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二十九、隐疾(上)

二十九、隐疾(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朱大姐吼完之后我彻底无语我愣愣地看着朱大姐鼻血兀自地流着我想说这也太夸张了吧。

    果然没一会功夫先是傲家的园丁保姆围了上来接着就是傲家的人走在最前面的是傲伯伯和独孤伯母所幸的是鼻血在他们到的那一刻止住了。但我心里渐渐清楚接下来会是什么?真是日子过地太开心了连这都忘了难怪会流鼻血。

    独孤伯母看着我直心疼:“作孽啊小玉你怎么回事?浑身都是血?”

    呵呵我知道我流鼻血的时候的确很壮观。我慌乱地用手臂擦着鼻血:“没事我吃地上火流鼻血了没想到朱大姐以为我受内伤了。我这就去清理一下。”我逃也似地绕过两位长辈忽然从他们之中伸出一只手将我捉住原来是傲宸他也是满脸地担忧:“你真没事?”

    我做出服了他们的表情掩盖心底地慌乱:“真没事我先处理一下不然别人以为我吸血僵尸呢。”

    “呵呵呵呵我看是你想某些事情想地上火吧小玉?”傲云这家伙一张嘴就没好话他还特地凑到我的耳边“要不要找个男人帮你降降火?”

    “滚!”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就离开我不想在他们面前倒下太丢人。

    四肢已经渐渐变得麻木我推开房门就把自己关进浴室在水池里放了整整一池子的热水我倒了进去。

    我居然忘了这几天就会犯病这就是降诛草给我带来的“礼物”呵呵每月一次变死人比月事都要准时都要精确。

    当年我八岁摔下黄山本来已经是个死人是降诛草维持我所有的机能但是因为我年纪幼小又是个女孩降诛草本身的阴毒导致我像个死人一般无法动弹就连植物人都比我好得多至少他们连知觉都没有就那么稀里糊涂地睡着。

    但我有而且很清楚我知道我躺着我能看见为我操劳的父母我能听到他们伤心的啜泣。

    最后傲宸的爷爷和外公带我踏上苗疆之旅用苗疆的蛊术让我渐渐“活”了过来但依旧避免不了每月一次的瘫痪。

    身体开始冷冷地刺骨好冷就连热水都不能给我带来温暖为什么爷爷不在身边?他在他就会用【火云邪掌】帮我度过这痛苦的时刻是的也只有【火云邪掌】才能帮我驱除寒气。可是爷爷终究不在我的身边我忘记了。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个夜晚是这样自己独自度过了爷爷常说如果遇到适合的人就要把【火云邪掌】传给他帮助我。我也想啊但小畑体热小音阴柔都不适合练记得以前犯病的时候小畑会用他的赤沙掌帮我暖身小音也会呆在我的身旁虽然赤沙的效果微弱但却温暖了我的心。

    耳边传来手机的铃声一定是他们担心我了可是我动不了不能报平安了反正再坚持一会就好了。

    渐渐变得麻木连刺骨的寒意也不在存在眼前是泛着白光的天花板耳边是越来越急促的铃声一切又回到儿时那种有知觉却无感觉的时刻这是我最害怕的时刻就好像自己是一个被禁锢的灵魂无法脱离这沉重的皮囊获得自由。

    眼前永远是一样的屋顶没有任何改变耳边永远是亲人的哀叹和哭泣我就像一个傀儡活在这个世上给家人带来痛苦。

    好冷身体再次感觉到那针扎般的寒冷如果不是他们的爱我的生存意志早已消失我活着是因为我快乐。我有小畑有小音有金蛇有许许多多关心我爱我的朋友是他们的爱温暖着我的心无论多么寒冷只有我的心不会冰封。

    我慢慢从池子里爬了出来水已不在灼热看来我的寒气还不是一般的厉害都赶上冰箱了呵呵我靠着洗漱台才勉强站了起来浑身无力有时真讨厌这副皮囊太重了。

    外面忽然传来焦急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有人拍门拍地很急急什么?没看见我刚能站起来吗!

    我缓缓走出浴室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去开门而就在此时那个天杀的居然踹门进来了。门重重被踹开连带着我也被推落地面王八蛋!知不知道我站起来有多不容易我怒喊起来:“谁啊!这么没礼貌!”

    我看见的是一双拖鞋一双小熊拖鞋接着面前的拖鞋迅靠近一阵风刮过一张脸已在我的面前居然是傲宸。

    “到底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样?”傲宸焦急地执起我的手却变得更为惊讶“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像……像……”他惊愕地看着浑身湿透的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谁把我打伤?是你好伐没事踹什么门!”我迅抽回自己的手免得让他担心。看他一副火烧眉毛的样我笑道:“放心没事!”

    “没事?怎么会没事?若是平常的你别说我踹门了就算我靠近你的房间你都会知道。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你骗地了大家骗不了我!”我想傲宸可能真的生气了因为他的声音特别凶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如果说出来会让他更担心吧就像小畑和小音他们都哭了。

    傲宸见我不说话便从衣架上拉下浴袍将我裹住抱起我:“你如果不说我就不再练武!”说完气呼呼将我抱放在床上再用被子将我捂地严严实实。

    现在这情形好像我不说也不行他的脸异常认真好像在说:我说到做到!他紧皱双眉轻轻抚上我的脸庞:“你都没有血色了能叫没事?你知道你刚才像什么?就像一个死人……小玉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亲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生什么事?”

    是啊我们是朋友是亲人可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吗?呵不能吧。我扬起脸挤出我的笑容:“你愿意学【火云邪掌】吗?”

    “小玉!你开什么玩笑!那是一种邪功!”傲宸满脸的惊讶和不可思议“难道你在学?”没想到他居然猜地这么离谱只见他继续说着“小玉那种功夫很邪门你不能学的稍有差池便会走火入魔。难道……你……对了我们在开会的时候你就在练功房!小玉!听话!别再学了!”

    呵我倒是想学也学不了啊。我就知道没人愿意为我学这种邪门功夫的就连爷爷也只是学了一层只是为了帮我驱寒。听说只要全部学会就能将我体内降诛草的阴寒之毒驱除。

    我苦笑起来果然没人愿意学那种功夫我收紧了自己的毛毯忍住心酸低下头小声嘀咕:“我没学……。”

    “那你怎会变成这样?难道……”天哪傲宸又要瞎猜了“难道你又吃了什么蛇虫鼠蚁?快!快给我吐出来。”说着就伸手想点我的幽门给我催吐。

    我的天哪我迅后退真是逃也来不及。终于我的救星出现了

    正是傲云和傲天他们也走了进来他们一看房内这情形就皱起了眉。

    傲天看了一下傲云傲云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将傲宸赶到一边:“你可别乱来还是让我看看吧。”傲宸立刻听话地站到一边只见傲云异常严肃地挖出我一只手就开始号脉。

    想起来了傲云原先就是读医科的。

    傲云皱了皱眉看了看我我咧嘴一笑他接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使我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他那神情好像我快死了让傲天和傲宸都变得忧虑。

    “怎样?二哥?小玉没事吧……”傲宸轻声问着而傲云的脸却突然露出微笑下一刻我现他不羁的眼神又再次将他的严肃覆盖这家伙认真过后肯定要不正经了。

    果然傲云看着我直笑:“小玉你怎么这么匆忙没擦干就出来了?是不是有个冒失鬼冲进你的浴室啊。”随即伸出他的双掌开始为我灌输真气帮我“烘干”身体。

    我忍不住笑了的确那个冒失鬼太鲁莽了万一当时我真没穿衣服岂不尴尬?就算他是个gay但他也是个男人。而我也意外地现傲宸居然脸红了他不自在地撇过脸看着一边的电视机但电视机可并没开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