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五十三、疑惑

五十三、疑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任务就定在9月1日好巧居然是梁氏家族舞会当天也不知刀疤怎么想的他难道不知道梁氏兄妹就是梁君掌门人吗?怎么挑的时间。

    在那之前还有三天准备时间我先将【魔鬼之翼】还给小音并将傲天的意思转达果然她从那天之后笑容一直洋溢在脸上。

    更为有趣的是傲天有一晚将我叫到书房破天荒说了一句过十个字的话就是:“小玉你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让小音来傲家陪你玩吧。”

    听完这话我差点以为面前的傲天是别人假扮的他什么意思?是让小音来踩点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第二天我立刻邀请小音来探路不过小音有点惨差点被无双伯母以为是傲家某个儿子的女朋友盘问了一个下午。

    看着小音那一脸尴尬的笑我就心情大好晚上多吃了n碗饭。

    而傲云自从被我“指导”后明显有了改善他倒是成了我房间的常客来我这里探听小畑的情报他有一次打趣道:“追女人都没这么认真过。”他对小畑是一种敬佩更有一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

    唯一奇怪的就是傲宸他对我越来越冷淡也越来越客气我有时在想是不是自己被他戏弄惯了现在他这么正经反而不习惯了。每每想到这里就是一身冷汗自己居然这么犯贱。

    一晃到了8月31日晚在训练完毕后傲宸又像往常一般跟我打了一声招呼便回了自己房间我们已经整整三天没说话了除了那些公式化的训练用语。

    我觉得很纳闷难道真是自己那天晚上的警告让他尴尬了?

    “再这样连朋友都没的做。”口气好像是重了点哎不管他这人总是满腹心事憋死他算了。

    小径月色朦胧虽然空中只是一抹弯眉但这月光却依旧明亮。花园的圆桌边无双伯母折扇轻摇怡然自得地乘凉。想那无双伯母也当得起这月下美人的称号了。

    “小玉……”无双伯母见我也在院中便招我过去。

    一抹清香倒入景泰茶盅:“这绿茶就要用这茶盅古色古香什么茶就要配什么容器才能让这茶更加不俗。”无双伯母眉眼轻笑总觉得她话中有话。

    “无双伯母你……又要教育我什么?”

    “你这丫头怎么总说教育呢难道你也嫌我唠叨?”

    “没有没有……”我赶紧喝茶多说多错“好茶好香……”

    “那梁家丫头可有男朋友?”说到重点了吧我说怎么茶叶茶盅呢。

    我笑着:“没有啊不过无双伯母不用急就像这茶也要用水泡才能喝而这水也不是随便加加热就能用的对吧?”我也朝她挤眉弄眼暗示她不用那么猴急儿孙自有儿孙福。

    无双伯母笑了笑得跟花似的:“那就好那就好只是不知道是哪杯茶。”

    “大红袍。”

    无双伯母了然地点点头轻轻喝下一口茶:“那……还有仿大红袍和小红袍呢?”

    “不清楚。”我耸了耸肩“无双伯母我小玉不是采茶的盯三个盯不过来啦。”我开始求饶现在整天呆在傲家自然没什么信息来源。

    “那……”无双伯母别有意味地看着我“小玉喜欢哪杯茶?”

    不会吧向我推销啊。我直直地看着无双伯母脸不红气不喘:“我喜欢白开水比较简单。”哎这两个男人一个难猜一个难守跟他们任何一个在一起都是一个字:累!

    而且我最近现傲云也开始向小畑展居然洁癖越来越厉害他最后不会被小畑同化变成一个gay吧。我的天这样就又少了一个好男人。

    “小玉你最近是不是跟宸儿吵架了?”无双伯母居然这么直白不再在茶叶容器上绕圈圈了?

    我也挺疑惑只有答道:“不大清楚可能哪里得罪他了不过无双伯母如果我打他你介不介意?”以前一直让着傲宸主要看在两位老人家的面子上。

    “没事!”无双伯母居然坏笑起来“如果他欺负你你就狠狠教训他不用给我面子。”

    终于放下了心有了无双伯母这句话以后就不再有任何顾忌。

    就在半夜的时候小音来了她的武功也属上乘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小音不愧是小音无论步法还是气息都控制地相当沉稳她先停在院中的梧桐树上呵那树总是有客人。

    然后直接跃上傲天的房间大约过了一刻钟吧我感觉到她跑到我的阳台而且气息很紊乱我从来没见她这么慌张。

    我夏天从不开空调因为我体质阴寒所以我也不关阳台门。

    小音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头戴面罩在月光下像一个夜行的忍者。她大步迈进我的房间毫不客气地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压低声音喊道:“起来我知道你醒了。”

    我坏笑着坐起身:“怎么?失败了?”

    小音眼神犹疑了一下拉下面罩我差点喷笑出来我的小音厚脸皮的梁若音居然像只煮熟的螃蟹满脸绯红。

    “你看见什么了?脸这么红?”我开始撮弄她的脸蛋。

    她一把拍开我的手一脸郁闷做了几个深呼吸:“你怎么不告诉我傲家人喜欢赤膊睡觉?”

    “赤膊?全裸吗?”我故意装糊涂其实男人夏天大多都赤膊睡觉。

    “那……没有郁闷我大哥一直都穿睡衣睡啊该死的傲天身材居然这么好!”她立刻意识到说漏了嘴把自己捂地结结实实。

    小音的定力应该不会那么差即使看见男人赤膊也不会有这样的反映难道?

    “你不会被占便宜了吧……”小音惊慌的眼神让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小音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打架嘛肌肤接触是正常的正常的……”小音越说越轻最后简直成了一只蚊子最后她长叹一声“哎只怪我定力不足居然被美色迷惑该死!回去找我大哥恶补一下。”

    “哈哈哈没流鼻血?”

    “流你个头懒得理你我回去了明晚见!”说罢她拉回面罩三跃两跃飞出傲家的园子。

    有趣真有趣!

    第二天下午小畑派人送来了礼服每年都是他帮我准备的礼服。一是因为我懒得自己买二是因为……呵呵他不怎么相信我的眼光真是寒啊!!!礼服是月牙色的小礼服款式简洁无带小围肩没有太多的修饰和绣花这也是我喜欢的款式简简单单不复杂。

    而和礼服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饰盒当我打开盒子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滑落盒子里是小音用海蓝石仿制的【千年之泪】泪我终于再次拥有了你!

    今年的梁氏舞会还邀请了傲家三兄弟所以参加的人比往年多了一倍那多出来的一倍就是一群未婚女子了总觉得梁氏舞会成了选妃盛典。

    就在小畑来接我的时候熬伯父和无双伯母是一脸失望他们并不知道小畑的喜好但他们确定他们的三个儿子不是我好的那杯茶。或许我心动过但我也是理智的心不能随便交出因为那将难以收回。

    而十二月中的午月酉月和戌月便成了傲家三兄弟的临时舞伴自然也是傲宸的保镖。我有点奇怪傲天怎么没邀请小音做他的舞伴呢?或许这杯茶还没泡到时候自然味道不浓。

    车门一开是红地毯。梁氏家族酒宴基本就是商业酒会他们家是个大家族每个亲戚都有着自己的生意再加上朋友所以每年的酒会就跟商业聚会一样热闹。

    看着这满眼盛装的人流我想起了往事在认识梁氏兄妹前我也是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甚至还有点土里土气的女孩而认识他们之后我才开始接触所谓的有钱人原来他们的生活真的没有我这种人来的开心潇洒。

    眼前灯光迷离人影晃动又是一年不知小畑的姨妈今年又会怎样刁难。第一次假扮也是因为她说小畑没有女朋友是不是因为是个同性恋结果这一扮就扮了三年。而且每年她都会想着法子来刁难我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