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七十、突围

七十、突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跳下海小心躲过那些撤离的人他们应该是黑眼的。

    没多久我就看见了海底花园那里已经一片狼藉原来的玻璃城堡已经彻底毁灭海水吞没了残破的建筑草坪随着海浪无力地摇摆。

    难道敌人就是从这里突破的?

    我游了进去一具又一具尸体从我身边飘过飞鹰的敌人的尸体鲜血然红了海底通道反胃的血腥在鼻尖游走我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每次看见都依旧让我触目惊心!

    上岸时候就听见了厮杀声一具黑色的身体从我头顶飞过落入我身后的海水里一把剑朝我杀来我立刻闪开一看居然是512o!真是杀疯了敌我都不分了!

    “沈玉!”512o终于清醒过来但我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愤恨银光闪过我的勃颈我被他的举动弄懵了一切只是潜意识的闪躲他为什么要杀我?而且是明知道是我还要杀我?

    “512o!你疯了!”我简直不敢相信512o会对我动手他以前经常对着我微笑。

    “哼!你出卖了飞鹰正怕你不来呢!”

    我?出卖飞鹰?有没有搞错?忽然看见512o身后黑影闪过我慌忙拉住他的手他想闪躲但被我一把带开我抬脚就踹在想要偷袭他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当即被我的腿力震飞落在远处。

    512o惊讶地看着我眼中似乎是不可思议他愣愣地看着我捉住他的手:“你……”

    而就在这时我现被我踹飞的黑衣人居然又爬了起来朝我砍来怎么回事?难道我功力不够?不可能按道理以我的功力被我全力踹上一脚还飞那么远绝对起不来。

    我看着那黑衣人无神的双目和仿佛永远不会用尽的神力难道是死士!天哪!

    黑衣人转眼就跃到我的面前手中的弯月大刀朝我劈砍而来我迅夺过512o手中的剑挡住死士的大刀脚步一转就来到他的身后剑尖滑过黑衣人的后勃就像毛笔清扫宣纸一般带出雨丝死士立刻倒下。

    死士不是活人直取中枢他们才不会再次爬起。

    可怜的死士在地上抽搐他的中枢已被我切断但他却依旧哼哼着就像永生不死的僵尸让人胆寒!

    我颤抖地将剑还给512o吸气再吸气曾经我的好友就被训练成了死士亲眼看着他死于爷爷的剑下爷爷只说:那样是他最好的结果……

    心绞痛着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呆的512o:“我没出卖飞鹰。”转身离去我还要去救小宸。

    小宸你为什么也是飞鹰的人?为什么你身上也有那么多的秘密我猜不透看不懂你你到底是谁?

    隧道旁的站台上到处都是拼杀的身影到处都是死士只见数十个黑衣人里两个白色的身影若隐若现我心底一惊是他们!

    疯了这个世界真的疯了!

    我从地上捡起一把剑内力化入剑气横着扫出直逼他们的外围顷刻间惨叫声起杀出一条通道我跃入阵中。

    阵中心站的正是胡子和刀疤他们白色的制服上染满了斑斑血迹看地我心寒。

    “小玉!”胡子看见我变得惊讶当然震惊的还有刀疤他立刻紧紧扣住我得到手腕大喝着:“你走了还回来干嘛?”

    我平静地看着他只是淡淡说道:“我来救人……”话还没说完又一拨死士冲了上来看来他们今天定是要把刀疤和胡子灭了。

    “小玉小心!”刀疤大喝一声可他的手却还扣在我的手腕上我一拽:“你拉着我怎么打?”

    刀疤立刻松开了手好久都没用剑了但愿还记得父亲教的飞瀑剑法。

    我立刻跃起五个死士也跟着跃起飞瀑剑法如果用游戏的说法就是群攻系剑法很实用但也很耗内力。将剑在身周挥舞划出的剑花挡住他们的攻击。

    剑气贴身形成一张巨大的剑网先守后攻一鼓作气无数剑气飞流直下五个死士当即被剑气灌顶!

    就在我停在空中时我看见了刀疤和胡子的战斗胡子无形无影所到之处死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都是利器割吼而刀疤我惊呆了我缓缓落到地面只是凭借意识挡住死士的攻击因为我的眼睛已经无法离开刀疤的身影。他用的居然是【飞花血雨】!

    “小玉!小心!”刀疤紧张地朝我飞来而我将剑往反手一戳后面的死士被我贯穿腹部我瞬即抽出转身横劈剑身擦过死士的后脖干脆利落。

    我转过身木然地看着已经站在面前的刀疤我只想问:“是你吗?”

    刀疤垂下脸而他身后的死士正在靠近。

    “火大!没看见我们正在谈话吗?”我怒了举着剑飞向刀疤的身后我把父母的告诫抛在脑后决定用他们的独门绝技【飞星蝴蝶】爸妈不让我用【飞星蝴蝶】一是因为威力太大二是因为是他们的独门绝技会让世人知道他们未死还尚在人间而给我带来杀戮。

    但我真的怒了脑子又好乱为什么?为什么耍了我一次又一次为什么会是他他到底是谁?如果刀疤是他那胡子就应该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的一切会生在我的身上?好烦真的好烦你们都去死吧!

    剑气化作流星除了胡子全灭!如同流星雨的剑雨贯穿他们的穴位内力震开剑身剑身化作碎片如同翩翩蝴蝶但却是要人命的蝴蝶它们轻轻飞入他们的脖颈从后面穿出不带走半滴血丝。

    等我落在地面的时候我的面前已无半个站着的人影只有呆愣的胡子和刀疤不应该是白秋叶和傲宸!

    只剩下手柄的残剑从手中滑落我一步又一步无力地退到岸边。

    “小玉……”

    “小玉……”

    这一声声呼唤到底是谁?是刀疤?还是傲宸?是胡子?还是白秋叶?乱真的好乱痛头好痛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知道我的一切?而我对他却一无所知。

    这是爱吗?爱不是应该坦诚而信任的吗?这到底是爱吗?

    让人茫然的身影让人茫然的世界我为何要与他们有瓜葛我为何会站在这里?

    “沈玉!你来地正好!”一声尖锐地嗓音将我带出迷茫是一个女人她很漂亮穿着和刀疤他们一样的白色制服但满身的血迹让她更像个死亡天使。

    “特助我觉得沈玉不是出卖飞鹰的人!”特助?好熟悉的代号原来我走了后这个女人顶替了我的位置。

    512o和其他人都带着伤走到那特助的身边而帮我说话的正是512o。他们和我面对面站着就像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就连小宸都变得遥远……

    “特助这件事我们还没证据。”小宸带着刀疤的脸冷淡地看着我就像在和我撇清界限“还需要彻查!”

    “查?还不够清楚吗?她沈玉一个身份神秘地连飞鹰都查不到的女人却和地城有着密切关联谁敢说她没出卖我们飞鹰?”女人瞪着我她精致的脸蛋上却是愤怒“刀疤你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出她的底细而胡子你更糊涂都是你引狼入室!”

    查了我这么久?原来小宸一直在查我……是想帮我摆脱嫌疑吗?可是小宸啊你怎么能是老妖怪的对手呢?

    胡子可怜的胡子她居然那么说胡子!我看向胡子一脸胡子下的白秋叶紧紧盯着我毫不掩盖他的担忧?

    “而且她刚才用的是【飞星蝴蝶】啊你们难道没看到吗?【飞星蝴蝶】是当年孤星冷月的绝招他们是谁?是当年的终极杀手!沈玉会他们的绝招肯定不是正道的人!”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惜也是一个被表面蒙蔽的女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