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三十九、变性

三十九、变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小音整张脸皱在了一起:“我哥最近很神秘总是跟一个女人来往这不像他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那个女人碰他他都不会过敏这怎么可能?”小音疑惑中带着哀伤“我哥从来不会瞒我什么事情的一定有古怪。”

    小音的话吊起了我的好奇心是啊小畑难道转性向了这是不是说我有机会了?哈哈哈……

    “那我们一起看看吧。”我拉过小音安慰地抱着她“说不定有什么隐情小畑不告诉你可能不是什么大事。”

    小音点着头我们两人一起翻身下屋檐脚尖挂在檐边。

    我们面前正是小畑的那个包厢而当我看到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时我大吃一惊这不是我上次看见的那个女人吗?就是在名门咖啡里看到的。

    今天这个女人穿着淡黄的吊带裙披着一件镂花白色的细纱浑身散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哼!她都没你好看!”小音忽然传来一句千里传音有没有搞错她没我好看?真是朋友眼里出西施了。

    “啊抓我哥的手了!”小音的千里传音还真是激动震得我耳膜都痛了。只见那女人捉住小畑的手眼中满是恳切。奇怪的是小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也握住她的手似乎在安慰。

    “太过分了!”小音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她情绪激动地有点过渡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恋兄情节我都没吃醋呢。

    “为什么我哥改变性向都不告诉我我还是他妹妹吗?”小音突然大声喊了出来我的天连拦她的机会都没有这么大声恐怕连隔壁的人都听见了。

    这下臭大了我只有大眼瞪着她她立刻反映过来捂着嘴同样用大眼瞪着我而同时也传来小畑微怒的声音:“你们两个还不给我下来!”

    窗户打开小畑和那女人靠在窗前瞪着我们一时间四个人大眼瞪小眼陷入一种奇怪的尴尬。

    最后小音拉着我跃进了窗子小音开口就问:“哥这个女人是谁?”我蹑手蹑脚地往门溜去。

    “沈玉!”

    “在!”

    “这件事没想到你也有份!”

    “没有!绝对没有!”我摇地比拨浪鼓还拨浪鼓“我纯粹路过与我无关你们的家事我就不掺和了呵呵……”

    “那就好……”

    “哥!”小音跑到梁若畑的面前引起他的注意“你怎么当我不存在为什么改变性向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

    我看看苗头不对还是溜吧可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拦住了我还一脸的微笑:“没想到五年不见小玉和小音都越来越漂亮了。”

    五年不见?谁啊我仔细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我实在是认不出啊。

    或许小音也注意到了跑过来和我一起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也直摇头。

    女人带着微笑拉我们二人坐下这才现这女人比我和小音都要高简直有一米七五。

    “你们呀……”梁弱畑直摇头“工作时也没见你们这么认真!她你们也认不出?”

    “谁啊?”我和小音一起问道。

    “呵呵也对你们的确认不出别说你们我见到她时也认不出呢。还记得何勇吗?”

    “何勇?”我好像有点印象小音的反映比我快大呼着:“就是哥哥的好朋友何勇哥哥?”

    梁若畑点着头:“你们觉得她跟何勇可像?”

    我也想了起来何勇当时和梁若畑都是k大学的美男而且都是偏阴柔的那种。不过我跟何勇只见过一面所以印象不深现在连他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小音的眼睛倒是越瞪越大最后是惊地目瞪口呆她指着那个女人结巴着:“何……何勇哥哥?”

    “不……”女人说话了声音温糯而柔和“确切地说该叫我何丽姐姐。”

    我一下子呆住了那么说他是个变性人?难怪小畑跟他在一起这么自然连被他碰触都不会敏感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一旁的小音也好不到哪儿去表情僵滞眼神木呐看来她的打击也非浅我记得何勇还曾是她的梦中情人当然知道他的性向后她受到了打击而现在对方又变成了女人这下打击更大了。

    “小音!”我撞了一下她她干笑着:“姐姐好姐姐好。”看她那奇怪的表情心理多半在嘀咕还好当年只是迷恋何勇而不是爱上他。

    “那我们……不打扰二位叙旧了……”小音拉起我就走。

    “不多聊会?”何丽婉约地笑着。

    “不了小玉还有事。”好嘛这家伙拿我作挡箭牌啊。我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应和小音。等从茶楼里出来后小音大叹了一口气:“还好当初我没爱上他否则我非掐死我自己不可。”

    果然我就知道她这么想的毕竟也是情窦初开的对象没一点影响是不不可能的。不过更多的是郁闷就像在网络里爱上一个从未见面的人见了面才知道居然和自己是同性这种郁闷和愤懑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

    “我听说他不是去韩国了吗?”

    “是啊……”小音懒洋洋地甩着胳膊“听说被人拒绝了就去了韩国没想到居然是去变性。”

    究竟哪个男人这么有魅力让何勇鼓起那么大勇气去韩国变性?相信这个男人一定相当优秀。

    和小音一起在马路上游荡着她的脑子里全是当年何勇的回忆她时而想不通为何何勇这么优秀的男人会是个gay时而又想不通为何另一个男人拒绝何勇这么美丽的男人当然还想不通何勇怎么变成了男人其实这些想不通对于我来说太熟悉了。就像我想不通他哥哥一般。

    世上十个男人九个坏唯一好的还是个同性恋郁闷哪苍天无眼啊。其实好男人很多主要不来电。例如傲天、傲云。转眼看看神伤的小音不如找个机会让她和傲家两个男人见见面我擦不出不代表她擦不出啊。

    身边有好货色当然不能便宜别的女人。心底的邪念不断滋生我得意地坏笑着。

    “女人你在想什么笑地这么淫荡?”不好我大意了。

    我赶紧回问道:“我淫荡吗?”

    “恩~”随即我和小音大笑起来互指着对方说着那句名言:“谁淫荡啊谁淫荡?你淫荡啊你淫荡!哈哈哈……”无论相隔多远我和小音的心始终是在一起这就是真正的朋友。这份友谊这份默契岂是时间和距离能磨灭的。

    告别小音回到傲家的时候还只有九点一般这个时候傲天会在他的房间看文件;傲云则是准备出“应酬”;傲宸会协助傲天总之这个时候是他们办公和娱乐刚刚开始的时候。

    而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因为我现练武室的灯居然亮着谁会那么晚练武?

    一声声喘息从练武室里传来看来他练的很刻苦我推开练武室的门和那个人四目相对下一刻我原路退出练武室的门看着天空。

    里面的人还大声问着:“你干嘛?怎么进来了又出去?”

    我依旧望着天空平淡地回答着他:“我想看看今晚的月亮是从哪边出来的。”是的我居然看见了傲宸他居然会这么自觉地在练武平常就算我跪下来求他他也只是练上短短二十分钟算是应付我了。

    今夜的他满头大汗运动衫已然湿透这样的运动量没一个小时是不会有的。

    “你……这个女人……”傲宸几乎是吐出来的无奈而又郁闷的脸上挂着的是拿我没辙的笑容。

    我轻笑着低下头交叉着我的双手再次进入练武室:“真没想到啊是我在做梦还是你开窍了?”

    “你说呢?”傲宸也双手交叉站在我面前“如果你在做梦要不要我帮你清醒一下。”说着就朝我飞来不会吧要挑战我我可是他的半个呃是小半个师傅啊。我脚底抹油就开溜。

    “不用雪夜舞姬?”傲宸一下子闪到我的身侧右手就打了上来。

    我左手隔挡化作软力将他的掌风带出身侧说道:“我学的可不止这些。”

    “那我要用了。”他刚说完人影就在我面前消失知道他不会攻击我我正好验收一下他的学习成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