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六十六、地城

六十六、地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地城的入口在南郊火车隧道的的一边谁也想不到但谁都能看到。以我的推测政府上三层一定知道地城的入口才能如此施加保护。

    佐华在一边阴着脸就像我欠他八辈子的债。佐华讨厌我是有原因的。当然这些原因只是我个人的揣测。

    原因之一应该是我当初从虫堆里爬出来吓着了他。

    当初虫爷还没入住地城爷爷带着我求医虫爷将我往虫堆里一扔就完事了。而在我爬出来的时候就被还是孩子的佐华看见了。试想我浑身爬满虫子神情呆滞地从虫堆里爬出来就像地域爬出来的魔鬼这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多大的影响!

    原因之二他打不过我不过现在就难说了……

    原因之三尚不明了但隐约感觉到与金蛇素心言有关素心言其实是苗家蛊神的徒弟蛊神是地城隐居的前辈之一。认识素心言时他也才是个孩子蛊神疼这个徒弟疼地不得了就差含在嘴里了。

    当时虫爷医治我蛊神自然也想掺和谁叫我的身体这么特别!当我从虫堆里爬出来的时候只有素心言为我将身上的虫子捉除所以他一直很疼我。

    曾经我一度以为佐华会不会喜欢素心言因为小畑就喜欢男人结果我现不是似乎有其他原因总之他讨厌我就是了。

    “心言在吗?”我特意问道难得去一次地城好想见见他。

    “不在。”佐华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便不再理我。

    沉默在两人之间持续好在已经习惯他开他的车我看我的景。车子渐渐跑出地道眼前豁然开朗。一条河流在我们面前奔腾而过对面就是庞大的地城

    佐华背起我跃河而过虫爷的家就在河流边的第一家小小四方盒子地城的构造有点类似影视城没有过三层的房子人造太阳照亮地城的每一个角落。

    门一开先出现的是小牛小牛是条虫。。。。。

    既然叫小牛就是天牛的变种你有见过狗一样大的天牛吗?就是小牛了。虫爷以前是著名的昆虫学家因为种种原因他一怒之下舍弃了上面的生活进入地城地城里那些庞然大虫基本都是他的杰作。

    小牛还认得我在我面前蹦跳着差点就飞过来。据说虫子是根据气味来辨别同类的自从我进入虫堆后上面的虫子对我都特别亲热……

    “小玉!你怎么又把自己弄成这样!”正躲着小牛虫爷就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罐子。

    我慌了躲到门边哪知佐华手一勾就把我拎了出来。

    虫爷依旧是红光满面尽管他已六十七但整个人看上去才四十出头。

    我最怕他手里的竹管里面是他的听诊虫是素心言找来的蛊虫能进入人的身体溜达一圈再出来然后看它身体的颜色就知道得了什么病。

    虫爷拎着我的耳朵就开始唠叨:“你呀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别浪费我们的成果!你要知道你的体质多么特别若是研究起来把你做成标本都不为过!”虫爷这次真的生气了脸都绿了“如果你不想要这条命就给我研究得了!”

    他气呼呼得松开我的耳朵就对佐华道:“小华把她给我带进去反抗就任你处置!”

    不要啊明明知道佐华讨厌我还任他处置?看来我还是乖一点比较好。

    佐华的鼻子里冷哼一声好像真要把我大卸八块一样他眯眼看了我一眼总觉得他在笑笑得很狡猾仿佛在说:“你完了!”

    我冷不丁打了一个冷战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进入房间面前的桌子上就摆着一碗黑乎乎稠腻腻的东西没有热气但却咕咚咕咚冒着泡泡好恶心的玩意虫爷不知又在明什么东西还好不是给我吃的。

    佐华将我按在凳子上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这次伤及心脉又导致寒毒作经脉变得脆弱功力无法运行所以先要给你巩固心脉好在你有降株草的功效恢复度比常人快所以只要三天老老实实吃我配的药就能完全康复。”

    看着佐华长篇大论我有点懵这还是以前那个佐华吗?几年没见会看病了?怎么这次不由虫爷为我主治而是佐华?

    当佐华说完的时候他看着我:“怎么?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是怕你捉弄我!!!

    “小玉你不用担心小华已经尽得我真传你就放心地吃他的药而且他对你的身体状况也相当了解。”虫爷说话的时候将那碗东西向我挪了挪。

    我顿时跳了起来:“你们叫我吃这个!”天哪刚才还在庆幸现在该哭了。

    “当然是不是要我喂你?”佐华冷冷地看着我眼底已经出现杀气。

    我想起了虫爷任他处置的话浑身开始哆嗦就算让虫爷做药估计比这个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两个人都是变态做这种连屎都不如的药!

    看着那晚黑乎乎的东西实在吃不下最后我将碗交给佐华哭道:“还是你灌我吧趁现在我还没功力的时候……”眼泪一颗又一颗掉在那碗里将冒出的泡泡一一砸碎。

    身边传来虫爷的叹息:“谁叫你自讨苦吃……”

    佐华接过碗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皱皱眉抬手点了我的周身大穴不让我动弹撬开我的嘴我的眼泪便像滂沱大雨哗哗而下太恐怖了那玩意喝下去真能好?我吓得直哆嗦双眼朦胧地已经看不见佐华的身影。

    “哎……”又是虫爷的叹气。

    很久佐华都没灌下来他将碗放在我的唇边似乎也在犹豫怎么?难道灌药还要挣扎啊我都不在意了你在意什么?

    他可能想到什么放下碗从怀中掏出银针一针扎在我的味蕊上封住我的味觉对于他这个举动我感激涕零否则我想我吃过那东西后应该对天下美食都没兴趣了。

    就这样我喝下了那屎都不如的东西也不知是药的作用还是心理作用反正我晕了在喝完的那一刻我就晕了。

    眼前出现一座巨大无比的火山火山仿佛即将爆吐着浓浓的黑烟地面的温度变得越来越烫烫地我浑身冒汗热真的好热我在梦里开始脱衣服梦里我穿着羽绒衣我脱了羽绒衣再脱毛衣脱地只剩吊带背心还是酷热无比。

    就在这时“轰!”一声火山终于爆了鲜红的岩浆朝我铺天盖地而来将我一下子吓醒。

    我坐了起来擦着额头的汗长舒一口气这才看见原来自己身上盖着厚厚的羽绒被难怪这么热。

    “醒了?”听声音是佐华他端着一个杯子坐到我的身边。

    我先探头看了看他的杯子他轻笑了一声:“放心是白开水。”

    我感激地接过杯子大口喝着热死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热。

    “你试试运功。”佐华接过我的杯子。我闭目凝神真气开始在丹田渐渐汇聚行至经脉百穴好像恢复了三成。

    我笑了:“三成。”

    “很好……”佐华嘴角微扬居然笑了他可从未对我笑过但这个笑容怎么那么恐怖“那就继续吧……”

    什么意思?继续什么?只见他从床下拿出了一只碗而碗里正是那恐怖的黑色液体只是这回里面怎么好像还有东西游来游去……

    “来吧……”佐华邪笑着向我靠近恐怖魔鬼!我忍不住浑身哆嗦缩到一边别过来那玩意喝一次已经够了还要我喝我宁愿去死!

    “乖别逼我动手!”佐华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少有的温柔却是骗我喝那玩意。

    我当即抽身想跑无奈功力尚未恢复才离开床就被佐华轻松捉住手臂只是一拽就摔回床再想跑时已经被点周身大穴我哭了我又哭了确切地说是吓哭的。如果是小宸他一定不会逼我喝那种玩意的。

    “真不乖还好只恢复三成不然还抓不住你。”

    于是再一次我喝下了那个东西。呜等我好了一定找佐华报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