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四十五、双氧水

四十五、双氧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个醉鬼就这么跌在了门口边上的服务员立刻扶起他而扶起他的同时他看见了我他用他那混沌的眼睛盯着我而他边上的服务员赶紧向我道歉:“真对不起我马上带他走。”

    随即他对那醉鬼说道:“韩少你走错房间了在这边。”

    “走错了?”那叫韩少的男子忽然眯眼直笑“这不是彩情的宠物吗?怎么?他冷落你了?”说着就闯了进来。

    我冷冷地看着他他似乎也是某正派的大少爷不过现在也分不清正邪黑白。

    “我刚才看见你就想入非非了既然彩情不陪你让我来陪你如何?”说着他就扑了上来边上的服务员当即吓地脸色白赶紧将他一把抱住。

    哼可悲的男人当他们的脑子里只有色的时候等于他们的人生也就没了意义。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杀念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

    “滚开!”那韩少抬起腿就是天残脚将服务员踢出门外那服务员撞在对面的墙上就晕了过去然后那男人反手一掌掌风带上房门就是反锁。

    这是干嘛?关门调戏姑娘?让我想起了古装剧里的乔断每次都有一个长得猥琐的男人搓着手带着淫笑然后就说:“小娘子到哥哥这里来让哥哥疼你~~”

    然后那小娘子就会含着泪咬着牙轻喊:“不要~不要~”最后就是英雄救美。

    哎今天我是没人救了就自己救自己吧。这个破小猫也太弱了害得我都不能用厉害的招数而她的猫爪我又不会。

    正想着那个韩少就扑了上来我一窜就窜上了办公桌四肢放在办公桌上冷冷地看着他我想起来了我可以用阿撒强咬人十招因为一直用作娱乐也没在战场上用过今天可以拿这人试试。

    “嘿!有意思!玩猫抓老鼠吗?那你可要跑快点哟。”他一手向我右手抓来我抬起我的右手他又顺势抓我左手我又抬起我的左手他很快但我更快他有点疑惑嘟囔着:“该死的酒影响我的挥!”

    他朝桌上一扑我就一个后翻稳稳落在办公桌另一边的椅背上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一只黑猫手和脚牢牢抓住椅背平衡的重心偏下这样椅子也不会翻到。

    很显然因为抓不住我他怒了他也跃了出来一手伸了过来我张开大嘴就咬他自然没想到我会用咬的他还以为我虚张生事但他错了我这一口扎扎实实地咬在他右手腕的心脉上毫不留情当场见血!

    他“啊!”大叫一声收手咬牙切齿地瞪着我:“果然是一只野猫!”转而他却笑了笑地很邪抚去腕部的血“难怪彩情这么喜欢你连我都觉得上瘾了今天就让我来驯服你这只野猫!”

    说着就双手朝我挥来我双手用力两脚一蹬就从那家伙上面跃了出去就要落到办公桌的时候他的腿也到了占领了我的落脚点绊住了我的后脚跟重心一个不稳我就摔了出去膝盖落地生生地疼居然还破了个大洞所以我不喜欢穿短裙短裤。

    小看了他的天残脚!他冲了上来我赶紧跃开眼前又是他的脚咬?太脏了谁高兴咬他的脚。那屁股?毕竟这套功夫是学着阿撒研究出来的它最喜欢咬人屁股而且如果是男的它还喜欢咬前面……哎我腾空跃起双手按着他的脚就一路冲上前直接冲到他的面门对着他的肩膀就是狠狠一口。

    他再次大叫起来挥手我闪顺便再次咬了他的手然后我就一咬不放。

    “啊——”他已经忘记用招数了就挥着他的手可是我就是不放他怒火冲天抬手运力就要劈我的脑袋突然我的救星回来了。

    一个人立刻冲上前扣住了他的手是那个土狼而土狼的身后却是冷冷的刀疤!一阵阵肃杀之气从刀疤的身上散整个房间一下子充满了寒气。

    土狼将我和那个韩少分开只见他的额上已经开始冒冷汗而当韩少看见“彩情少爷。”时脸色瞬即变得惨白连先前的酒也醒了过来。

    “彩……”

    “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刀疤一动不动只是冷冷说道。

    “这个……他是崆峒派的少爷不好办吧……”

    “对……对不起彩情少爷。”那个韩少开始瑟瑟抖凡是乱碰彩情少爷宠物的人就算天皇老子也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

    “哼!”刀疤冷哼一声“难道要我亲自动手?”杀气从他脚底升起那一刻我有种错觉就是他不像是演戏而是真的想杀人!没想到他演技那么好!

    “不用!”下一刻土狼单掌一劈就劈向韩少韩少见苗头不对拔腿就跑他开门门却打不开当然被他反锁了嘛现在他越急越乱了方寸土狼双拳握紧周围气流篡动居然是七伤拳。

    这一拳狠狠打在韩少身上这个韩少连开门的功夫都省了因为他连人带门飞了出去顿时鲜血狂喷不省人事。边上迅跑来两个服务员将这具“尸体”拖走其实我已经感觉到土狼并没下狠手但这个韩少要恢复恐怕没这么容易。

    我看着这一切有点懵刀疤毕竟只是扮演彩情公子何必这么绝?好残忍好冷酷!忽然头被人揪住好痛!

    “走!回去给我试药!”

    刀疤不应该是彩情少爷粗暴地拽着我的头由那个土狼带路离开这个会所。

    土狼边走边时不时瞟向我露出惋惜的眼神因为“我”也要死了。被人碰过的宠物彩情一定不会留我想他所谓的试药应该就是LTD了不过这些都是台词虽然不用担心刀疤真会那么做但我的头皮可真的好痛!

    当胡子看见我是被刀疤这么残忍地拖出来还扔进车子的时候他简直就傻了。

    一离开那个鬼地方胡子就焦急道:“小玉你怎么这么狼狈?”

    狼狈?刀疤坐在我的身边轻轻抚着刚才被他拽的头轻声问道:“痛吗?”

    “恩有点。”差点就掉眼泪了还好我脚步快。

    “呀怎么受伤了!”胡子赶紧拿出药箱就取出双氧水ohmygod那不要痛死我!我下意识缩回脚却被刀疤立刻拉住脚踝:“别动胡子快给她消毒万一破伤风就麻烦了。”

    胡子二话不说就将双氧水倒在我的膝盖上双氧水吐着带着血的泡沫像无数墨西哥蚂蚁咬着我的伤口我死命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脸也因此而憋地通红。

    “小玉……小玉……”刀疤忽然叫我我抬眼看了看他他的眼中却是心疼他居然心疼我那刚才还拽我头拽那么开心。

    “忍不住就叫别又把嘴咬破了。”

    懦夫才叫呢!更何况只是这么点伤口郁闷如果你们不用双氧水我也不会这么痛!

    胡子干净利落地处理完我的伤口我终于松了口气伤口清洗干净就不痛了也不知谁明的双氧水真TmD痛。

    他笑着抬起脸看着我忽然又是大惊失色的样子还捧着我的脸:“小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还流了这么多汗你是不是没听我的告诫吃了那些东西?”

    “何止?”刀疤轻哼着“这家伙把我那份都吃了不过说来奇怪如果是我也抵制不住那些催情剂的药效没想到她现在才出现症状。”

    “什么?你怎么可以让她吃!”胡子大声喊着。

    拜托我那是痛的过会就没事了这两个男人真是莫明其妙。

    “是她抢去的。”刀疤皱着眉一脸无可奈何。

    然后两个男人就瞪着我好像在等我作。我取下面具好让自己的脸赶紧恢复正常否则难保这两个家伙想出什么怪招来。

    只见胡子先说话了:“看来光吃药不行要洗胃!”说着不知从哪儿掏出一瓶5升装的可乐对着我说道“来乖全喝了。”

    我简直是瞠目结舌有病啊叫我喝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