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三、梁氏(下)

三、梁氏(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站到阳光下抬头望着二楼的玻璃窗那里拉着窗帘看不清状况但我肯定那家伙在里面。

    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锦盒锦盒里是我的战利品:一只两百年前的水晶球水晶球在阳光下出七彩光芒。当然只是这样根本不能引她出来。

    于是我大喊着:“哎呀!好大的一个水晶球啊听说是前英国女王的枕边玩物啊!啊我还听说这是爱情水晶球啊那老太婆直到八十岁都有不少二十岁的小伙子追啊……”

    身边忽然刮过一阵旋风水晶球在我手中消失无踪嘿嘿她出来了。

    我偷笑着这个死财迷!

    梁若音拿着她的放大镜在阳光下仔细观瞧嘟囔道:“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她那张粉雕玉砌的精致小脸怎么也不会让人联想到她居然就是传说中的世界神偷我撇了撇嘴:“不知道我是从墓里挖出来的你自己慢慢鉴定吧。”

    “哼!”若音轻哼一声“我就知道你个穷鬼怎能弄到这么好的货色。”

    不管这个水晶如何至少它为我开启了通往屋子的大门我欢快地蹦进屋子到家的感觉真好。

    “你又没钱了?”若音扬着眉毛紧紧盯着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着:“谁叫我那一家子靠我养呢?我的好小音你就借点吧……”我粘在若音身上开始撒娇。

    “没钱!”若音将脸撇向一边不理我。

    呵呵知道她的弱点。我来到陈列柜前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个陶瓷碗在手中掂着眯着眼望向脸色开始变得苍白的若音冷冷说着:“啊这个烟灰缸不错啊!”

    若音一把抢下空中的陶瓷碗就用自己的衣袖一阵猛擦:“什么烟灰缸拜托这可是明太宗的第一个饭碗!”

    当然我很快又瞄到一样更好玩的东西那是一只痒痒挠一根金质的杆子上是一只光洁的玉手玉手制作地很精巧最有趣的是玉手居然有关节每根手指都可以活动当然活动的范围不是很大。

    若音自然也现了我的新目标紧张地望着我脚下开始生风当然论跑她绝对没我快就在她迈开脚步的那一刹那我甩手扔出身边的台灯她扑向台灯而我顺利拿到痒痒挠。

    嘿真有趣我用痒痒挠抓着后背带来一片清凉。

    “小玉——”若音终于投降了“我哥在你去问他要钱吧。”

    “好!”正等着她这句话呢“他在哪儿?”

    “二楼洗澡……”若音出卖了她的哥哥脸色变得土黄。

    洗澡?看来准备上班了。嘿嘿正好堵截他。我飞跃上楼过道里渐渐传来水声若音的哥哥叫梁若畑是梁君集团的现任总裁负责梁君集团的“正当”业务其实就是洗黑钱。

    但你可别以为任何小偷都能进【梁君集团】哦。在世界排不上名号的企图不良的根本进不了。所以梁君集团其实就是一个神偷侠盗俱乐部里面都是有头有脸的“小偷”。不管他是爱好也好还是有偷窃癖也好总之后台都很强大。

    在我到梁若畑房门前时水声已止。用手中的玉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梁若畑好听的男中音:“老妹你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喀喇”门开了梁若畑当场就愣在原地刚洗完澡的他头还是半干一头中随意披散着稍长的刘海正好遮住他右边的眼睛若隐若现的是他俊美的脸。

    身上随意套着一件深紫色的衬衫只扣了当中两颗扣子露出雪白而又性感的胸膛胸膛上还有未干的水珠。

    而就在下一刻梁若畑微闭双目就要甩门当然还是没我快我左手撑门右手的玉手就已经直指他的鼻梁:“劫财还是劫色?”

    我步步紧逼玉手的手指轻轻滑过他毫无瑕疵的脸庞。

    一抹驼红迅在他的双颊荡漾开来渐渐侵袭了他的全身这家伙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双眼变得哀怨差点咬碎他一口白牙。

    他缓缓后退着跌坐在他玄黑的大床上将脸撇向一边望着床头柜的抽屉。

    “快点!我没耐性!”我坏笑着用玉手戳着他**的胸膛。

    “给你就是了你别过来!”梁若畑无奈地说着语气却有种三贞九烈的感觉。

    他颤抖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皮夹微拧双眉满脸的痛苦从里面取出一张金卡痛苦地递向我。

    我欣喜地准备接卡可是忽然他又缩了回去抽*动着眉角道:“请你先洗手!”

    洗手……我沉下脸这个家伙的洁癖怎么越来越严重了。

    对于这对兄妹他们痛苦的日子将在今天开始因为我又要住在他们家了呵呵。为何说又其实这里是我半个家有一个房间永远为我敞开。别看这兄妹俩见我如见鬼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岂能用一个好字形容?

    而每次回来都会上演前面的两幕这已经成了我们的习惯。你也别误会那金卡是梁若畑的其实那本就是我的酬劳。因为一年当中我任务中得来的“外财”例如那个水晶球都是卖给他们的。

    换下风尘仆仆的衣服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楼下一阵马达轰鸣看来那个洁癖狂走了。

    梁若音看着洗干净的我双眼亮大笑道:“你知道你回来有多脏?”

    “我知道!”我冷冷地答着拿起茶杯坐在床上不想再提。

    “你呀简直就像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对了我哥把卡给你了吗?”这女人三句不离钱。

    我奸笑起来:“你想用我的卡?”

    “嘿嘿知我者莫如小玉我哥对你比对我还好这卡他早就准备了里面可有不少钱哪……”看着若音一副流口水的样子我就想扁她她实在太财迷了。

    “放心!我逛街会带上你!”我无奈地叹着气。

    若音笑了甜美地笑了笑意里还带着狡诈总之她的笑容让我害怕。

    她蹭到我的身边轻声问道:“那最近……你是不是很空?”

    果然这个级损友又在打我主意:“说吧你又看上什么了?”我端起茶喝着。

    梁若音见我并不反对顿时兴奋道:“这次我看中的非你去偷不可凭你的轻功定然能进傲世集团!”

    “噗——”一口茶全喷了出来我惊道“你不会吧居然看上傲世集团的东西?”

    “恩!他们的三少傲宸刚刚从美国买回来一样东西那是另一只玉手和这根是一套的。”说着拿过我扔在床上的玉手心疼地抚摸着“我这只是右手他那只是左手所以……”若音眼泪汪汪地望着我“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我晕叫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偷一只痒痒挠!我掂了掂手中的金卡在考虑或许还是跟他直接买比较好。

    “怎样?很刺激吧我叫我哥安排一下我们去踩点。”若音说完就拨通手机。

    不会吧这么急?拜托我可是刚回来耶好歹让我休息一下嘛。

    就见若音在我面前来回走着脸上渐渐出现激动的表情:“恩!恩!好的……嘿嘿谢谢哥……”

    心一凉完了。梁若畑已经作了安排你说这兄妹俩不见我死不甘心是不?

    我立刻站起身抢过手机怒道:“我说洁癖狂你跟傲世集团不是有生意来往吗?你买下那东西不就行了偷什么?”

    “小玉我买过人家不肯对了下午我正好要去谈一个合作项目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傲家三少你和小音下午就以保镖的身份跟我去顺便踩点!”

    郁闷不卖就偷这倒真是若音的性格。将手机扔还她的主人我倒真有点动心。

    动心不是因为那只痒痒挠而是傲家三少阔别七年也不知他怎样了。最关键的是他居然不会武功。

    这一直是我的心事。他不会武功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不愿学或是当初我推宫过穴出了差错可是无论哪点那个老妖怪都不会放过我因此我一直躲着他汇报假消息。

    可是这件事始终瞒不下去毕竟已经七年了前两年可以说他还在学可七年还没所成讲出去谁信?

    哎……傲宸啊傲宸你这不是在害我嘛?

    “怎么样?到底去不去?”若音用胳膊直撞我。

    “去!”我干脆地喊道当然去总得把事情搞清楚。

    ※※※※※※※※※※※※※※※※※※※※※※※※※※※※※※

    三九集团常年制作各种痒痒挠。材质精美款式时尚。

    痒痒挠痒痒挠让你越挠越痒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