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四十二、“表演”(上)

四十二、“表演”(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给我们领路的是一个高个子性感女人穿的是开衩的旗袍我还以为像今天这样的场合会穿兔女装呢毕竟很多酒吧女郎都这么穿。

    进入电梯门关上时小姐神秘一笑而刀疤则取出一张印有蝴蝶的卡片不用说肯定是从罗俊身上抢来的。小姐接过卡片在按钮上一刷顿时在原来按盘的下方出现一个新的按钮一按电梯直往下。原来这里跟飞鹰一样。

    如果往上就是我洗脚的地方说实话这里按脚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小姐对于内劲的使用相当在行。

    我心里想着但眼睛依旧没有离开地面。

    门开了一阵劲辣音乐震入我的耳朵像到了酒吧眼前也是光怪陆离的激光灯门口终于看见了我心目中的“兔女郎!”她们热情地迎了上来:“请入贵宾席!”若是以前我还会和小音吃“兔女狼”的豆腐可今天就不敢放肆了。

    到处都是暧昧的景象这下我不得不低头了仅管我也看过不少可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火爆场面我的心脏有点受不了。

    整个会场的正中就是一张大床周围都是半包围的包厢这场面我也见过在泰国那里的人妖表演就是这样的当时那些人妖或是女人还会光着身体跑下来跟观众要钱真是糜烂的社会也不知老妖怪为何带我去那种地方美其名曰锻炼我的脸皮。呵话说回来我的脸皮的确厚了不少。

    我们坐在包厢里时一个男人也紧紧跟了过来像是酒吧推销员。他身后是兔女郎手里端着酒盘。

    “彩情公子先来杯春意绵绵调动一下气氛~~”这音调像宫里的太监。

    刀疤也色眼乱扫举起酒杯我一把抢过咕咚喝下明显感到腰部的手一紧我知道他在担心但他的笑容却依旧魅惑。

    “哟看来您的小猫很主动啊。”说着将另一杯准备递给给刀疤我又一把抢过喝下这下腰部的手不是紧而是掐了似乎在说:你疯了!

    我喝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装作害羞的样子说了句:“渴……”

    把那个经理勾地腿都软。

    经理走后刀疤就把我按在沙上这动作在这里看来很正常他的眼神中带着怒意:“你疯了?”

    我笑了笑甩了甩手:“放心放心……”

    刀疤疑惑地看了看我还顺势把了把脉见我没有任何奇怪症状终于安心下来随即还是疑惑地看着我。

    我阴险地笑着你怎会知道我百毒不侵呢笨蛋!随即道:“那东西一个人喝总比两个喝的好而且味道不错呵呵……”

    “你呀!”刀疤的脸色变得阴沉恁谁在他那样的神情下也害羞不起来只会觉得寒。

    “哟!打扰了打扰了!”又是一个男人走到我们面前。

    刀疤放开我转而将我护在身边调笑着:“这不是土狼才子嘛怎么又要来跟我推销什么新产品?”

    “呵呵……”这个猥琐的男人坐在刀疤的身侧“那是当然不过今夜的主打戏还是爱你爱到杀死你!也就是1ovetodeath!”

    这个猥琐男我知道是采花折柳开部的高层直属技术开部。可却不知道技术开部的部长是谁也就是真正明“LTD”的人是谁?

    这样一个社团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经济实力这说明这个采花折柳会的背后可能有更强的黑暗势力或许真的是【黑金门】我想这才是刀疤他们的真正目的。

    刀疤和那个男人放肆大笑小声说话那个猥琐男总在我身上扫描估计他们的话题也包括我而我面前是一桌子美食虽然里面有不少催情剂但我不怕。

    我将催情剂最多的酒先全部喝掉这样刀疤就不用喝了。然后开始吃东西。

    沙很舒服我靠在刀疤身侧整个人坐在沙上吃着美食他们的谈话我就忽略不听了倒是环在我腰上的手越来越紧哎哎别担心别担心我吃完了别人就没有借口让你吃啦。

    终于我的耳朵刮到了一句话:“我说彩情你的宠物怎么一点都没情的倾向啊难道……她已经有抗药性了?”最后那句我不用看都知道他脸上的表情有多淫荡靠我是人!居然用情来形容变态小心我阉了你!

    “呵呵……你说呢?”这句话好即不表示同意也不反对足够那个笨蛋猜的了。

    为了配合一下那个笨蛋我转过脸装作呆滞地看着那个笨蛋轻轻说了一句:“有点热……”

    “啊?才热啊?”土狼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刀疤邪魅地笑着:“看你们的东西还是有点用的哈哈哈……”说着还用手抚过我的额头现没有异样眼中滑过一丝惊讶我又坏坏地笑了。

    “您这只小猫实在太可爱了!我都忍不住……”

    “哼!”刀疤忽然充满杀意地看着狼才“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没有玩腻的别人绝不可以碰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打这只小猫的主意。”

    那只土狼立刻收回贪婪的眼神尴尬地笑了笑:“那两位先慢用表演马上开始了我不打扰您了。”说完他站起身灰溜溜的立刻。

    刀疤说的是实情这就是彩情公子的规矩如果别人在他没玩腻的时候随便乱碰他的玩具他会杀了对方。而等他玩腻的时候这只宠物的生命也就结束了。这就是警方通缉他的原因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血债。

    现在觉得刀疤人不错丝毫没占我便宜手也是放在我风衣外面基本起保护作用所以我决定绝不让他碰那些东西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不久一个穿着奇怪服装的人上了中央的舞台怎么个奇怪居然穿这那种带有棉花的假肉整个人变成一个相扑的胖子。

    “各位男士女士今晚我们【采花折柳】将推出最新产品【爱你爱到杀死你】英文名【1ovetodeath】简称LTD。”这个主持人废话真多“同时推出我们的新口号:让我们一起放荡浆糊。”

    “咳……咳……”我嘴里的蛋糕一下子进了气管这个【采花折柳】口号一个比一个凶悍。

    “没事吧……”刀疤环住我的手更紧了害地我都透不过气了。

    “松开松开。”我立刻说道“我透不过气了。”

    “哦……”刀疤立刻松开手“对不起你吃了那么多真没事?”

    “你看我像有事吗?”我转过身看着他。

    他像研究怪物的眼神研究我从他的眼神中我感到一丝不祥不会真要采集我的血样来研究吧。

    “我忽然觉得你很值得研究。”

    果然……看着他一脸怪异的笑容我的寒毛从脚底竖到头顶。

    “下面将是宠物比赛!”宠物表演?主持人的话将我和刀疤的注意力拉回舞台。什么叫宠物表演?

    “今晚获胜的男女宠物将免费获得我们的LTD一瓶和钻质的奖章回去献给你们的主人。”

    原来如此真是拿人不当人。不过那钻质的奖章不错。

    “先是我们范剑先生的宠物吉娃娃和索罗王的波美。”

    “范剑?”我疑惑地探出脑袋由于这里的包厢都是半包围式所以从里面看不到别的包厢但很快我被刀疤拉回他还嘱咐道:“别乱动。”

    “可是范剑不是圣剑门的掌门吗?没想到他居然也是采花折柳的会员真是够贱!”

    “恩。”刀疤点着头“对于那些谋杀你有没有觉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我曲腿坐在沙上努力地想着“那些都是前武林大会排地上名号的或是评委那么范剑在上次武林大会排名二十九他为什么没死?难道……”我立刻望向刀疤。

    刀疤微微一点头:“没错所以我们怀疑浆糊中已有不少人和前辈是【采花折柳】的成员。哎……”刀疤痛惜着“真是晚节不保啊……”

    “都快踏进棺材的人自然要在最后放纵一下。”我无所谓地说着“男人嘛现在年轻的都已经这样了那些老的自然眼红。”

    我的话似乎让刀疤很惊讶他瞪着眼睛看着我:“你……对男人是这么理解的?”

    糟了说漏嘴了。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舞台上的比赛开始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