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二十八、友情(下)

二十八、友情(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午月有着一米七的个头大大的脸但却被一头长遮盖地恰到好处。

    大大的眼睛如海底的黑珍珠闪闪亮。

    她盯着我老半天才想起我是谁:“你不是那个……十三吗?”

    “呵呵是啊……”我想也就这十三最好记估计她们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逛街?不保护三少吗?”

    “他在家不需要我保护。”

    “哦……”午月似乎在没话找话她瞟向橱窗“你喜欢大少?”我想这才是她真正关心的话题。

    我摇着头:“不是只是好奇没想到要开武林大会了好像大少说要开记者招待会吧到时你也会在场吧……”我装作无意间提起却看见午月脸色微红点了点头:“是啊呵呵那……再见!对了欢迎你加入我们!”午月伸出了她的手我将箱子放在一边夕阳下她的笑容有种说不出的迷人……

    当傲宸看见我又抱回一个箱子后他立刻躲入房间说什么都不肯出来。独孤伯母将晚饭放入餐盘提示我可以用食物诱骗。

    “笃笃笃”我敲响傲宸的房门告诫自己务必要变得温柔要用哄小孩的声音来哄傲宸“傲宸?”

    里面没反映。

    “三少?”

    还是没反映。

    “小宸?”

    好像有脚步声。

    “小宸宸?”天哪我自己寒毛都竖起来了。

    “干嘛?”里面终于传来傲宸泛着寒意的声音。

    我先抚平自己的鸡皮然后耐着性子说道:“我给你送晚饭来了。”

    里面沉寂了一会随即就听见他的质问:“没有蛇虫鼠蚁?”

    汗还记得这茬我立刻保证:“绝对没有!是青菜和豆腐。”这下够清淡了吧。

    转而传来开锁的声音门开了一条小缝傲宸的十分之一脸出现在门缝中我立刻摆上亲善大使的笑容在经过他一番盘查后他终于将我放了进去。

    “你晚上带回的箱子是什么?”傲宸接过餐盘走到阳台上那里摆着一张茶几茶几的边上是矮矮的藤制矮凳而边上是一个藤制的半包围的椅子并用铁链和藤蔓吊在屋顶。

    我盘腿坐在藤椅里藤椅在风中轻轻摇曳对于傲宸的问题我并没直接回答只是轻声问道:“早上的训练真的太严格了吗?”偷偷看着他的神情就像初恋少女偷窥自己的心上人一般心虚。

    他手中的筷子停了一下扬了扬眉毛看着面前的饭菜道:“你难道喜欢被一群马蜂围着?万一被盯到我俊美无暇的脸……”傲宸用筷子越说越得意不停地赞美自己的英俊和潇洒若是被我破坏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天哪!我忍不住了大喊着:“我宁可你骂我别在那里臭美了浆糊俊才排行榜好像没你吧……”我狠狠浇了他一盆冷水果然他不再言语了“想进入排行榜必须文武兼备并拥有英俊帅气的脸和气质后者你的确不差但前者……呵如果你不隐藏的话或许就会和你两个哥哥一样挤入前二十。”

    “隐藏?”傲宸嘴角微扬“我哪来的隐藏?”

    哼!还不说吗?无所谓反正晚上依旧安排了训练我跃下藤椅冷冷地站在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强大但训练还是依旧今晚将针对准确率和度的训练。”

    “等等!”傲宸忽然举起了他的筷子“今晚就免了吧明天有新闻布会。我们三兄弟要好好商量一下。”

    “新闻布会?就是关于武林大会的?”

    傲宸笑了继续吃他的饭:“看来你消息很灵通啊所以明天你也会去。”

    “我也要去?为什么?”

    “再次澄清照片上的事……”傲宸含糊地说着似乎这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也对他们是公众人物嘛。

    不知何时夕阳已隐藏她最后一缕光辉没入天际温柔的月神带着她的光芒来到人间撒遍每一处也撒在吃饭的傲宸身上。

    此刻他心情似乎很好因为盘子里的饭菜一扫而空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忽然将餐盘放到我手里狡猾地笑道:“麻烦带出去谢谢!”

    郁闷成用人了。越想越火大非但逃避训练还暗算我最后居然差遣我我狠狠瞪着他的背影真希望自己的视线能化作火焰烤焦他烤地他连他妈都不认识。突然他转身了我赶紧摆上天使般的笑容。

    “你还不走吗?”傲宸满脸的疑惑“我要洗澡了啊~我想起来了梁若畑曾告诉我你很喜欢在他洗完澡堵截他莫非是迷恋他的身体?”傲宸的眼神忽然充满邪气我的头皮开始麻有种要被他捉弄的感觉只见他慢慢靠近“其实我的身材也不差的要不要欣赏一下?”说着就开始解他的扣子。

    果然这家伙一肚子坏水想让我心慌下辈子吧!就在他解开第二颗扣子的时候我毫不客气地将餐盘上的碗扔在他白质的胸口所有的汤汁都倒在他洁白的衬衫上就在碗盆即将跌落地板的时候我迅接住摆回餐盘:“现在你真的需要洗澡了。我不打扰你。”脚下一点我腾空而起再一个后翻翻出他的阳台。隐约瞟见他正无奈地苦笑。

    之后傲家都聚集在书房里召开家庭大会自然是为了明天的新闻布会。大家别以为新闻布会是件简单的事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其实这是斗智斗勇外加口才的比拼。稍不留神你的话就会被他们曲解。

    此刻我就成了多余的人。我独自坐在练功房里愣愣地看着那箱道具傲宸的确有不可思议的潜力和学习能力如果说他是习武天才我觉得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他就是个天才。

    昨晚他才学会两套功夫的运气方法今天就能掌握他们其实我用马蜂只是想逼他使出隐藏的本事但没想到他后来居然就用【飞花血雨】这让我不得不佩服他。

    我想知道他原来学过什么也是为他好。

    浆糊武功也是相生相克必须根据人的体质来学习否则非但不得要领更有生命危险。例如我体质阴寒就算三伏天我的手脚依然冰冷这是降诛草的副作用。所以偏阴及寒气过重的功夫我就不能学而且这些武功也是我的死穴!

    我现在担心我教他的功夫中一些心法会与他原来学的相冲到时两种内力交杂的话对他的身体也会有影响。哎呀真是好烦哪每次都要靠试探这样的进程也太慢了吧……

    越想越头痛我躺在地板上整个人说不出的烦躁。忽然鼻子一阵湿润我轻轻一抹居然留鼻血了。就说马蜂不能多吃嘛而且我还在饭后吃了一大锅人参鸡汤像我这般阴寒体质不溜鼻血才怪呢。

    真是郁闷!不过还好不在傲宸的房间流否则他一定会想入非非。仰着头慢慢走出练功房切忌越是流鼻血越是不可躁动否则会导致血管爆裂。

    “呀!小玉!你没事吧!”我仰着头只能看见天上的星星但这响亮的声音也只有朱大姐才有。

    我摆了摆手:“没事流鼻血而已我需要一些棉花……”

    “流鼻血!”朱大姐的声音一下子提高八度她再响点估计整个院子的人都听到了“小玉你老实说是不是受了什么内伤!”

    内伤个头啊。这世界就是如此正常地流流鼻血也会被联想到内伤。我哭笑不得:“真是流鼻血啦不是内伤。”

    “不行!我得封住你的大穴!”说着猪大姐的脚步已经开始挪动。

    我晕死流个鼻血都不太平不让我流完内火滞留体内更不好。我立刻低下头见猪大姐手指到了面前我脚步轻滑孤叶飘零百步走我闪!

    猪大姐见我不老实还追了上来而我刚一低头鼻血就如黄河决堤一而不可收拾。一手捂着鼻子轻轻闪身绕到朱大姐身后一指点在她尾椎她变得无法动弹。

    看着自己身上的斑斑血迹我苦笑不已为什么只有我流鼻血不能用点穴止血?我大叹一口气却没看到身边的朱大姐已经开始运气入胸腔了而等我现的时候已为时已晚只见她大嘴一张足矣震碎耳膜的狮吼喊了出来:“小玉出事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