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桑-拓桑(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到得半夜天空忽然乌云密布接着就是雷声隆隆这盛夏的湖边迎来了一场久违的大雨。

    君玉躺在木板上却再也不能如昨晚一般很快就安然入睡。黑暗中她清晰地感受到小屋散放着的各种野花的香味可是她依旧翻来覆去睡不着。

    外面的风声雨声雷电之声交织着响在耳边像有不知多少人在这样暗沉的雷雨之夜肆无忌惮的哭泣。

    她起身轻轻推开了那小小的木门耳边除了隆隆的雷电风雨声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她又侧着耳朵细细地听了听依旧只有茫茫混乱的风雨之声。她抬起头看了看远方心想这世界上终究还是没有什么奇迹!拓桑此刻他不知已经漂浮到了哪一朵云上又或许是投生转世到了哪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道闪电霹雳般地打在她的脸上照亮了她的脸也照亮了这个荒凉的世界。她大睁了眼睛心里的漆黑和这世界一般荒凉。

    一个人在木屋的另一侧无声地望着她。连续几个夜晚他一直在旁边这样无声地守护着她看着她安歇听着她辗转反侧然后自己也安歇或者同样的辗转反侧。唯一不同的是在这离别之夜她走了出来望着漆黑的夜晚和瓢泼的大雨。

    又是一道银白的闪电打在她脸上。这一瞬间他身子一震心里一阵剧疼他清楚地看见门前的少年满面的泪水!

    那威名赫赫的少年竟然在这样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失声痛哭!

    她也只敢在这样的夜晚如此肆无忌惮的哭泣因为她以为那些风声雨声和雷电声会将自己的哭泣完全淹没也只有天地和自己才能听到这样绝望的哭泣声!

    闪电后天地间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风雨雷电之声越来越猛烈吞噬了世间一切声音可是他依旧准确地辨识出有一种声音是她痛哭的声音。

    她的威名太响亮她的性格太坚韧她面对千军万马重重追杀、面对失明后的走投无路都可以神情自若、谈笑风生。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这威震胡汉的“凤城飞帅”却在这样的夜晚如此绝望地哭泣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她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夜晚痛哭?还是不知多少次在这样的夜晚痛哭?

    所有的顾虑、犹豫、彷徨、迟疑都忘到了九霄云外。他闪电般地奔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那哭泣的少年颤声道:“君玉你怎么啦……”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得君玉立刻停止了哭泣。那颤抖的声音和伸出的双手依旧是如此陌生。可是那殷切的语调和紧紧的拥抱却是如此熟悉如刻在心灵上的烙印。君玉忽然记起自己在京告假回到南迦巴瓦那个夜晚的拥抱拓桑的双手是那么用力几乎深入骨髓至今都还觉得隐隐地疼痛。

    心里一阵狂喜她在那样用力的拥抱里抬起头来大声道:“拓桑我知道是你就是你……”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话那人抱了她走进屋子关上木门关上了天地之间的风雨。

    外面的风雨声似乎慢慢小了下去。那人依旧沉默着君玉也觉得任何追问都是多余的心里的悲伤和绝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靠在那个人温暖的怀里伸出手仔细地摸了摸他的眉眼那人依旧一声不吭只是紧紧抱着她贴着她还隐隐有些泪痕的脸庞。

    这是拓桑习惯的动作!她再无丝毫疑惑就如回到了拓桑静修的密室一般心灵变得那么安宁世界忽然变得很繁华很明亮再也不是荒凉漆黑的一片。

    一阵倦意袭上眼皮她闭了眼睛紧紧地抱着那个人安然地睡着了。只是她不知道她抱得越紧那人的呼吸声就越急促。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风雨声已经完全停止了。那人伸手推开木门雨洗后的月亮又爬上了天空如此明亮地照进小屋照在怀中人春花秋月般的脸庞上。

    她睡得恬静呼吸均匀完全认定在他的怀里就是天塌下来也可以不管了。

    他凝视着这样恬然的脸庞激荡的心里像有一把火焰在熊熊燃烧急促的呼吸无论如何也平息不下来。他闭了闭眼睛终于还是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她在他怀里轻轻动了下他吓了一跳只觉得脸上烧心跳加赶紧抬起头来慌忙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再睁开现她的眼睛还是闭着睡得很沉的样子。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微笑着又将脸贴在了她的脸庞上慢慢地也安然睡着了。

    只是这一次他并不知道怀里的人忽然睁开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嘻嘻地轻笑一声才真正安然熟睡了。

    朝阳依旧如此明媚地在东方升起。

    君玉睁开眼睛手里空空的紧紧拥抱着的人忽然不知去向。

    她翻身跃起奔出小屋然后站住。

    她听得他那嘶哑的声音就在对面还带着微微的笑意:“君玉吃过早饭我们就可以上路了。”

    君玉松了口气默默地站了一会儿他已经端来水让她梳洗。

    两匹马并排而行身边的人依然沉默着不言不语。一时间君玉忽然分不清楚昨夜的拥抱究竟是梦还是真。就如眼睛刚失明的时候老是分不清楚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一般。

    她茫然地看了看远方那种要睁开眼睛看到光明看清楚身边人的面容的冲动几乎要跳出胸腔。从来没有哪一刻她会比现在这般急切地希望立刻见到弄影先生服下他千里迢迢为自己寻来的良药。

    她忽然牵了缰绳打了打马马立刻飞奔起来。

    身边的人察觉了她急切的心情火热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他渴望她重见光明的心情也是那般急切可是此刻他却并不想很快走完这段路。他甚至希望这样并排而行的长路永远永远也走不完。

    太阳慢慢开始西斜了但是头顶的那种炙烤依旧十分强烈。还有一天就能穿越这片大漠踏上通往那个和弄影先生约定的边陲小镇之路。

    君玉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用湖边的一种极其特殊的柔软的青草和树叶编织的草帽。草帽几乎遮住了她一半的身子就像顶了一把轻巧的大伞一般。这草帽是那人特意为她编织了在路上用的。帽沿的四周还嵌了一圈淡蓝色的小野花。此刻那些小野花早已被晒得完全枯萎干焦了就连最后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也被蒸得无影无踪。

    他自己也戴着一顶草帽这草帽就简单笨拙多了那是用一种树枝随便绕成的。

    两匹马都热得有点口吐白沫了那人嘶哑的声音轻轻道:“你渴了么?”

    君玉点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壶喝了几口水。

    那人看了看前方前面有一座黄沙遍布的山谷略略有些阴影便道:“我们到前面歇一会儿吧。”

    君玉道:“好的。”

    太阳已经完全西斜下去了时候已近黄昏这片山谷的阴影里已经慢慢开始消散了那种炽热的炙烤之意了。一阵隐隐的马蹄声响起。君玉心里一动想起那群赤金族追兵刚要开口那人却道:“你在这里歇着我去看看就回来。”

    君玉点点头依言在他为自己寻的最好的一片阴影里停下。

    那人悄然奔出老远然后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一片十分荒芜的沙丘十几名赤金族士兵一个个拄着兵器垂头丧气地拖着沉重的步子聚在里面偷懒。

    一个人大声武气地道:“妈的那‘凤城飞帅’也不知死到哪里去了这茫茫大漠怎么找得到?”

    “驸马命令我们要活捉不可伤他性命可是他再厉害也成了瞎子这大漠不饿死他也渴死他。”

    “是啊我们都找了这么多天哪里有什么鬼影子?”

    “抓住‘凤城飞帅’不但重重有赏而且还可以成为大汗钦点的‘赤金族第一勇士’……”

    “你就别做梦了我看再找下去‘凤城飞帅’找不到我们先渴死在这大漠上了。”

    “那瞎子也不知有什么三头六臂竟然连我们最精锐的一支弓箭手都给全部毁掉了可惜我们没亲眼见到……”

    “你要见到了恐怕早就没命了你没看到那满地的断臂残肢?那些好手哪一个比我们弱了?幸好我们没有先赶去……”

    牢骚之声暂停了一会儿那人似乎生怕那“三头六臂”的“凤城飞帅”会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

    “也不知其他人的情况如何?”

    “说好了找到后就立刻信号的这几天哪里有什么信号?”

    “妈的热死老子了不如回去吧就说找不到。”

    “驸马心狠手辣、令出如山如今找不到人我们怎敢随便回去交差?抓住‘凤城飞帅’可是比连下几城都更大的功劳他怎肯白白放弃?”

    “朱渝这异族人倒是又娶公主又立大功‘凤城飞帅’的眼睛是他兄弟设计毒瞎的现在带队搜索的也是他功劳都是他朱家的真找到那瞎子我们也不过喝口汤而已而他却不知躲在哪里风流快活坐享其成害得老子们却在这里被晒个半死……”

    “驸马当时不也亲自出动在搜索么?他本领那么大想来那‘凤城飞帅’是逃不脱的吧?”

    “我看他亲自出手也未必能抓到‘凤城飞帅’。”

    “妈的那个死瞎子真是害死我们了!”

    “若抓到他一定要抽他的筋剥他的皮看他还是不是三头六臂。”

    “驸马那般心狠手辣既然下令生擒我们若违令自己也只怕活不成。”

    “妈的就算不能将他抽筋剥皮也一定要打得他鼻青脸肿断手残肢先出出这口恶气再说……”

    “妈呀……”

    十几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每个人都惊恐地捂住了血淋淋的眼睛眼前顿时一片漆黑。而击中他们双眼的是一把细细的沙子。

    一个嘶哑的声音道:“你等穷凶极恶之徒原是死有余辜。姑念尚不是元凶恶只废去双目以示惩戒。”

    一众人等痛得呼天抢地那声音忽然远去一个人惊恐地大叫起来:“凤城飞帅一定是凤城飞帅……”

    只是这时他们已经全部成了和“凤城飞帅”一般的瞎子又哪里看得到出手之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