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四十八、阿撒

四十八、阿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忽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是一窜乱码我接起电话居然是胡子的声音:“小玉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跟你交代一下。”

    “为什么?”

    “别激动这是我和刀疤的决定没有理由以后你就别来飞鹰了。”

    “什么理由?我不是还欠你们任务吗?”

    “不用了而且你的手表身份验证已经取消你进不了飞鹰的我们会将你的工资结清。”

    “你们不怕我泄漏飞鹰的机密?”

    “不怕因为你是小玉记住别再来了!”

    “嘟……”

    真是不可致信就这么把我赶出飞鹰了?难道查到我的身世?不可能啊再没有比这莫明其妙被人开除更郁闷的了。

    阿撒用它的大头蹭着我的裤脚我坐在它的身边抱着它将脸埋入又长又软的白毛里很郁闷郁闷地想杀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耳边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看见的却是傲宸阿撒立刻呲牙咧嘴凶相毕露把傲宸吓得上了树嘿嘿好样的。

    他今天心情似乎很好看来昨晚的事也已忘记他蹲在树上皱着眉看着我:“你这狗怎么回事?”

    “你的老师啊。”来得正好我心情正郁闷着呢整整你。

    “你又想干嘛?他不会咬我吧……”

    嘿嘿至少现在不会我拍了拍阿撒:“阿撒乖别吵。”阿撒呜呜地趴在了我的脚边“怎么?吃醋了?我不是心疼他你这样他不敢下来。”

    “汪!”阿撒立刻又兴奋地跳了起来还扑了上来我的天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重啊。阿撒扑倒我就是猛舔看的傲宸只愣我一边阻止阿撒的口水攻势一边朝傲宸喊着:“还不下来!”

    傲宸听话地蹦了下来蹲在我的脑袋边笑着:“还是这样的你可爱。”

    说什么呢!而且阿撒又开始不友好地咕噜噜低吼了。

    我站起来拍着阿撒:“进去!”阿撒一边朝着傲宸低吼一边进入练功房。

    “没想到这狗居然还会吃醋?”

    “当然我可是聪明无比可爱迷人连狗都拜倒在我裙下的小玉哈哈哈……”自夸向来是我的专项。

    “呵……”傲宸在我身后轻笑着这样才是正常的关系很高兴两人之间没有因为昨晚的事而变得尴尬。

    “听说你那二十一套都练熟了?”

    “大概吧有些还没熟练。”

    “好阿撒!上!”阿撒立刻大吼一声向傲宸扑去而我则立刻关上大门这叫关门!放狗!

    傲宸立刻跳上了天花板:“沈玉你又想干嘛?”

    “锻炼你的体力啊没有比吸附在壁墙上更能锻炼人的体力了顺便告诉你阿撒的度很快除非你别着地否则呵呵你的小命不保。”

    “喂我没得罪……”傲宸忽然变得很心虚肯定以为是昨晚的事我大声道:“别乱想是因为你功力不够就没办法用【湮灭三绝杀】。”

    “那又是什么……”傲宸有点吸不住了。

    我背着手开始缓缓叙述而与此同时人狗追逐战也在练功房里开始。

    “汪!汪……汪……”

    “阿撒!你追归追别叫!”我吼道这么吵我怎么说?

    “呜~~~~”

    “其实你学的二十一套武功都是老妖怪根据理论研究出来的说实话除了几套我练成功过就连他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威力!”

    “你说……什么?那我不是试验品?”

    “别吵而这二十一套武功其实是环环相扣的你学的顺序每七套连起来就会形成一招必杀二十一套便是三招必杀成为【湮灭三绝杀】但这需要有一定的内力才能催生!例如最早教你的【雪夜舞姬】、【飞花血雨】、【拂云】、【风破】、【葬血】、【夺魂】和【拳非拳】这七套连起来就是一招必杀名为【开天辟地】!”

    “你以为你在玩游戏啊还必杀!”

    “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掌不就是前十七掌的集合体不就是必杀?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妖怪说过当上乘武功练到一定的境界就会遇到一个瓶颈而一旦突破这个瓶颈就会达到另一种境界但是谁也没到过这个境界那很有可能是一种神的境界而威力也将达到神的威力!【湮灭三绝杀】到底怎样?我们都不知道但它就是那个境界。”

    “你以为你说神话呢!”傲宸突然擦着额头的汗站在我的面前呀好快。

    “这是真的所以现在要提升你的内力你的内力太弱了。”我直摇头“阿撒呢?”

    “那儿?”傲宸一指阿撒居然直挺挺地躺着地板上。

    我立刻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居然点它的穴你太过分了!”我赶紧跃到阿撒身边帮它解穴傲宸站在一边沉着脸苦笑着:“你对阿撒比对我都好。”

    “咕噜噜……”阿撒恼怒地看着傲宸蓄势待。

    我将阿撒拥在怀里温柔地帮它顺着毛:“当然阿撒懂我……反正你现在除了要加深自己的内力就是要熟练【湮灭三绝杀】的心法一旦功力足够催生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它的威力一定很厉害!”

    “那看来我要更加努力了。”

    “恩!”我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去哪儿?”

    我紧紧牵着阿撒:“去找我的老板!”

    “老板?”傲宸走到我的面前“不就是我?”

    “不是另一个我的兼职老板他居然无缘无故开除我我一定要找他评理!”

    “原来是这样或许他讨厌你呢?”

    “不可能!你认为一个会帮我包扎的人会讨厌我?”我紧紧盯着傲宸他变得有点窘迫猜错了不怪他。

    “总之我搞不清楚的事情一定要搞清楚我去去就回来。”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那家伙就是晚上才上班你放心吧今天不会像昨天受伤的。”我笑着安抚傲宸担忧的情绪。

    “小玉……”傲宸轻轻扣住我的手腕我拍了拍他的手:“放心放心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情。”我拂去他的手带着阿撒离开回头再次叮嘱他:“别偷懒!”

    现在我所有的讯息都已经在飞鹰抹去包括视网膜手纹声音等等身份识别也就是那块手表和我身上的信息已经无法帮我进入飞鹰那么要进入飞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难道守株待兔抓一个?

    这好像太漫长万一连续几天都没人进出呢?

    当我把阿撒送回梁家的时候小畑和小音不在家他们最近好像很忙我也很忙因为我很担心傲宸他们的安慰只能希望我那天的猜测是错的。

    如果硬闯不行只有借助梁家的仪器了。飞鹰所有的入口都有身份识别装置只能先窃取识别装置里的讯息然后现场造一个了所以读码器是很重要的包括刀疤办公室电脑的密码破解。

    我在来的路上想到了刀疤和胡子一定在左晚或是今天决定的他们决定的地点不是办公室就是会议室而一般像这种隐秘的地方都装有摄像头而录像应该就在刀疤那台电脑里所有的公司都是这样重要地点的录像都直接由最高领导独自保存。

    如果想知道原因只能靠录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