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三十五、情侣(上)

三十五、情侣(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有什么事吗?”男人先开口了。

    我嬉皮笑脸地走到他们面前上下打量他们一番笑道:“你们偷了什么?”

    两人的眼睛登时瞪大下一刻那女人就走到我的身旁带来一股奇异的香气就像她那对爆乳不容忽视转而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真没想到那小个子男人的声音居然这么好听:“你没见过我们是吗?”

    我现在明白他们是如何迷惑那些保安的原来是迷香和音波功那些好色保全看到爆乳就大脑一片空白了。而我也低估了这两个人一直是以为他用吉他迷惑呢。

    我痴痴地出声音:“是啊没见过……”

    “很好……”两人转身就要离去我再次笑着拦住他们的去路他们的眼睛瞪地更大了连嘴都不受控制地大张着:“那也得先告诉我你们到底偷了什么?”拜托我可是百毒不侵哪这小小的迷香怎能搞定我。

    两人忽地往后跃了一步互相对视一眼紧紧盯着我而那男子立刻一手握住身后的吉他。他们的确是高手无论他们怎么改变方位都在监视器范围之外当然大厅里本就没多少监视器。

    只听女人大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傲氏的人哪所以你们拿了傲氏的东西就要拿出来!”我也掏向腰间准备拿武器可是我现我居然把痒痒挠落在更衣室了换了件衣裤连大头钉都没了。

    身后忽然闪光灯频频亮起一定是门口的记者现大厅的异样赶紧抓拍傲氏大楼的门前开始变得混乱那情形似乎要冲进来。不行若让这二人趁机逃走就不好了。

    我缓缓取下夹头散落在双肩此刻他们二人跟我一样稳住阵脚以静制动。我不动他们不动就等着外面闹地更厉害点。

    可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我身后忽然传来隆隆地巨响就连我面前的一男一女也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我也忍不住转过身当然这是犯了对敌的大忌。

    只见傲氏大楼的大门上突然降下数道钢门阳光渐渐消失在大厅里“哐啷”一声巨型的钢门将我们和门前的记者隔成了两个世界偌大的大厅只剩下我和面前的两个人。

    “糟了!”男人大叫起来瞬即抄起了他身后的吉他我惊呼起来:“吉他!”

    “错!这不是普通的吉他而是电吉他。还带蓄电功能的呢!”他自豪地抬手滑过吉他还来不及捂上耳朵一窜音乐随即流出震得我脑袋麻身后的玻璃震地粉碎!果然是魔音功。

    魔音功是世上最快的武器还有什么比声音更快?只听那女人说道:“战决!我去开门!”

    “好!”那男人手起指落阵阵魔音带着内力朝我袭来其实魔音功是将内力融入琴声之中就如湖水荡漾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跟音波的强弱有直接的关系而因为有内力的加入所以音声会带动着气流运动此刻需要的便是人的心眼和心耳。

    避其锋芒逆流而上真气护耳突破断口是闪避魔音功的最佳方法。运气入丹田闪开具有强烈杀伤力的音波甩手就将夹射出直击他的心窝。

    那男人自然现了我的暗器他举起吉他弹出无数音波利剑此刻我的暗器能否到他的近前就看谁的内力深厚了。

    而事实证明我的内力更强夹突破他射出的所有屏障这关键的一击让我们三人都为之窒息。

    夹稳稳击中他的心窝琴声在那一刻嘎然而知我大喊一声yes但是那夹却在碰到男人前胸时无力地落下仿佛它碰到的是铜墙铁壁就连它的身体也变得弯曲。

    我大吃一惊!

    “哈哈哈……”男人放肆地狂笑着“你以为我是谁?你太幼稚啦!”说罢男人突然运气入四肢四肢猛然膨胀起来接着他大喝一声:“哈!”只见他的衣裤“刷拉”一声瞬即爆裂化作偏偏雪花在他身周飞舞而他里面确是一套黑色的紧身运动服他的前胸和后背鼓起着他“当当”拍了自己前胸两拳那里犹如精刚护体坚硬无比。

    “龟龟门!”我惊叫起来“你居然是龟龟门!”

    “哼!算你有眼力还不让路!”男人气焰嚣张而我心底却急如火烧眼见那女人朝一个方向跑去她一定清楚机关在哪里。眼下又没有大头钉慌乱之时我瞟见了满地的玻璃碎屑有了。

    我双掌挥舞揉力于掌心好久没用老爸的绝招月夜流星了。气流开始在身周回旋小心翼翼地驾驭着气流气随人走形如丝带带起那些细如尘埃的玻璃犹如点点星光在我身周窜行。

    而与此同时对面那男人也运起了内力将内力运至五指观察我的动向看我从何处下手。

    我双手一甩将真气稳定玻璃屑也瞬即停在空中当然这是相当短暂的停滞普通人基本不会觉而对方觉了他手指触及琴弦之时便是我射暗器之刻然而他猜错了他以为我的对象是他其实不是而是那跑开的女人。

    我一部分内力护住双耳如同芒针般的玻璃屑铺天盖地地朝那女人盖去能闪避的几率相当小而我面前那道音波也到了这是一道相当强大的音波吹起了我满头的长也将我震了出去撞在钢门之上。

    “咳……咳……”好痛与此同时只见男人射出另一道音波挡住我玻璃屑的攻击可惜他现地太晚只挡去大半而他也立刻飞身而去将那女人扑到用自己的后背挡去剩余的玻璃屑。

    好感人。我站了起来随手从地上捡起几块较大的玻璃可以用作武器。

    音波还需音波对付既然大门已关相信帮手就快到了。

    我和这一男一女的次交锋在男人营救女人的时候结束。他们缓缓站起身抖落身上的玻璃。我忍不住佩服男人的好功夫。

    “厉害!不愧是龟龟门可龟龟门向来不做这偷鸡摸狗之事你们为何来傲氏偷东西?”

    男人狠狠瞪了我一眼:“这你用不着管而且我已退出龟龟门废话别多说一个女人呈什么英雄!”

    “靖哥哥你先歇着让蓉儿来对付她!”

    “好你要小心她暗器很厉害我去开机关!”

    女人一点头浑身杀气爆朝我飞来:“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暗器厉害还是我的暗器厉害!”声到人到眼前一晃恍然间有无数花瓣飘落陡然间一种奇异的香味在大厅中弥漫惯用迷香难道!来不及多想双掌抬起将真气从掌心喷出将面前的花瓣击落。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花瓣而是做成花瓣型的薄如虫翼的刀片。

    “你是芙蓉派!”我收掌站定面前的女人带着惊讶地表情缓缓飘落。

    “芙蓉派擅长暗器和迷香而且只收8oB以上胸围的女人你一定是她们的一员!”女人的嘴角却扬起一个鄙弃的轻笑我不明白那笑中的含义只有继续说着“但芙蓉一派讲的是女性独立和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派主芙蓉大姐更是个性耿直不屑与奸邪为伍怎会同意你的做法难道你也是……”

    “没错!我离开了芙蓉派不行吗?”这个叫蓉儿的女人说地理直气壮。的确现在的门派派规并不严厉讲的是民主和自由“别废话了接招吧!”她带着得意的笑再次甩出大把的花瓣。

    将内力集中脚下现在不是跟她缠抖的时候阻止开机关才是要。跟我玩暗器太嫩了!脚下生风与那女人擦肩而过她惊讶地望着我而她尚未出的花瓣已落在我的手中我还感谢道:“多谢我正愁没暗器呢!”

    将花瓣夹在指尖甩手射向那什么靖哥哥好!你前胸后背都刀枪不入我就打你的四肢。四片花瓣犹如四颗流星撞击目标男人的四肢而我以同样的度向他靠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