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十六、前兆(五)

十六、前兆(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戌月说的是五年前戌月当时是武林邪派荼毒门的技术人员至于她如何进入荼毒门只能说是误入歧途因为她原本是个孤儿。浆糊中很多孤儿在没有良好的教育下都会被黑暗势力蛊惑。

    荼毒门是浆糊中研毒品的地下加工厂浆糊中的毒品、毒药和毒物百分之五十都是从他们那里加工出来的。而身为技术人员的戌月在一次采集毒物中被毒蛇围攻当时我也正好在那片原始森林所以我救了她救了她才知道她是荼毒门的人。所以我跟她进行了一次长谈。

    可能那次长谈多少起了作用几年后她站到了正义的一边帮着公安和傲氏捣毁了荼毒门为了保护她她便进入了傲氏成了戌月。当然我那次也带着人皮面具年轻嘛喜欢玩神秘。所以她没认出我。

    我抿嘴笑着为她的改变而高兴根据她的特长她自然成了傲宸身边的毒物专家市场上出现的毒物没一样能难倒她的。

    其实这十二月我都曾跟她们接触过只不过年份长远我又隐藏身份所以她们对我没有印象甚至还有些敌意。不过我倒没想到戌月能认出我莫非她有狗鼻子?

    十二月或是疑惑或是忧虑或是不满从她们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出她们并不信任我至少现在不是。在她们心中保护傲宸的只是她们十二月而不会多出一个我。

    对于她们的排斥我不急因为只要付出真诚她们总有一天会接纳我。任何一个团体在接纳新人时都会产生排斥情绪。

    我朝十二月咧嘴笑着挥着手打着招呼:“大家好我是沈玉大家可以叫我小玉。”

    “欢迎!”戌月热情不减她是第一个接纳我的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很好!那以后你们就是伙伴了。”傲宸站在我们之间此时的他就像过去管理小妾的丈夫真是滑稽。

    当然除了戌月再没一个人给我笑脸她们或是因为对我上午不到场的不满或是出于某种竞争因为我的到来她们之间某种平衡将被破坏这平衡的支点就是对傲宸的感情。

    “嘀——”远处传来一声鸣笛一辆商务车停在路边门一开下来的是白秋叶。

    不可否认我对白秋叶的印象很好因为他很清爽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他应该是来接傲宸的不过即使是商务车也坐不下这么多人。

    我第一个站出来告别:“我先走了回头联系。”

    “你去哪儿?”傲宸追问道。

    我笑着耸耸肩:“我不上班或许逛逛街。”

    “我也去!”戌月跑到我的身边挽着我的手臂。

    我笑了她肯定想问我许多事情:“好啊一个人逛挺无聊的。那……各位再见!”

    “好吧晚上见是到梁家接你吗?”熬成忽然问道而且还很大声。

    我愣了一下:“晚上接我干嘛?”

    “去我家啊合同上可是写地清清楚楚哦。”说完傲宸奸邪地笑着。

    我轻呵一口气该死我居然忘了这事手臂被戌月抓紧她一脸坏笑我瞪了她一眼:“不是你想的那样!”随后对傲宸说道“我有脚我会自己去的。”赶紧脚底抹油我现酉月和辰月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而且卯月的眼中也满是失望。

    商务车在经过我们的身边的时候该死的傲宸还放下车窗朝我暧昧地挥着手:“那我晚上等你哦……”

    混蛋已经被人误会了还要强调真是过分。

    当然我也不会真的逛街我和戌月迅躲进街边的咖啡厅享受空调和美食。

    果然戌月开始好奇地问:“小玉姐姐你退出江湖了?好久没出现大头菜神女了。”

    “呵呵美女我成熟了不玩那套了。”

    “也对那你怎么认识三少?还要住他家?好棒啊肯定嫉妒死她们了。”

    “怎么辰月没跟你们说清楚吗?我将成为三少的家庭武术老师所以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原来如此。”戌月终于明白前后因果“你做他老师绝对行你武功那么高。”

    “呵呵但打不过你们十二个。”这是实话她们十二个只要四个一起上我就吃力了。

    戌月吃着冰激凌:“那你做三少的老师有其他目的吗?你做事向来有目的是追三少还是二少还是大少?”

    好离谱我笑道:“我绝对对他们三个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那就好……”戌月居然松了口气“你也知道她们……”

    “我明白。”我打断戌月这些儿女情长的鸡婆事还是少若为妙烦。

    戌月的确改变了不少当年看见她时她性情孤僻决不会让生人靠近半步。她虽然叫我姐姐其实她只比我小两岁而当时的她只有十七岁同龄的那些女生还整天花前月下手里捧着言情小说心里想着白马王子。而她却四处收集毒物身处极度危险的原始森林杀人不见血手段极其毒辣。

    而现在的她开朗活泼一双清澈的眼睛毫无半丝杀气嘴边总是挂着欢快的笑容热情奔放这才是正常的女孩嘛。

    和戌月的聊天非常愉快她总是提起五年前的那晚当时我救她时我就在她身边唠叨所谓的长谈其实就只有我一人在说期间她还有几次恨不得剁了我苦于蛇毒未清无法动弹。

    “知道吗?”戌月从回忆中渐渐回转“我后来的改变是因为你的那次长谈是你告诉我世界有多精彩不是只有杀人和被杀是你告诉我原来世间还有感情这东西。我从八岁就开始在街头流浪进入荼毒门除了毒还是毒不是试验别人就是被试验那样的日子……”

    “别说了一切都过去了……”我包裹住她的手那样的日子简直无法想象。

    “呵呵是啊……”笑意再次在戌月的脸上绽放“不过那晚你真的很唠叨哈哈……”

    呵呵那是跟小畑学的看看时间不早我们便在咖啡店门前分了手临别时戌月还很高兴地说我能加入她们真好当然她也会帮我保密大头菜神女的身份。毕竟那是个傻乎乎的称号。

    当夕阳的流金洒满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开始在家里收拾东西。望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无限怀念怀念梁家的院子怀念院中的梧桐怀念阿萨怀念那个总是大喊“强盗来了的”菲佣自然还怀念小畑和小音。

    鼻子开始酸我走的时候居然是被——赶出来的!只见小畑在我身后连声催促:“好了没我晚上还有约会拜托你收拾快点!”

    “重色轻友!”我怒喝着这家伙居然还叫菲佣也来收拾加快赶我的度。

    “错!那是很重要的应酬当然我也很舍不得你的……”说完小畑脸上开始抽搐可见他正忍着笑。

    “死变态!”我气地直跺脚“你小心被人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如果真是那样我想那个人会是你。”小畑带着调笑可那笑容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恶魔。只见他将我的行礼扔进车厢并将我按入车里开了车就走。

    当然我在车里依旧没有停止我的谩骂:“死梁若畑你去死吧以后别指望我英雄救美让你被那些女的折腾死疹子死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不!是女人!……”

    “骂完没?”梁若畑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我差点飞了出去他眯着眼温柔地笑着。

    寒气顿时溜进我的后脖子奇怪好像空调没开这么冷吧怎么……我寒毛全竖起来了?我怯怯地小声地说道:“完……了……”

    “那就给我滚下去!”说罢!他就一掌朝我面门劈来我右手放下靠背左手解开保险带等他的手再竖劈的时候我一个后翻就坐在了后面一排赶紧道:“我下我下!”赶紧下车。

    随后小畑也下了车将我的行礼扔在我胸前依旧是天使般的笑容:“那就麻烦你自己去吧……”

    “啊?!”我大张着嘴足够塞下一个馒头而我就这么看着梁若畑开着他的车远走高飞!而我仅仅给了他一个中指。

    小畑的行为实在太伤我的心了我承认有时我的确比较讨厌。我经常等他洗完澡“调戏”他顺便讹诈他还经常把他的沐浴露或洗水换成大蒜液或是墨汁现在被赶了出来就少了个捉弄的对象生活又要变得无趣。

    我耷拉着脑袋拖着我的行礼在夕阳下懒散地走着整个人都在夕阳的影响下显出了老态我佝偻着背两眼看地就像是地上会随时捡到钱包似的。

    可有时候就是那么邪门我真的捡到了就在路边的排水道口有一样东西在阳光下不停地闪烁晃地我睁不开眼我赶紧走到排水道边只见一条链子挂在口子上摇摇欲坠。

    只是这条链子怎么这么眼熟?我立刻拣了起来心中大喜这居然是采花折柳的链子而且是折柳链。只见白金的手链上挂着数片由绿宝石做成的柳叶但我还不能高兴地太早因为这链子的质地和宝石还要鉴定过才能确定这是不是【采花折柳】高级会员的所有物。

    可不管如何我是有所进展只要有了这个若是知道【采花折柳】的总部我就能进去好好调查一番。如果傲宸是他们的对象那我们就要掌握主动权这或许就是某个阴谋的前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