在我们手里她的狗命……”

    孙嘉怒瞪他一眼才慢慢道:“君玉的眼睛……”

    “君玉的眼睛?”朱刚老鼠般的眼睛闪着恶毒的光芒。但是他江湖经验毕竟不足武功也不怎么样远远地盯着君玉也看不出君玉的眼睛究竟怎么了。

    另外几名杀手却老道得多其中一人盯着君玉看了几眼大喜道:“他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朱刚转身望着身边之人低声道:“朱四叔这小子的眼睛真的瞎了?”

    朱四槐随朱渝在军中任职三天前朱刚亲自到军营中找他说是朱丞相有要事要他跑一趟。朱四槐自然不敢抗命立刻随朱刚奔波来到这大漠客栈来了才知道这“要事”竟然是来追杀去年曾救过他和朱渝的君玉。

    朱四槐怒道:“三公子原来你千方百计拉我来就是来暗杀她的?二公子要是知道了决计不会放过你的。”

    朱刚平素对他极其无礼现在有求于他才开口叫一声“朱四叔”自觉是给了他天大面子没想到他居然毫不领情不禁冷笑道:“朱四槐你看二哥做了驸马当然只听命于他了。但你要清楚这是我父亲安排下来的任务父亲的命令你也敢违抗?”

    朱四槐冷哼一声袖手站在了一边。

    二人为怕身边赤金族的人听到对答声音不仅极小而且都是用的他们老家那种极快极偏的方言君玉却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耳里。眼睛看不见了听觉不知不觉间就变得更加灵敏了。

    朱刚忽然大声道:“君玉你今天是死到临头了本少爷就要用这把宝剑取你性命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剑?”

    君玉冷然道:“我管你是什么剑!”

    朱刚哈哈大笑起来:“我手里根本没有剑君玉你的眼睛果然瞎了。大家并肩子上啊拿下这小子可是大功一件大汗承诺谁若献上‘凤城飞帅’的级就赐予赤金族第一勇士的金刀……”

    众人狂喜威名赫赫的“凤城飞帅”双眼已瞎现在又有何惧?再加上“赤金族第一勇士”的金刀诱惑立刻长枪短剑狂风骤雨般向君玉身上攻去……

    原来朱丞相父子投奔赤金族后除了朱渝因为立功受到真穆帖尔父女的青睐被封为驸马带兵打仗外朱丞相和朱刚父子却闲居在指定的豪华大营帐无所事事。朱渝在家时还有些上门示好的朱渝一入军中这大营帐虽然荣华依旧却门可罗雀那些拥功自重的赤金族将领根本不把他父子二人放在眼里又嫉恨朱渝娶了大汗最宠爱的女儿对他父子更加没有好脸色。有一次朱刚在外面闲逛遇到一个酒醉的将领甚至抓住他打了一耳光朱丞相大怒但却不敢为儿子出头只好忍气吞声。而朱渝那个公主媳妇原本在马背上长大自然不懂得什么“三从四德”孝顺公婆也对这反叛过来的公公和小叔没有好脸色尤其讨厌这个黄头的小叔子从来不会上门探望一眼。

    朱丞相只手遮天几十年几曾受过这种窝囊气?无奈新帝登基磨刀霍霍虽然精心策划也只逃得父子三人家族千余口人被诛杀殆尽。如今投奔异族背上“叛贼”的名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见了真穆帖尔还得百般恭敬讨好他虽为一代奸臣每每想起也是捶胸拊心般的剧痛。

    当朱渝在西北战场攻下第一座城池之后得获捷报的真穆帖尔大喜宴请赤金贵族、将领大加庆贺。朱丞相父子沾远在军中的朱渝的光得列上座终于扬眉吐气。酒酣肉醉之际真穆帖尔叹道:“孤王生平百战百胜却偏偏每次和‘凤城飞帅’交手都大败而归被阻挡在这塞外苦寒地。现在孤王最担心的就是‘凤城飞帅’重返西北战场阻挡我的王图霸业。最好是趁他重上战场之前将他除掉永绝后患。我族中若有谁能取得‘凤城飞帅’的级就把族中流传下来的那把金刀赏赐于他并封他为‘赤金族第一勇士’……”

    朱丞相站了起来笑道:“大汗要‘凤城飞帅’的级可谓易如反掌。老夫取来献给大汗就是了。”

    “哦是吗?”真穆帖尔兴致大盛看了眼朱刚知道朱丞相现在最担心自己这个小儿子的前程便道:“朱大人若能取得‘凤城飞帅’的级为孤除掉这个大患‘赤金族第一勇士’的名号和那柄金刀就归你这位三公子了。”

    “大汗静侯佳音好了。”

    孙嘉就是朱丞相安排好的那枚棋子他早前曾多次密令孙嘉暗杀君玉但是孙嘉碍于和君玉的情谊无论如何也不肯动手。后来由于朱渝的原因以及君玉辞官朱丞相慢慢地也消了杀她的心思。

    可是这次为了自己在赤金族的地位以及给朱刚谋一份好的前程再加上他担心君玉重返战场成为儿子的头号大敌又深知儿子对君玉疯狂迷恋只怕战场相遇也会手下留情。如今他们父子都指望着朱渝自然绝不允许朱渝有什么闪失便决定尽快除去君玉彻底消除这个隐患。于是派人秘密胁持了孙嘉的母亲令他务必提了君玉的头来换他母亲的性命。

    孙嘉为救老母性命再也顾不得同窗情谊早已开始留心君玉的行踪趁她单独外出时千里迢迢追来终于等到这个绝好时机让毫无戒备的君玉喝下了毒酒。

    ……………………………………

    在“赤金族第一勇士”的金刀诱惑下众人对这瞎了双眼的“凤城飞帅”恐惧之心消除了大半长枪、长戟、短剑、大刀、利斧、铁钩、铁锤……各种各样的武器向君玉攻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各种兵器的风声紧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似乎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血腥味却浓得叫人睁不开眼睛。

    狂风暴雨般的攻击逐渐小了下来众人瞪着地上十几个同伴的尸纷纷往后退谁也不敢踏着同伴的尸再往前一步。

    众人无不骇然瞎了眼的“凤城飞帅”尚且如此若他没有失明不知道会可怕成什么样子。一时之间再无任何人敢主动出击。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过了许久已渐近黄昏。

    朱刚远远地退在一边又怕又急他父亲已经在真穆帖尔和众将面前夸下海口这次若拿不下君玉只怕今后在赤金族里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他瞪着袖手默立一边的孙嘉和朱四槐众人中就数他二人武功最强但是二人均不肯出手。他清楚朱四槐只听命于自己父亲和二哥现在跟朱渝随军更是完全只听命于朱渝绝不会听自己指使便瞪了孙嘉:“孙嘉看来你是不想要你老娘的狗命了?”

    孙嘉看了眼君玉君玉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得他重浊的呼吸声像是鼻子里在拉风箱一般。

    朱刚的声音又尖又急:“孙嘉你别忘了你的性命是怎么来的。若今天让那小子逃出去你不但前途名誉丧尽从此亡命天涯还会陪上你老娘的命……”

    孙嘉还是没有动。

    “孙嘉你可想好了你不动手也可以你只要带了那支凤凰军投奔大汗也可换得你老娘的性命……”

    孙嘉怒道:“你这卑鄙小人不光逼我陷害朋友还要逼我做无耻叛贼!虽然我现为将军可是也决计没那个本事煽动威名赫赫的凤凰军叛国投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嘿嘿因为‘凤城飞帅’还在凤凰军自然不会卖你的帐只要‘凤城飞帅’存在一天你这个将军就永远只能是毫无威信的傀儡……”

    君玉听声辨位忽然飞身掠起朱刚话音未落一条手臂已经滚到了地上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哀嚎着倒在地上全身痉挛。

    朱四槐立刻扶起他点了他的几处大穴止住了狂涌的鲜血。

    君玉冷然道:“朱刚你父子卖国求荣死不足惜杀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都嫌污了我的剑!”

    朱刚痛得几乎要晕过去又怎么开得出口来。

    君玉提了长剑一步一步往前走周围几十人提了武器——前面的随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后面的一步一步随她往前赶。

    一阵拉风箱般的鼻息声一双肉掌凌厉地攻来君玉感到一股又沉又闻的掌风她知道有如此功力的人必是孙嘉无疑。

    “追飞”迎上快到孙嘉胸口她暗叹一声剑尖一偏只将孙嘉胸口的衣服划破。

    “君公子得罪了……”朱四槐使的也是剑是一把上好的玄铁重剑他和朱三槐兄弟领衔多年丞相府第一好手之称自然并非浪得虚名。

    君玉也不答话“追飞”和这柄玄铁重剑相碰朱四槐退后了七八步脚步踉跄几乎跌倒在地。他本就不欲和君玉硬拼趁这机会装出一副受伤严重的样子立刻又搀扶了朱刚退到了一边。

    一个经验丰富的赤金族汉子忽然大声道:“‘凤城飞帅’已经是瞎子完全靠听声辨位大伙设法扰乱他的听觉……”

    众人醒悟过来立刻以各种武器相击呯呯砰砰地响了起来一些机灵的人打了马吹起口哨一时之间各种呯砰声、马嘶声、口哨声不绝于耳。

    君玉双目失明全靠听觉如今嘈杂之声不绝十几柄刀剑攻来却不能完全准确地听出方位虽架开七七八八却被一柄大刀砍中肩头所幸回防得快只划破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小帅的尸就倒在地上君玉虽然看不见却记得小帅的那声惨嘶这众杀手深知一匹好马在大漠上的作用所以一来就先杀了小帅好断了她的后路。

    她知道再不冲出去必然命丧于此可是即使冲出去这茫茫大漠上自己双目失明又失了小帅依旧走不了多远。一时间竟然不知到底该怎么办。

    月色慢慢地笼罩了这间客栈上方的天空周围的嘈杂声仍然不绝于耳。又是一阵猛烈的进攻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混战中她的腰上又受了一处伤血很快浸透了蓝色的袍子她双目虽盲武功却未失要是平日就是人再多几倍也不能奈她何可是此刻却只求自保已经是万幸了。

    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三十几人或死或伤动弹不得;君玉提着长剑剑上已经全是血迹每走一步余下的十来人就更退出一大步惊恐之下甚至连嘈杂、口哨声都忘了继续出。

    忽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紧接着几十支火把将大漠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君玉目不视物却能感受到那阵红色的火光。

    死寂的四周忽然出一阵低低的欢呼声那十来人立刻飞快撤退几十支强弓硬弩已对准了提剑缓行的君玉。

    ps:同学们今天开始更新坑《乱世太子妃》写魏晋南北朝的美男、主角为昭明太子萧统《文选》的作者。

    新坑已经写了2o几万字不会是TJ坑大家放心看:)呵呵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