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五十七、被 围

五十七、被 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看到傲云被抓的那一刻我和小畑有了共同的结论。小畑将腕表取下交给小音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决定救傲云。

    三人的手在紧紧相握任务不能不完成但一旦我们决定救人结果就成了未知。眼神传递着默契小音和我们分开了。分别的那一刹那只留下两个字:“小心!”

    小畑和我尾随那队人而去根据小畑脑中的地图这条路的尽头通往两个地方一是仓库另一条就是电梯所以我们跟地不紧。

    手里推着推车碰到的人也以为我们是搬运工。

    在出现交叉口的时候小畑迅闪入另一条过道我紧紧跟在其后。

    打开电梯我用双手遮住按盘附近的光小畑拿出指纹灯照着按盘其中“3”这个键盘上的指纹最鲜亮也最新估计应该就是刚才那批人。

    我们赶往三楼在开门的瞬间我愣了一下眼前不正是上次我来的地方?墙画地毯没错就是刀疤带我来的地下客房。

    我还记得往右走的尽头就是那女人的办公室。难道傲云就是那女人暗恋对象?

    顾不得那么多我先冲了出去小畑一把拉住我:“你知道他们在哪儿?”

    “恩!”我直接奔向尽头的房间。

    迎面走来两个人穿着黑色西装但不是方才架着傲云的人他们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拦住我们的去路:“这里不是你们可以来的地方。”

    是啊我们现在还穿着搬运工的衣服呢。

    “我们有急事!”小畑解释着。

    “即使再急你们也不能来这里这里是高层人员办公和休息的场所没人批准不得入内!”

    可恶!我和小畑对视一眼看看左右无人我和小畑各自抬起右手就狠狠劈了面前两个男人的后脑。

    “走!”

    “好!”为了以防麻烦我们将这两人点了睡穴扔进边上的房间。

    反正也暴露了索性脱了他们的白大褂白大褂碍手碍脚过会不好跑路。

    来到熟悉的办公室前心底难免不想起一个人就是刀疤他是真的爱我可却放弃了我是男人的心难懂?还是他也很无奈?我对他更多的是同情。

    “哐!”我们破门而入直接冲到办公室的中央站在这里就能看见里面的房间在看见的瞬间我和小畑都惊讶地捂住了面罩下的嘴大床上躺着昏迷的傲云而床边正在为他脱衣服的正是何丽!

    居然是她!果然是她!

    我颇为得意地看向小畑看我就说这女人有问题。但我的得意很快被小畑哀伤的眼神赶回了肚子此刻的小畑一定很难受吧。

    是他将何丽引荐给了傲云是他搭的桥铺的路是他间接地害了傲云……

    “你们是谁?”何丽很镇定慢慢走出房间看着我们她穿着黑色吊带睡衣柔顺的丝绸将她的曲线体现地淋漓尽致这是怎样的一副身材足够勾人心魄。

    我和小畑都没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我们没装变声贴。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我就朝何丽冲去抬手就是一掌。

    何丽有点吃惊但并不慌张她巧妙地躲过我的攻击转眼看见小畑跃到床边准备背走傲云。

    她急了她想阻止小畑可我怎能让她得逞这就是我和小畑的默契方才的眼神就已经传达了一切你拖住她我救人!

    我一个翻身拦住她的去路连连出掌风掌风快而猛让何丽根本无暇顾及小畑那边。

    小畑似乎很局促我瞟了一眼晕死何丽这变态居然把傲云脱地差不多了情急之下小畑只得用床单将傲云卷了卷就背在了身上现在哪有时间去帮傲云穿衣服。

    小畑背着傲云退出门外我甩手扔出大头钉封住何丽的追路退出房间。

    可就在我后退的时候我撞到了小畑我心底一惊小畑怎么停了立刻扭头一看暗道:完了!只见我们面前站着四个人这四个人绝非简单角色。只见他们同样的身高同样严肃的表情俊逸的脸庞却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冷漠肃杀的气势宛如地域的死神眼中时刻闪现着鲜红的血光。

    仔细一看其中两个正是方才架走傲云的人。傲云武功不弱如果能抓到傲云说明他们的武功远在傲云之上。

    不妙!

    我看了看小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寸芒我犹豫着难道他想断后让我救走傲云?

    不行无论武功还是功力我都比小畑好决不能让小畑断后心一横不顾小畑的暗示我掏出了烟雾弹

    摔落烟雾弹的那一刻我只对小畑说了一个字:“走!”

    我和小畑混入烟雾我制造出两个人的气息在烟雾中引开了众人的注意而小畑则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他气息收敛地很好应该不会被人现。

    我的造势起到了作用明显感到有四个人朝我追来就在无路可退的时候我身后的电梯门居然开了里面走出两个妖艳的女人她们一见这架势顿时逃开为我让出了道路。

    闪入电梯看着四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烟雾中终于安全了。

    电梯缓缓上升如果我没记错应该会到大厅。突然电梯停了灯光一暗电梯里居然传来何丽的声音:“怎么就你一个人?”

    没想到【采花折柳】也这么先进我刻意掐细自己的嗓子:“当然只有我一个人啦哈哈哈他们已经跑远罗……”我现在还很得意也没想到自己的处境其实很危险。

    然后就听见何丽似乎在问边上的人:“老三是不是去追了?”

    “是!”

    “通知他傲云在那人手上!”

    “是!”

    我明白了我当时只制造两个人的气息而小畑仅管收敛地很好但昏迷的傲云没有啊原来是傲云暴露了气息哎……千算万算还是敌不过天意。

    “既然如此那留着她也没用了杀!”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他们要灭了我?正想着电梯的顶灯居然移开了里面探出了一根管子“丝丝”不明气体从里面吐了出来这是要毒死我啊。

    不过知道他们用毒我就放心多了我不仅带着防毒面罩还百毒不清过会只要装死就可以逃出升天。

    淡淡的桂花香夹杂着一丝特有的清香在我鼻尖游走还别说他们的毒气挺香只是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我不知该表现出什么中毒症状。

    管他呢装晕总没错吧。我缓缓倒在地上看着烟雾将我淹没。晕死不用那么多吧怕我不死啊。

    对方似乎关了烟雾的阀门开启了通风扇烟雾渐渐散尽我开始进入龟吸(gui字找不到先用乌龟的龟顶着吧)。

    电梯终于移动了这次居然是横着的怎么跟飞鹰一样横横竖竖害我又觉得反胃了。

    停下后有两个人进来架走我然后扔进一辆车的后备箱估计要把我埋了之类的。

    车子开了没多久就停下了他们再次将我拎出扔在地上外面的空气好清新。耳边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接着就是何丽的声音:

    “喂你还要装死装到什么时候?”

    怎么他们知道我装死!我睁开眼看着站在我周围的四个人正对面便是何丽其余三个就是刚才围攻我们的四个人只是其中一个应该去追小畑了不知小畑现在是否安全。

    既然没看见那人就说明他还没抓到小畑。

    我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土慵懒地说道:“哎呀你们的毒气啊真是没什么作用闻了只想睡觉做催眠挺好。”

    “哦是吗?”何丽嘴角微扬“我看是你带着防毒面罩吧。”

    “呀!姐姐果然聪慧过人既然如此那我也该告辞了!”闪去路立刻被一人堵住。

    何丽的手缓缓扬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性感的薄唇却吐出了致命的话语:“杀!”

    浑身开始紧绷我肯定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莫非今日我真要命丧于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