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桑-拓桑(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

    在那片山谷的背面炽热的沙地开始迅变得冰凉。

    此刻一匹通体雪白的汗血宝马大张着嘴巴又累又渴身上红色的汗水滴得如血一般。而他的主人满头大汗地晃着身子几乎要从马上摔下来。

    “二公子你已离开军营这么多天了要是真穆帖尔知道了……”

    “他知道?他知道又怎么样?”

    朱渝从马上跌了下来绝望地坐在沙地上咆哮道:“我一定要杀了真穆帖尔这恶贼、杀了朱刚这畜生……”

    多日茫茫的搜索和呼喊令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沙哑。

    “二公子我们这么多人寻找了这么多天只怕……”

    朱渝忽然站了起来盯着朱四槐:“君玉眼睛瞎了肯定走不出这大漠。我们找了许多天也找不到人你说君玉会不会已经死了?”

    朱四槐想的也是君玉瞎了眼睛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茫茫大漠即使不饿死也早已渴死了。可是他看着朱渝布满血丝的双眼整个人似乎已经陷入了半疯狂状态哪里敢轻易开口?

    朱渝见他不敢回答连最后一丝安慰的救命稻草也快失去了猛地一掌击向地上的沙子扬起老大一股尘土声嘶力竭地大喊道:“君玉君玉……你到底在哪里?”

    黄昏的沙地上没有丝毫回音。

    他一掌又一掌地猛烈地打在沙地上直打得飞砂走石:“君玉君玉……你到底在哪里?”

    朱四槐见他双掌鲜血淋漓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刚想去拉他忽见他抬起头来双目赤红嘶声道:“我害死君玉了她一定已经死了!今后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为什么要害她?”

    二人都抬起头看着对面那个草帽遮住了整个头脸的人竟然丝毫也没察觉出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也不知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了。

    刚扬起的尘土慢慢消了下去朱渝茫然地盯着那人听出他十分嘶哑的声音里浓浓的怨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朱四槐也听出他声音里浓浓的怨恨和杀机不由得戒备地握住了自己的长剑蓄势待。

    朱渝双目赤红地盯他好一会儿忽然喃喃道:“是啊我为什么要害她?我终于还是害死了她!”

    “你父子一次又一次的害她。现在你竟然亲自出马追杀她!朱渝你永远不敢和她堂堂正正的较量只敢趁人之危么?”

    朱渝怒极声音和他一般嘶哑:“你是什么东西?关你什么事?”

    那人尚未回答朱渝心里一动忽然喜道:“她一定还活着!你是不是知道她的下落你快告诉我……”

    那人见他变脸倒真比翻书还快冷笑一声:“朱渝她的英名不会因任何人而坠更不会因你而坠。你还想抓了她为你的高官厚禄加上一笔?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

    “她的眼睛瞎了再不医治就来不及了快说她在哪里?”

    “嘿你还惺惺作态正是你的父亲和兄弟设计毒瞎了她的眼睛你也难辞其咎。”

    “对就是我害她的!她瞎了她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她这样的人怎能看不见这个世界?”朱渝似乎没有听出他声音里一触即的杀机茫然了好一会儿才道“也许她也看不见我了……”

    那人听得他声音里那样刻骨的悲凉和悔恨又见他双掌上的血迹摇摇头强自压下了满腹的怨恨冷声道:“今天我是最后一次饶你。你若敢再骚扰她谋害她我必取你父子三人的狗命。”

    话音刚落他转身就大步离去。

    朱渝刚刚得到一丝君玉的音讯哪里容他离开狂奔了上去:“君玉还活着么?她在哪里?”

    那人不理不睬加快了步子。

    朱渝大怒提了口气飞身上前一掌向他背心攻去另一侧朱四槐也包抄了上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人并不躲避忽然回头一掌拍在朱渝的肩上朱渝脚步一阵趔蹵一转身又不顾命地扑了上去嘶声道:“君玉是不是还活着?你到底是谁?”

    “她的事情和你毫不相干要你多管闲事。”

    朱渝冷笑一声忽然迅捷无伦地伸手抓向他头上的草帽:“你装神弄鬼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又能吓唬得了谁?”

    朱四槐见他再次出手立刻施尽全力配合攻向那人。

    那人接下朱四槐一掌朱四槐大惊失色掌心像沾上了一块磁铁功力竟然如陷入了大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人一松手他退出七八步远还是没能站稳重重地倒在沙地上。

    几乎是眨眼之间那人身子一跃避开朱渝伸来抓他草帽的双手一掌拍在朱渝面上冷笑道:“你就死心塌地做你的驸马吧!若再敢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休怪我不客气。”

    朱渝呆在原地面颊火辣辣的那人的身影已经风一般地消失在了远处。

    朱四槐从沙地上站了起来更加惊异地现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好一会儿才心有余悸道:“这人是谁?真是我生平未见过的高手!”

    朱渝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忽然想起在川陕路上的押解途中拓桑如怒的狮子一般的神情和咆哮:“谁要害了她上天入地我必取他性命。”

    他追出几步嘶声道:“那个人是拓桑一定是拓桑……”

    可是夜色已经笼罩这茫茫大漠哪里还有丝毫人影?

    朱四槐大惊失色:“不会吧拓桑早就死了怎会是他?”

    朱渝没有回答忽然又欣喜若狂地大笑起来:“没错就是拓桑。他原本是来杀我的!若是君玉死了他一定会大开杀戒的……哈哈……他若在君玉就肯定还活着。君玉还活着……哈哈哈哈……”

    朱四槐见他忽而绝望忽而欣喜的疯狂模样暗暗叹了口气深深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听从朱刚的怂恿参与迫害君玉。

    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这片山谷。

    君玉坐在凉凉的沙地上静静地听着那个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无声无息地走在这沙地上可是君玉却能很准确地判断出他已经在一丈开外了。

    她微笑着抬起头那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挨着她坐下轻声道:“你饿了么?给你你可喜欢这个东西?”

    君玉伸出手接过那是几枚沙地上寻来的沙果。这种生长在大漠里的野果只有一丝茎露在地面上即使经验丰富的向导也难以现也不知他的眼睛怎么那么尖竟然寻了好几枚来。

    她拿着那几枚小小的果子侧脸望着身边的人。这些天来她听得最多的就是“你饿了么”“你渴了么”这两句话。不知为什么这最最简单最最琐碎的两句话听在耳里却变得异常的美妙动人。

    那人见她脸上那样安然的神情自己也觉得从未有过的平静和安宁。

    君玉想起那阵远远传来的隐隐的马蹄声问道:“那些人是赤金族的追兵么?”

    “嗯都被我打了。你好好休息什么也不要担心。”

    满天的星光洒在银白的沙地上。

    君玉的眼睛上敷着薄薄的一层草药。自离开小湖后那人便准备了足量的草药每天晚上给她敷上从无间断。

    那种草药有着淡淡的青涩的味道敷在眼睛上十分清凉。君玉闭着眼睛坐了好一会儿忽然轻叹了一声。

    那人一直默默地看着她听她叹息柔声道:“你怎么啦?”

    “我的眼睛要是好不了怎么办呢?”

    “会好的只要有那几味药材就会治好的。”

    “要是先生没有找到那些药材或者万一找到了也治不好……”

    “若先生没找到我会自己去找若找到了也没有用……”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地道:“我就分一只眼睛给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