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江湖往事之凤城飞帅 > 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天(3)

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天(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东方的天空朝阳初升。

    一个人远远地停下脚步看着湖边舞剑的蓝袍少年。湖边的风吹来青草的气息初升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头上的天空那么红艳她的没有视线的目光如此精神仿佛跃起就能抓住一朵美丽的云彩。

    命运的莫测和多厄那些惨淡而无情的往事在这样的清晨在她的舞动的剑气里似乎所有曾经经历的苦难和不幸都会慢慢地终结、慢慢地消散而留下的是头顶云彩一般的希望和芬芳。

    他不由自主地微笑着走了过去:“你真是勤奋。”

    “习惯而已!”君玉收了剑依稀感到东方那种红艳艳的光芒但那同时也是一种飘渺的感觉。

    君玉笑了起来:“我想去湖边走走。”

    “好的我陪你。”

    君玉站在原地凝视着他。

    对面的人忽然有种错觉:这簇新蓝袍的少年目光是如此明亮一直要看到人的内心深处似乎从来不曾失明一般。

    他的心跳动得很快也很狼狈就像被人窥破了秘密的孩子而这辛辛苦苦隐藏的秘密又期待和别人尤其是和她的分享一时之间竟然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逃避还是喜悦。

    “不用了我就在附近转转你忙你的吧。”

    如一瓢水浇在头上他忽然冷静下来看着她慢慢地往前走去。待她走出好几步了自己才默然跟了上去。

    这片湖边的草地十分宽阔君玉慢慢地往前走脚步却绝不踉跄。有时她又会停下听听湖边鱼儿跳动的声音一些水鸟飞过的低鸣以及微风掠过时那些野花簌簌摇曳的轻轻的声音。

    一尾红色的鱼儿在水里嬉戏游过溅起阵阵的水花。君玉的脚步越来越靠近水边几乎能感觉到溅在身上的水珠了。她弯下腰长长的手臂伸了出去手指几乎触摸到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那鱼儿飞快地游了开去。君玉笑了笑拂乱了那阵水花粼粼地倒映出她的蓝色的身影。

    默默地走在她身边的人看着那粼粼的倒影看着越来越多的鱼儿成群结队地游到那个倒影里。清澈的湖水如一面荡漾的镜子闪烁着她比朝霞更灿烂的微笑比百花更翩然的丰姿这原本平淡无奇的小湖忽然变得如此美丽动人。

    前面是一片迎风摇曳的五颜六色的野花;后面阳光将白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暗暗惊叹并且感谢造物的神奇——为什么一个双目已盲的人仍旧会焕出这样永不熄灭的朝气蓬勃和美不胜收的天人合一?!

    他看着她又向前面走了两步鞋子几乎快淌到水了。尽管知道她不会掉下湖里心里还是忍不住担心她。他迟疑了一下上前一步将手里的棍子递给她:“拿着这个”。

    “这是拐杖么?”君玉笑了起来掂了掂这根粗糙的棍子上面的树皮还是湿漉漉的。他黎明之前就外出了想必除了采集草药还专门去寻了这“拐杖”回来。

    她拿了棍子站在原地从怀里摸出一把短短的小刀随手削起了棍子很快一端变得尖利。然后她站起来侧身十分仔细地听了听忽然快捷无伦地将尖利的棍子插入水里手一抬棍子上叉着一条十分肥美的大鱼。

    她微笑着将叉鱼的棍子递了过来:“给你可以做鱼汤。”

    那人接过棍子怔怔地瞧着她仿佛第一次见到她似的好一会儿才叹息一声:“我真不能想象到底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是么?”君玉看了看远方的天空淡淡地道:“这世界上我做不到的事情太多了。比如你就站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谁。”

    她看不见那人的表情只听得他轻微的呼吸之声这轻微的呼吸之声显然并不平静似是心里激动之故。过了许久对面依旧没有丝毫的声音。她有些失望地在心底叹息一声但想到他就走在自己身边而且似乎永远会这样走在自己身边心里又开心起来转过身又慢慢地往前面走去。

    湖边草地上有许许多多的野菜。水芹菜的香味如此浓烈水浮萍、水厥菜、水蓬蒿等等各自淡淡的香味也如此地与众不同。

    君玉少时和弄影先生居镜湖时闻惯这些味道后来在军中多年的野外生涯加之又经历过饥荒岁月更加熟悉各种各样的野菜。此刻闻得这些野菜的浓郁的味道站定用手指着前方:“那里是水浮萍么?”

    那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几步走了过去采集了一大把水浮萍串在那棍子上。然后又按照她指的方向采集了几把水芹菜、水厥菜依旧串在棍子上。

    前面一片金黄色的、蓝色的野花开得实在美丽君玉却看不见。那人采集了一大把走近几步似乎想递给她却又生生地忍住了只是默默地拿在手中。

    眼睛看不见了听觉和嗅觉就格外地敏锐起来。君玉微笑道“你采了很多花儿么?”

    那人默默地看着她还是忍不住将一大把花儿递了过去嘶哑了声音道:“我以为——是野菜。”

    “是么?”君玉凝视着他似乎知道他不惯说谎过得一会儿才笑道:“阁下真是妙人野花也能看成野菜。”

    那人的脸一下变得通红狼狈不堪地别过脸似乎君玉能看见他的狼狈一般。

    君玉举了花儿哈哈大笑着往前走去。

    这是美好的一天。

    霞光万丈的黎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云淡风清的黄昏。

    君玉坐在草地上看着远远的湖泊。在她的头顶瓦蓝而洁净的天空微微散着黄昏的最后一丝温暖。尽管她看不见却深深地知道这大西北的湖边天永远是翡翠般的蓝云也似缭绕的烟。

    在她的身后有微微的火光有简单的鱼汤的香味有一个手忙脚乱的人在做着生平不曾想过的琐碎的关于柴米的小事。看他的样子对于这些琐碎的小事的兴趣远远胜过对高深武功的修炼。

    终于鱼汤和野菜都放在了平整的草地上。君玉闻着那样美好的味道有些惊奇这个人厨艺进步的神。

    那个人忐忑地望着她像一个等待先生评价的孩子见她露出满面的微笑才松了一口气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君玉摇摇头这些天来自己享受着这陌生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竟然如此地心安理得。她端着鱼汤“凝视”着对面之人竟然十分真切地感觉到此时此刻那人也这般凝视着自己。

    月亮慢慢地爬上了天空湖边像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纱。

    君玉躺在草地上将头枕在手上闭着眼睛心灵像身边的湖水一般平静。

    那人在她身边不远处也学她的样子躺下默默地凝视着她然后唱起一歌来: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

    他的声音如此嘶哑歌声如此无奈君玉转过头忽道:“这是什么歌?我从来没听过。”

    那人道:“我胡诌的见笑见笑。”

    “不相对就可以不相会?不相见就可以不相恋?”君玉反复低吟着这两句歌词忽然长叹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这声长长的叹息仿佛令得湖中的月色都愁楚起来。那人低声道:“何故如此叹息?”

    “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她不经意地摸出怀里那朵枯萎的花儿捏在手中。

    那人飞快地看了看那朵花儿不由得道:“你这位故人?”

    君玉笑了起来:“我曾以为这位故人早已长眠地下!”她坐起来正对着那个嘶哑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即使他没有长眠想来也是嫌弃我变成了无用的瞎子纵然和我相对也不肯和我相会了!”

    那人闭了眼睛热泪似乎就要涌出来过了许久才低声道:“你不要担心你的眼睛很快就会好的。”

    君玉依旧睁大了眼睛凝视着他的方向。这三天里她每天都喝下他为自己采集的草药眼睛虽然依旧黑暗却能隐隐看到朦胧的光线。

    “你那朋友下的毒并不太重原本不治疗过得一段时间也会自行恢复。不过看样子你的眼睛早前受过重创所以不能拖延应该尽快和你的亲人汇合用上那几味特殊的药材才会很快复明。”

    君玉想起孙嘉和他被胁持的老母心里更是惆怅。她早已清楚孙嘉实无意谋害自己如果他真有此心在凤凰城那么长的日子早就下手了。而此次正是由于他下毒的分量不够自己才能得以侥幸逃脱。

    那人见她满面惆怅沉默不语显然是心里难受好久才轻声道:“我们明天就要上路了你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

    君玉早就在疑心他的身份就多了个心眼没有告诉他和弄影先生约定的地点。现在见他追问只是淡淡地道:“阁下有事就去忙自己的吧我不想离开了。”

    “为什么?”那人也坐了起来。

    “我喜欢这个宁静的地方。我也喜欢这种平静的日子。这段时间我不想见外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你一个人怎么行?”

    “瞎子一个人也并不是都会饿死的我自信还能独立生存下去。”君玉笑了起来声音里有了讥讽之意“我已经连累了你好几天真是对不起。你有什么急事你就去忙吧。我想我不需要你帮忙带路找人了……”

    “你的亲人正在等你他找到了药材可以马上治好你的眼睛你不想立刻见到光明么?”

    君玉大声反驳:“可是万一治不好我岂不成了令人讨厌的累赘?既然如此不如我一个人呆在这湖边过日子清净。你想想看谁愿意一辈子伺候一个瞎子?”

    这两三天下来她心里的幻觉越来越强烈几乎已经认定此人就是拓桑可是无论如何刺探他都不肯相认。如今分别在即她再也顾不得其他便故意胡搅蛮缠苦苦逼迫。她笃定如果真是拓桑他总不会任自己孤零零地呆在这湖边不管所以明知道一见到弄影先生就可以治好自己的眼睛也无论如何不愿轻易离开。

    既然他怎么也不肯相认她怕一旦自己离开了想再见他一面可就难上加难了。

    “你想想看谁愿意一辈子伺候一个瞎子?”尽管已经确诊她的眼睛并无大碍这话听在耳里依旧令人痛彻心扉!那人看着她变得黯淡的眼神、凄楚的眉眼那种从来不曾见过的软弱和惶恐忽然感同身受地体会到她对于黑暗的世界是何等地惧怕!

    他心里涌起一种克制不住的冲动几乎立刻就要伸手紧紧地将她抱住好好安慰她、怜惜她告诉她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自己也永远不会离开她。

    君玉见他久久地沉默一阵风吹来她摇摇头似乎清醒了好几分。拓桑明明已死而这人的声音、双手都是那般陌生又怎会是拓桑?如果真是拓桑无论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也绝对不会不认自己的。

    她忽然觉得十分羞愧自己竟试图以“失明”为砝码去博得一个陌生人的同情!“凤城飞帅”曾几何时也会变得如此软弱可笑?

    难道仅仅因为这有大恩于己的陌生人十分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给了自己拓桑一般的感觉自己就可肆意妄为蛮横无礼?

    万一他真的不是拓桑自己如此举动和言行岂不是对他的援救之恩的极大唐突?

    何况自己和弄影先生约定的时间快到如果久等不至他不知会多么焦虑!

    她不禁立刻道:“对不起……”

    那人悄悄伸出的双手在半空中停下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你的亲人寻你不着会担心你的……”

    “是啊!多谢提醒。”

    她忽然想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自己逃脱后孙嘉想必绝不敢再回凤凰城凤凰军现在岂不是群龙无?孙嘉虽然为朱丞相所逼迫陷害自己却绝无叛国之念总算大节无亏。即使不念同窗情谊这些年来她也亲眼目睹孙嘉战功卓著有大将之材如此人物怎能白白让他走上绝路?而且在赤金族大军的虎视眈眈下堂堂凤凰城的将军成了叛贼也是对己方士气的重大打击。

    君玉越想越心急再也呆不下去了微笑着站起身来向那人深深行了一礼:“明天我们就出吧。真是有劳阁下了。”

    “好的你早点休息。”

    君玉侧耳细细听他的回答此刻她依旧不死心地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可是那嘶哑的声音仍然听不出丝毫情绪。

    君玉有些失望地转过头仅存的一丝幻想也如烟般散去她看看头顶的天空眼前永远是一团漆黑。大漠上两日的激战、逃亡让她顾不得悲哀自己失明的事实。而这三天来那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体恤她她也因为存了那人是拓桑的幻想心里奇异的充满宁静充满喜悦完全忽略了自己失明的可怕。可是如今幻想完全破灭终于第一次深刻领略到这漆黑的世界原来是如此孤苦如此寂寥。

    那人看着她在月光下那般苍白失望的脸色几乎又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跑过去然而他终究没有迈开脚步只是怔怔地看着她看着她慢慢地走进那小屋子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