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卿再世相逢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君玉没有开口躺在沙地上闭着眼睛狡黠地偷偷笑了一下。她虽然担心自己的眼睛却更相信弄影先生的医术更何况这同样精通医术的“陌生人”也一再说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是她却要一再出言试探正是因为这“陌生人”无论如何也不肯明言自己就是拓桑。虽然有雷雨之夜的失态可是自上路后他又开始和自己保持着小小的距离。她心里已经完全肯定了他的身份但终究因为看不见他又沉默不答便总是有些忐忑。

    如今听得那句“若先生没找到我会自己去找若找到了也没有用我就分一只眼睛给你”——若不是拓桑哪个“陌生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尽管他一再辛辛苦苦地保持沉默可是他终究还是那般单纯得有点傻傻呆呆的性格自己轻轻试探一下就不由自主地露了口风。

    那人见她偷偷地笑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他极少见到她这般孩子样狡黠而又甜蜜的神情心里一阵激荡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摸摸她慧黠的脸庞却终于还是缩了回来好一会儿才柔声道:“你放心吧我们很快就要到那个地方了你的眼睛会治好的。”

    君玉微笑道:“嗯我知道。其实我并没有很担心。”

    当太阳又一次西斜的时候那个约定的边陲小镇已经远远在望了。

    那人直直地看着前方那种希望这路永远也走不完的心理就更强烈了。然而无论多么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小镇上。

    这边境上的小镇是名副其实的“小”有且只有一条短短的小街街道两旁稀稀拉拉地有几家极其简陋的店铺。

    两人在一家十分简陋的客栈停下这也是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

    那人领了她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君玉忽然察觉到他要离开不禁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惶然低声道:“拓桑不要走!”

    那人用力握着她的手好一会儿才轻轻放开走出几步又转身回来用一块软软的帕子擦了擦她额上的一滴汗珠然后将帕子塞在她手里柔声道:“你放心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他看君玉沉默不语又低声道“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君玉听得他那肯定的语气便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见君玉微笑了才转过身大步离开了。

    君玉握着那东西似乎是一块软滑的丝帕模样。她侧耳倾听时那人的脚步早已远去了。

    掌灯十分懒洋洋的店小二才来掺了茶水君玉喝了口水四处听听依旧完全没有那人的气息他显然还没有回来。

    她心里十分慌乱正要开口问店小二一个人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声音也失去了那份惯有的冷静:“君玉你终于来了……你?你的眼睛怎么啦?”

    “先生!”君玉听着这熟悉之极的声音惊喜地想站起来弄影先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动坐着说话。”

    可是君玉还是站了起来徒劳无功地向门口四面张望:“先生你看见拓桑了吗?是拓桑带你来的吧?”

    弄影先生十分惊异地看着她心里忽然有些害怕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低声道:“君玉你怎么啦?这些日子到底生什么事情了?”

    “先生那找您来的人呢?他在哪里?他就是拓桑啊!就是拓桑带我来这里的……”

    弄影先生听着她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话语摇摇头道:“我在这店里等你两天了老等不到你正准备明天就要上路找你的。午后我出去打探了一下情况刚才是这店里的一个伙计到外面找我说有一个人在店里等我我猜是你到了立刻就赶了回来……”

    “那个伙计哪?一定是拓桑叫他来找您的一定是!”

    弄影先生听得君玉这般言之凿凿也不由得四处看了看这时那个伙计正好走了过来弄影先生立马叫住了他:“刚刚和这位公子一起来的那位客人呢?”

    “他吩咐我来找你后就走了走时只叫我们照看好这位公子。”

    君玉颓然地坐了下去喃喃道:“拓桑走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和我相认!”

    弄影先生看她除了双目失明外心智却很正常并不是在胡言乱语心里的疑惑又加深了好几分:“君玉你说什么?到底生什么事情了?拓桑真的还活着?”

    “对他还活着可是现在却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拓桑去年明明已经在铁马寺的香檀树下火化又怎会活得回来?弄影先生摇摇头叹息一声:“君玉人死不能复生你……”

    君玉大声道:“拓桑没有死他还活着!这次正是拓桑救了我这些天明明就是他和我在一起我怎会连这一点都分不清楚?”

    弄影先生见她手里拿着一块素洁的丝帕帕子上似乎写着几行字。这帕子崭新完全是女孩子所用之物。这些年来君玉从来没有用过这种东西更别说在大庭广众之下拿着了。他心里十分奇怪便道:“君玉你手里是什么东西?”

    君玉心里一动喜道:“先生这个就是拓桑刚刚离开时候给我的你看看是什么?”

    弄影先生接过那丝帕上面的字迹遒媚劲健字里行间充满了缠绵深情之意: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君玉听罢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先生您看看可和这上面的笔迹一样?”她摸出怀里的一张纸笺这是那一年的中秋之夜拓桑千里迢迢赶到凤凰寨送她的此后她就一直随身携带着。

    弄影先生接过这张保存完好的素洁的纸笺上面的字迹端秀清新绚丽异常;再对比巾帕上的字迹虽然巾帕上的字迹增加了岁月的艰辛所带来的劲健却也完全可以辨认出正是那惊才绝艳的拓桑的手迹!

    他心里十分惊异但看着君玉满脸的急切和期待立刻道:“这是拓桑的手迹”。

    “先生果真是他真的是他我早知道肯定是他的!他怕我担心所以留下这个给我告诉我他还活着。”

    君玉大喜过望地站了起来睁大眼睛望着窗外似乎拓桑就站在窗外似的。她细细回想着这些天来他那样熟悉的语调、那样刻骨铭心的拥抱那样贴着脸庞的习惯性的动作——这些都是拓桑独有的原来这些真的并不是幻觉!

    弄影先生细细地看她的满面欣喜现她无论精神状态还是外表都显得十分健康完全没有双眼初盲者那样的绝望和消沉。就连她身上的衣服都是那么簇新洁净而颜色正是她习惯的淡蓝色。很显然这些天来那个救了她的人不仅对她照顾得细微周到更给了她心理上极大的安慰和镇定。如果不是深刻了解她熟悉她爱惜她的人怎会付出这般的体贴温存?

    虽然当初他亲自诊断了拓桑的死亡可是如今证据确凿拓桑显然是真的还活着不然他怎会留下那样一块亲笔题写的帕子?

    弄影先生这些年不知经历过多少稀奇古怪之事但是也不敢轻易相信真有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何况他并没有亲眼见到拓桑心里总是隐隐约约地觉得有些不对劲。至于到底哪里不对劲却一点都说不上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