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的悲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气虽然阴沉沉的四周的热气依旧十分厚重。七八名赤金族士兵正快马加鞭往边境那片大营帐赶去。

    作为此次劳师动众追杀“凤城飞帅”的幸存者他们虽然快马加鞭却一个个显得垂头丧气。这次追杀先是折损了朱丞相帐下的几十名好手真穆帖尔为了拿下君玉特意派出了自己最信任的一队弓箭手没想到这队弓箭手也几近全军覆没。

    头皮血肉模糊的郎雄和右手五指齐断的蒙哥赤五天前已经先行返回可是断了一臂的朱刚却不敢先走。他父子在真穆帖尔面前夸下海口如今却以这样的结局返回只怕很难过得了真穆帖尔那一关。

    他歪歪斜斜地坐在马背上心里十分惶恐。这次铩羽而归他怕受责罚便等了二哥一起回去他一次次回头看到朱渝那匹汗血宝马不徐不急地走着而朱渝面色十分阴沉。

    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朱刚面色大变低声道:“二哥……”

    话音未落一匹剽悍的战骑已经横在前面。

    “孙嘉!赶快拿下孙嘉这小子……”朱刚大喊一声身边的几名士兵对视一眼他们当然知道拿下凤凰将军自然是大功一件多少可以将功抵罪。他们看孙嘉双目赤红杀气横生立刻将目光移到了主帅朱渝身上。

    孙嘉并不看其他人只盯着朱渝:“交出我老娘来!”

    朱渝冷笑一声:“要你老娘的命也可以提‘凤城飞帅’的头来换吧。”

    孙嘉怒道:“君玉双眼已瞎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我毒害好友人神共弃如今只求救下我老娘后自尽以报君玉就是了。”

    “那就等着给你老娘收尸吧。”朱渝笑了起来“不过拿下你这凤凰将军也算小功一件……”话音未落他一剑已向孙嘉攻去。

    孙嘉早有准备也正欲和这儿时的同窗拼个你死我活他双掌攻出刚到半路忽见朱渝的长剑变了方向低喝道“孙嘉。”

    孙嘉心里一凛几乎是眨眼之间已经有两名赤金族士兵被朱渝一剑穿心。他马上明白过来手起掌落和朱渝配合默契片刻之后还没回过神来的几名士兵已经全部被砍瓜切菜般杀死。

    茫茫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三个人和一地的尸体。

    朱刚目瞪口呆地伏在马背上浑身如筛糠一般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

    朱渝盯着朱刚:“孙嘉的老娘关在哪里?”

    朱刚看看那七八具横七竖八的尸体颤声道:“在在……在一个隐秘的小帐篷里……”

    朱渝冷冷地道:“孙嘉你听到了?你自己去带了你老娘远走高飞。”

    孙嘉盯着他半晌才抱拳一揖:“多谢”。

    “君玉是你的好友更对你有提拔之恩你下毒时怎么没想到要谢她?”

    孙嘉杵在原地无言以答朱渝忽然提起马鞭一马鞭重重地抽在他脸上直抽得他面上鲜血淋漓:“我放你老娘也抽你一鞭了断你和朱家的恩怨。此后再见就是敌人你滚吧。”

    孙嘉满脸鲜血火辣辣的惨笑一声:“我还有何面目再见君玉?只求安顿了老母尽力寻找君玉的下落若找不到自杀谢罪就是了。”

    “你这种伪君子早死早好。”朱渝冷哼一声打马离去。落在后面的朱刚醒悟过来也猛抽了自己的坐骑一鞭追了上去。

    朱丞相父子居住的豪华营帐里。

    此刻这豪华营帐里虽然灯火通明莺歌燕舞却没有丝毫的喜气。

    朱刚哼哼唧唧地倒在厚厚的地毯上愁眉苦脸地望着自己的断臂忽然起蛮来抓了酒杯、匕等杂物向正在歌舞的女子扔去。几个歌妓大惊哭哭啼啼地退了下去。

    朱丞相脸色铁青地看着大碗喝酒的朱渝忍了半晌还是没有忍住怒道:“你怎么把孙嘉的老娘放了?你可知道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孙嘉这忘恩负义的小子今后再也不会为我做任何事情了!”

    朱渝没有作声依旧一碗一碗地喝着酒。

    “即使抓不到君玉能逼孙嘉投降也算大功一件现在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你叫我以后怎么在真穆贴尔面前抬得起头来?”

    这次功亏一篑真穆帖尔损兵折将但是他老奸巨猾并不责备反倒好言安慰奖赏了一番幸存归来的人只说“凤城飞帅”虽然逃脱但是让其瞎了双眼也算大功一件毕竟一个瞎子还有何惧?

    过了好一会儿朱丞相又低声恨恨道:“还是给君玉逃脱了!这孽种命真是硬!”

    朱渝放下酒碗醉眼朦胧地看他一眼笑道:“你疯狂追杀兰茜思那么多年都没有结果为什么老是不死心?如今你又怎能杀得了君玉?你好好呆在这里醇酒美人过一天算一天不好么?为什么偏偏要生出这么多事逞强而为自取其辱?”

    “兰茜思害死了大哥君玉又砍断了我的手臂爹你一定要为我报这深仇大恨……”

    “你要再去惹她下次就不是掉一只手臂只怕掉的会是你的狗头了!那么多好手都丧生在她剑下你是领头的罪魁祸有何德何能可以逃出生天?到此时你还不明白她是手下留情?!”

    朱刚看着二哥凶狠的眼神不敢接口又躺在地毯上哼哼唧唧起来。

    朱丞相怒瞪朱渝一眼又无可奈何过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你还是回你的驸马帐营好了。这次我夸下海口却没能拿下君玉只怕引起真穆帖尔的猜忌和轻视。当今之计你一定要和公主恩爱和睦公主刁蛮任性我知道你厌恶她可是如今我们寄人篱下处处要看别人眼色行事真穆帖尔心狠手辣你一定要让公主对你死心塌地最好能让她尽快为你生下一男半女真穆帖尔才会真正信任你……”

    “嘿嘿你放心好了这一生她绝不会为我生下一男半女的……”

    朱丞相大惊失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朱渝盯着父亲一字一字道“叛国投敌的滋味并不好受是不是?纵然还有荣华富贵我也不愿落地生根再生下一个孽种延续我叛贼的身份!”

    “你你……”

    “我在成亲的当天已经给她服下了一点特殊的药……”朱渝大笑起来却压低了声音“真穆帖尔害瞎了君玉一双眼睛他也永远别想有外孙。我这样做也是公平合理的对不对?不对其实并不公平他家的孽种怎配和‘凤城飞帅’相提并论?哈哈哈……”

    朱丞相不知是怕是急全身颤抖朱刚蜷缩在地毯上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朱渝站了起来又看父亲一眼沉声道:“我会努力让你在有生之年保持荣华富贵的日子也会为朱刚谋个前程。可是我希望你对君玉的谋害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如果你真要断绝我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丝希望——我一定会让你断子绝孙的……”他又笑了起来“我杀不了别人难道还杀不了自己么?!”

    朱丞相看着他大步走出营帐只觉得背心冷汗淋漓咳嗽一声一口气缓不过来瘫坐在地上。朱刚连忙爬过去扶起了老父用仅有的一只手揉了揉他的胸口他才吐出一口浓痰喘过气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