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十一、救人(下)

十一、救人(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海滩越来越近而小音的车子也早已不在这是规矩不等掉队的人。听上去很残酷但有时却是无奈因为等待或许会带来全军覆没。沙滩上很干净连车胎印都没有看来小音利用那些时间扫除了所有痕迹。

    我蹦下船心里欢喜终于可以走了没有了小艇的马达声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好清静轻柔的海风和欢快的海浪声让我一下子变得轻松。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刀疤突然跃到我的面前:“你还不能走!”随即他望了望海港的方向“我们要潜回海港船留在这里引开他们。”

    我瞪大了眼睛周围鸦鹊无声:“为什么?那你们走好啦干嘛要我跟着你们?”

    “我们必须有人断后!”胡子大叔背着11o走到我的面前语气很诚恳“后面就拜托你了毕竟对方很聪明说不定会跟来。”

    如果我不是蒙着面他们就能看到我的嘴张地有多大从他们的言行我只能给出三个字来形容就是:没人性。

    就在我没说同意时那个刀疤将船丢弃下了海紧接着就是背着11o的胡子大叔。

    “还不快走他们已经来了!”刀疤一手指向远方果然那里出现了灯光“这是命令!只要你还是飞鹰的人就必须执行!”

    好厉害的男人不是大叔因为跟胡子大叔这么默契还用平辈的口气说话的肯定也是个老unc1e。我赶紧跟了上去。就在这时胡子大叔犹疑地说道:“我们没带呼吸器11o怎么办?”

    我愣了愣他们居然没带呼吸器!不过也对像他们这样的高手从港口游到游艇的确不用呼吸器。看着两个大男人犯难的神情我忍着笑从包中取出呼吸器给11o戴上:“好了可以走了!”

    刀疤大叔和胡子大叔愣了一下然后胡子大叔拍了拍我的肩:“小玉果然准备充分啊。”我得到胡子大叔的表扬心里也美滋滋的怎样?对我刮目相看了吧。随即我们三人立刻潜入水中。

    从这边的海滩到那边的港口大概是两百米途中我们都可以换气所以不难。

    就在我们潜水的那一刻我的身体明显感觉到了海水有规律的波动那是游艇推开的浪他们追地好快。

    我们沿着礁石边游着夜里的海更可怕幽深的海水仿佛是散魔力的黑洞要将你吸入他的庞然大嘴。又像随时会伸出魔爪的恶鬼将你拖入深渊。要不是夜视镜难保不在潜水时迷路。我们三人相互错开地游着因为这样就不会被前面的人的内力所阻碍。

    渐渐的礁石不见了是一片浅海区看来快接近港口了。突然前面的的两个人不动了我也听见了马达声天哪他们居然绕回来了。不对马达声很多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

    难道是现我们了?难道他们派了搜索队?

    只见那两人一个翻身往更深的地方潜去我也只得跟了上去。

    马达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慢我的心也越来越快灯光在我们上方闪烁他们分散在四处人还真不少。他们在搜索在找我们其中一艘就在我们的正上方而更大的危机就是我肺里快没气了刚才他们停下来我忘记换气了这下可糟了……

    一路往下身周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很快我触及了浅海下的沙滩夜视镜前是一副奇妙的景象。只见海洋鱼群在我身边穿梭不过怎么长得古里古怪?想起来了这里是港口污染严重所以鱼类的基因也变异地厉害。

    难怪夜视镜前的景色模模糊糊的。就在这时忽然我感觉到腿边一阵麻痒我低头一看顿时一口气吓出嘴巴只见我腿上居然缠着一条海蛇!

    天哪我自认缠功不错可我不想被海蛇缠啊。海蛇都有剧毒虽然我百毒不侵但我也不想被它咬一口更何况蛇这种的东西缠在身上就够让我竖寒毛了。

    就是因为这条蛇我把肺里最后一口气给吓了出去。顿时一窜大大的气泡扶摇直上糟了。呼吸器造成的水泡细小而繁多通常还没浮到水面就随着流水飘散不易被人察觉而大口吐出的气泡少而大声音明显度也快容易被人现。

    果然马达声忽然停止了灯光在我们的上方扫着我深知再这样下去我只会出卖飞鹰的同事。

    于是我拿出我的大头钉准备打蛇打蛇打七寸但海水动荡不安所以很难打准如果这一针没打准就注定要被咬了但我还是决定冒险。

    忽然我举起大头针的手被人牢牢抓住夜视镜下是戴有面罩的那个大叔是刀疤!他朝我摆了摆手随即一个翻身就游到我下方伸出手两指就牢牢掐住水蛇的七寸双指用力海蛇就去了天堂好残忍!

    我捂着嘴必须坚持否则敌众我寡吃亏的是我们。

    眼前渐渐黑这是大脑缺氧造成的再坚持……坚持一会就可以上去了不过上去好像也有一段距离……

    我隐约听见马达声再次动的声音那迷蒙的灯光也渐渐远去那像阳光般的灯光我忍不住想抓住那光线可是为何我没有呼吸?我忍不住吸了口气顿时冰凉的海水一下子灌进我的肺里我立刻清醒过来我居然开始迷失意识忘记自己在海里!

    而我正在下沉是的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维持漂浮我在下沉我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除了冰冷的海水一无所有。

    忽然我感觉到有人将我抱在怀里我振作精神汇聚我开始涣散的视线原来是刀疤大叔他开始用力摇我:“我……”又是一口水吞了下去我想说我还活着只是需要尽快上去换气。

    只见刀疤大叔拉下他的和我的面罩托住我的后脑难道他要给我送气?不要啊!我赶紧挣扎说什么也不要让大叔给我送气那不是跟大叔接吻?我宁可死也不要把初吻现给大叔!一堆因我挣扎而造成的气泡在我们周围飘舞。

    但很明显挣扎是没用的他比我厉害地多而且我也没力气挣扎了。我就像一只躺在砧板上的羔羊任人宰割在下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敢想更不敢看。

    没感觉我刻意忽略那双唇碰触的感觉除了肺里开始渐渐充满气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他们我就这么恍恍惚惚跟着他们上了岸确切地说是爬上岸的。然后我就开始吐。

    我哭啊就这么把初吻献给一个大叔。nnD还指不定是个花心大叔。就算小畑小音也比大叔好啊。

    “呕……咳……咳……”我趴在地上猛吐鼻涕眼泪口水一咕脑儿全流了下来怎么这么倒霉今晚绝对是我人生的污点一个大的灰色回忆。

    “哈哈哈……小玉看来你还要锻炼水性啊!”胡子大叔还在一边揶揄我背着11o的他到是一脸轻松。我一下子拽下他的衣领怒道“你干嘛不给我送气?”

    “刀疤离你最近怎么了?他不行吗?”胡子大叔问话的时候还瞅了瞅一旁的刀疤我总算看清了这家伙的真面目果然是一个带有刀疤脸的——大叔。他右半边脸从眉角到唇边是一条褐色的刀疤就像一条蜈蚣趴在他的脸上。

    “我们不熟啊……”我几乎哭了出来“至少你还好点啊……”我真的哭了出来“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现在风气开化但毕竟怕生啊多尴尬我居然跟个不认识的大叔……想起来就好变态!”

    “你身边有正常人吗?”忽然刀疤大叔大声怒道还冷冷地瞪着我“一个gay一个吝啬鬼你自己根本就是个笑话。”

    刺耳好刺耳!说我可以怎么可以说我朋友!我当即掳起袖管站直身体怒道:“喂!说我就说我别说我朋友!到时可别怪我不尊老!”

    “哼!”刀疤冷笑着他脸上那条刀疤跟着一起抽*动“不吐了?那我们回去吧!”说完转身就走。脑袋清醒的我这才现原来我们上的不是港口而是港口另一边的堤坝而刀疤大叔正跃上堤坝栏杆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原来他们的车停在这里。

    “好了下次我给你送啊。”胡子大叔拍着我的肩。

    “没下次了我一定会再多带一个呼吸器的。”

    “走吧……呵呵……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样子傻乎乎……”胡子大叔带着笑背着11o也跃了上去。

    “什么叫傻乎乎大叔!咳……咳……”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